第558章只能延长生命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有见到过这么不要脸的,拿到帮主的好处,居然不承认,孙大富心中的那个气啊,真想抓住这个死老头狠狠的暴打一顿。
对于孙大富冲动,王潇不但没有阻拦,内心反倒是有些支持,因为这个死老头拿了自己的好处,现在居然不承认,天下哪里这么好的事。
房老头对孙大富挤眉弄眼,似乎在告诉孙大富,千万不要说出那些事。
孙大富问道:“老头,你对我挤眉弄眼做什么,拿了就是拿了嘛,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要敢作敢当嘛。”
房老头有些尴尬的看着蛊婆,他笑眯眯道:“妹妹啊,哥哥我保证,真的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我发誓。”
蛊婆懒得理会房老头,看得出来,她对眼前的这个哥哥,还真是相当的没办法。
“听说你朋友中了宿命蛊。”蛊婆神色凝重的问道。
王潇点点头。“正是。”
蛊婆叹息道:“宿命蛊,乃是我们珐琅山苗族后裔最厉害的一种蛊,整个珐琅山成千上万的族人中,能下这种蛊的寥寥无几。而且下蛊之人,还会遭受到命运的天谴,所以不是有血海深仇的人,对方绝对不会使用这种蛊。”
王潇只是安静的听着,他并没有打断蛊婆的话。其实蛊婆此时说的这些,王潇一点都不关心,因为他只关心林丹的生命。
蛊婆继续说道:“将你朋友抬过来,我要看看。”
王潇抱着林丹走过去,小春则是在地面上铺垫了一张毛毯。将林丹轻轻的放在毛毯上后,王潇看着蛊婆说道:“有劳你了,还请你务必治疗好我朋友。”
“嗯!”
蛊婆很随意的点点头,然后挥挥手道:“退下吧。”
王潇退后几步,他感觉到这个蛊婆不是很好相处,所以不敢得罪对方。何况林丹的生死,就看对方了。
蛊婆伸出手之际,只见她的手指上,有几道银光般的东西闪动着。轻轻抚摸着林丹的百会穴以及小腹几下后,蛊婆叹息道:“晚了。”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王潇还是能清晰的听到。;当听到对方说出‘晚了’两个字时,王潇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因为对方的这两个字,就好似催命符,能断定一个人的生死。
只听到哦蛊婆继续说道:“你若是早一天来,我或许还能治疗她,但现在却是无能为力,她只有一个小时的生命。一个小时后,她将会气绝身亡。”
嗡嗡嗡.
…….
王潇脑海中一阵嗡嗡嗡作响,脸色十分苍白。怎么样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林丹的脉搏虽然有些不正常,但按照王潇的估计,她应该不会这么早死去。
看来还是自己对于宿命蛊不够了解,所以误判了林丹的病情。王潇缓缓的捏着拳头,无论如何,他都要将林丹给救活。就算是上天入地,就算是将整个珐琅山弄得天翻地覆,王潇都要救活林丹。
“妹妹啊,你一定要尽力,尽力,她千万不能死呢。”房老头很焦急道。
若是蛊婆不能帮助林丹,他就一分钱都拿不到。当初王潇承诺过,只要蛊婆能治疗林丹,他就能得到十万,或者只要对林丹的病情有帮助,他也能得到一万。
这么多钱,房老头当然是不想失去。
蛊婆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挥挥手道:“你还是带着她离去吧,我无能为力。”
从对方的表情中,王潇看得出来她应该有办法,只是不愿意治疗而已。若是蛊婆没有能力治疗,她会直接拒绝。但是对方犹豫了,应该是有顾忌,所以拒绝治疗林丹。
“前辈,还请你治疗我朋友吧,她对我很重要。只要你能治疗好她,无论你开什么条件都行。”王潇神色凝重道。他知道这种人不喜欢钱,或许只在乎一些东西。
“生死有命,请回吧。”蛊婆无情的声音响起,然后闭上眼睛,似乎不愿意再与王潇说话。她身边的那个女弟子,更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王潇。
王潇原本想要出手,打算逼迫蛊婆治疗林丹。但是转念一想,他放弃了心中的打算。因为真正的幕后人还没有出现,他不应该与这个蛊婆发生战斗。
房老头屁颠屁颠的跑到蛊婆身前。“妹妹啊,哥哥我从小就照顾你,你这次怎么能让我在外人面前丢脸,我这张老脸没地方放了,干脆死了吧。”
房老头说完后,居然真的要去撞墙。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演技真好,若是去做演员,应该能得到影帝奖。
蛊婆见房老头要撞墙,她只是随手挥动,一道青光便将房老头给包裹着。“哥哥,你何必为难我。”
房老头是个财迷,想到那么多钱,所以他只能使用苦肉计。因为他很清楚蛊婆的性格,若是自己不使用苦肉计,蛊婆绝对不会帮助王潇。若是蛊婆不帮助王潇,他就没有钱。
王潇倒是真的希望房老头撞墙,最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过对方不是女人,这种举动似乎不好吧。
“蛊婆,你大哥拿了我们帮主的好处,答应了我们的事,所以你这个做妹妹的必须要为你哥哥负责,要不然他以后没脸活下去。”孙大富大大咧咧道。
当说出这些话时,孙大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蛊婆出手是理所当然的。
“唉!”
蛊婆叹息一声,然后对王潇说道:“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我就尽力吧。不过我只能延长她的生命,保证她可以多活十天,所以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王潇神色一喜,再给他十天的时间足够了。王潇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若是有足够的时间,他就有希望救活林丹。所以蛊婆能帮助自己这点,对于王潇来说也是可遇不可求。
“谢谢前辈。”王潇感激道。
“你不用感谢我,都出去吧,我要为病人治疗,不喜欢被人打扰。”对于王潇的感激,蛊婆则是面无表情的挥挥手。
房老头对王潇说道:“咋们出去吧,蛊婆在为人治疗时,不喜欢被打扰。”
虽然王潇很想陪着林丹,不愿意出去。但他也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些秘密,正如王潇平时为人治疗时,都不喜欢被人打扰,对于一些手打要保密。
蛊婆闭着眼睛,看也不看王潇等人,似乎只要王潇这些人不出去,她就不出手治疗林丹。王潇犹豫了一下后,便转身走出房间中。离去之际,他有些念念不舍的看了林丹一眼,只希望蛊婆的治疗真的能有效果。
顾龙等人跟着王潇走出房间中,走到外面的院子,只见无数人病人排着队站在那里。当王潇这些人出现时,那些病人们纷纷不悦的看着他们。
因为王潇这些人直接插队,所以大家都有意见。但他们也知道这就是现实,只要有关系,根本不需要遵守次序,所有的一切规则以及次序,只是针对那些弱者而已。
对于这些人的眼神,王潇则是视而不见,因为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林丹。顾龙见到王潇神色有些不安,他走到王潇的身前说道:“潇哥你放心吧,蛊婆说能延长林丹生命十天,就一定能。”
“但愿吧。”王潇点点头道。
孙大富大大咧咧道:“我看蛊婆是一个不靠谱的人,说不定她也是忽悠咱们的。”
“嗯!”
听到孙大富的话后,房老头冷哼一声道:“你也太小看我妹妹了,告诉你,莫说是是十天,就算是半年,我妹妹也能做到,只是她不愿意而已。”
王潇对房老头微微一笑道:“房老,这次真是太感激你了,若不是因为有你帮助,蛊婆肯定不会为林丹治疗。”他对房老头是感激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
之前王潇原本有些讨厌这个老家伙,感觉到这个老家伙太贪心了,总是想着要钱。但若不是因为房老头的帮助,林丹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
房老头抱着手,对于王潇的感激,他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说道:“你也不要感激我,我只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所以才帮助你们。不过之前谈判的价格,咱们要重新改改。”
“还改啊。”孙大富有些惊讶道。
“当然,我在蛊婆面前寻死寻活的,就差一点撞墙了,你说能不改价吗?”房老头有些不悦道。
王潇说道:“房老,那你要多少钱?”
房老头想了想,然后数着手指,算了算,他伸出五根手指道:“我也不是那种很心狠的人,这样吧,不如你给我五万元怎么样?”
“好。没问题。”王潇一口就答应。
对于这种财迷,对于这种很喜欢钱的人,只要有利于自己,王潇从来都不会计较。反正只是一点小钱而已,他没有必要去计较。因为王潇很清楚,与房老头搞好关系,关键时候还能救林丹一命。
与林丹的生命比起来,区区的几万元钱算的了什么。
“玛德。”
孙大富抓住房老头的衣领,捏着拳头怒道:“死老头,你大爷的也真过分吧,居然一次性就要加价几万元,你当我们帮主好欺负啊。”
“放开放开,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是君子,所以不想与你动手。再说了,我这身衣衫很名贵,万一被你弄坏了,你赔得起吗?”房老头有些不满,似乎他身上的衣衫很值钱。
“大爷的,你穿的与叫花子一样,这身破衣衫居然还很值钱。”孙大富严重鄙视道。
王潇有些不悦的看着孙大富,难道这家伙是猪吗,难道他快看不出来,房老头现在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见王潇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己,所以孙大富只好笑眯眯的放开手。
“老头,真是抱歉,不要见怪。”孙大富打着哈哈说道。
房老头有些得意道:“在整个珐琅山,谁都要给我面子。”
看着这个嘚瑟的老头子,孙大富真是忍不住,他很想狠狠的一拳揍过去。大爷的,被人要给你面子,老子我也不会给你面子。但是想到王潇后,孙大富便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