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神秘种药人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见狼王不说话,王潇周身充满了杀意道。-
“好,五百万就五百万。”狼王掏出手机,向王潇要了账号后,他便通过手机银行转账,给予王潇五百万。网络转钱的速度就是快,才几分钟的时间,王潇便接收到一条信息,对方转账的钱到账了。
“王帮主,可以了吧。”狼王神‘色’‘阴’沉道,真是造化‘弄’人啊,记得他曾经与王潇说话时,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态,根本不将王潇放在眼里。但现在,他在王潇的面前居然卑躬屈膝。
虽然五百万对狼王来说不是很多,甚至一点都心疼,但这关系到的是面子,并不是钱的问题。‘混’到狼王这种地位的人,他们将面子看得很重要。
“好了,你可以走了。”王潇随意挥挥手道。原本想要故意为难为难王潇,狠狠收拾这厮一顿。但对方居然这么老实的配合,所以王潇没有借口收拾他。
狼王转身上车后,便开着快速的离去。看着狼王扬长而去的车子,孙大富很佩服的对王潇说道:“帮主你真厉害,,狼王那家伙在你的面前,居然老实的好似哈巴狗一样。”
与此同时,狼王很生气的开着车子,他居然被王潇给讹诈了,这是他的耻辱。自从成为狼牙帮的帮主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被人欺压讹诈过。
“王潇,我一定要灭杀你,要‘弄’死你。”狼王恶狠狠的说道。
这是发出这些狠话,其实狼王自己也是底气不足。因为华兴帮的势力已经超过了他们狼牙帮,而王潇的实力更是超过了他。当王潇晋升地阶高手的那一刻,就代表着华兴帮实力整晋升。
其实狼王很不解,绝命楼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对华兴帮动手,真不知道楼主在犹豫什么,优柔寡断,这不像是楼主做事的风格。正当狼王想着那些心事时,只见一个‘交’警挥手拦截狼王的车子,原来他超速了。
在都市的街道上严禁超速,因为一旦超速,很有可能出现‘交’通事故。狼王见到有人居然胆敢拦截自己的车子,所以他很生气,王潇不给面子他还无能为力,不能把王潇怎么样。但一个小警察居然也不给自己面子,这还了得。
“玛德!”狼王暗骂一声,我要冲过去,撞死这个小警察。
“嘭!”
一声巨响后,只见狼王开着车子,直接将那个小警察给撞飞出去。
“啊!”
街道上那些行人们见到有人被车撞击后,全部发出尖叫的声音。狼王开着车子快速的离去,他连逃走的必要都没有,对于他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撞了一个小‘交’警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花’费一些钱财即可。
王潇与孙大富等了大约十分钟后,只见一部黑‘色’的越野车缓缓行驶而来。王潇一眼就看出,这车是李元宏的,对方来的速度不是很快,但也不是很慢。
李元宏见王潇两人后,他便将车子停放在路边。“王帮主,让你们久等了,真是抱歉,因为‘门’派中有些事,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
“没事,辛苦你了。”王潇客气道。
身为大刀‘门’的‘门’主,李元宏自然是有很多事要处理,哪里能像那些孤家寡人,想去哪里便直接去,所以王潇并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而且李元宏‘抽’出时间来,王潇已经很感‘激’了。
“王帮主,不如咱们先去聂公子那里喝点酒,然后再去找那个专家吧。”李元宏客气道。
王潇摇摇头道:“等那件事处理完再说吧,我现在确实是没有时间。”‘药’材基地的危机很紧急,所以王潇不能耽搁时间。因为只需要多耽搁一天的时间,就会有更多的‘药’草死亡。
王潇现在可谓是争分夺秒,一刻钟也不愿意耽搁。
“聂公子得知你到来后,他特别的‘交’代我,一定要将你请去喝杯酒。”李元宏说道。大刀‘门’一直都是聂公子庇护,所以才能在狼牙帮的打压下生存。
若是没有聂公子的庇护,大刀‘门’早就被狼牙帮给干掉了,而且绝命楼也不会坐视大刀‘门’与狼牙帮争夺利益。正因为需要聂公子的庇护,所以对于聂公子的命令,李元宏向来都是严格的对待。
王潇歉意道:“李‘门’主,相信你现在也知道我的心情,所以还是等我们回来后,再去聂公子那里喝酒。”
李元宏微微一笑道:“说的也是,似王帮主你这种心情,就算有哪个美‘女’在房间中等待着你,估计你也没有心情去。”
对于李元宏的这个比喻,王潇则是不认同。对方身为大刀‘门’的‘门’主,居然开口闭口都是提有关于美‘女’的事。
“李‘门’主,请问那个人是谁,他现在哪里?”王潇焦急的问道。
李元宏说道:“你若是很着急,咱们边走便说吧。”
“好。”王潇点头道。
李元宏邀请王潇上车,与他同坐一部车,至于孙大富则是自己开着车子,快速的跟在王潇两人的车子后面。
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王潇心情惆怅,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总是遇到很多不顺畅的事。若不是王潇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估计早就被这些困难给压倒了。
不过这些困难,与王潇曾经经常犯心痛病相比,其实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李‘门’主,请问那个人是谁?”王潇问道。
当提到那个人时,只见李元宏神‘色’很凝重,很严肃。认识李元宏这么久的时间,而且与对方打过很多次‘交’道,王潇还是的一次发现,李元宏神‘色’如此凝重过。
李元宏神‘色’凝重的问道:“王帮主,你听说过‘药’王谷吗?”
“听过。”王潇点头道。
虽然没有去过‘药’王谷,但王潇听说过‘药’王谷的存在。据说‘药’王谷是华夏国最强大的势力之一,这个‘门’派的实力,能与少林武当这些千古‘门’派齐名,甚至比这些‘门’派还要更加的神秘。
没有谁知道‘药’王谷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也没有人知道,这个‘门’派存在了多少年。不过只要是听说过这个‘门’派的人,都会谈虎‘色’变,深深忌惮‘药’王谷的势力。
据说‘药’王谷的实力比京都那些大家族还要强大,底蕴还要更加的雄厚。早在很多年前,据说有一个实力很强大的‘门’派,联合一个军政大佬想要灭掉‘药’王谷。
那个势力的实力,远远超越一直想要击杀王潇的绝命楼。而那个军政大佬,在军队中绝对是手握实权的大人物。正当大家都认为‘药’王谷有危险时,谁知道那个势力强大的‘门’派,居然在一夜间就被灭掉。
须知,那个势力有三个天阶高手,但三个天阶哦算不都被灭杀,居然没有一个活口,成千上万的成员也算不死光。至于那个军政大佬,居然自己从几十层高的大楼跳下来,反正没有人知道,那个大佬为什么会顶不住压力跳楼。
自从经历过那件事后,整个华夏国没有哪个‘门’派以及大人物胆敢动‘药’王谷的念头。而且根据流传在民间的很多传说,王潇根据那些传说整编后,他大致能判断出来,‘药’王谷的实力绝对超过少林。
少林是武术的发源地,从古至今千百年来,一直都被武林人士们视为泰山北斗,但‘药’王谷的实力居然能超过少林,由此可见,‘药’王谷是多么的恐怖。
只是对于这个很神秘而强大的‘门’派,没有谁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里,也没有人见过他们的谷主。
“李‘门’主,难道那个人与‘药’王谷有关吗?”王潇神‘色’凝重的问道。
李元宏说道:“不错,那个人与‘药’王谷确实是有关系,没有人知道那个老者的名字,大家都叫他‘药’老头。不过此人的‘性’格很奇怪,所以很难有人能请得动他。”
王潇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药’老头不在‘药’王谷中,而是在宁海省。”
按照王潇的估计,‘药’老头应该不在‘药’王谷中,而是在宁海省。因为若是‘药’老头在‘药’王谷中,李元宏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也找不到对方。虽然李元宏是大刀‘门’的‘门’主,在很多人的眼中看来,他是一个身份尊贵的人。但他这种身份的人,在‘药’王谷那种超级势力们的面前,简直就是犹如蝼蚁般的存在,怎么会知道‘药’老头的踪迹。
李元宏摇摇头道:“据说‘药’老头因为与‘药’王谷谷主不和,所以离开了‘药’王谷。只是离开‘药’王谷的二十多年,他一直都居住在宁海省一处山林中,每天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
“你有见过此人吗?”王潇问道。
李元宏摇摇头道:“其实我也没有见过此人,因为我没有种植‘药’草,而且也没有这些领域的接触,所以没有必要去见‘药’老头。再说了,似‘药’老头那种身份尊贵以及实力强大的人,也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说见就见的。”
当李元宏说出这些话时,只见他的表情有些苦涩,似乎身为一个小人物,他确实是感觉到有些苦涩。接下来,李元宏对王潇讲诉了很多有关于‘药’老头的事。
不过这些事,他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没不知道是否真实。曾经有很多人有事求‘药’老头,但都没有见到他本人。而且那些去求见的人,不少都是身份尊重的人。
其中有不少高手们的身份,比王潇以及他的身份还要更加的尊贵。听完李元宏的讲诉后,王潇表示很担忧,因为老头子‘性’格如此,他有些没底,对方是否会见自己。
须知,以前很多想要见‘药’老头的高手中,不少人的身份都比自己还要高,那些人都无法见到‘药’老头,自己能见到吗。不过虽然很担忧,但王潇既然下定决心,所以就一定要办到。
无论‘药’老头是否愿意见自己,王潇都一定要见到对方,而且还要将对方请到青城市中,亲自去他的‘药’材基地查看。不管‘花’费多少代价,王潇都必须要完成。
车子行驶了两个小时后,只见行驶出宁海省省会城区,来到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虽然宁海省的省会很发达,不过再发达富裕的地方,也有偏僻的地方。透过车窗往外面看去,只见道路两边全部都是防洪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