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心境的悲凉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当见到了这个玄阶后期的高手后,原本满腔怒火的孙大富立即好似被冷水倒在身上一眼,全身都感觉到冰凉凉。.玛德,又是一个玄阶后期的高手,面对着这种高手时,孙大富确实是没有丝毫的胜算。
转身快速的朝着前方逃跑而去,孙大富一边焦急的逃跑着,一边不断的大叫着。“帮主救命啊,救命啊,有个家伙要击杀我。”
王潇正与狼王战斗着,他已经将狼王给逼到了绝境,甚至只差一点点就能击杀狼王。可是听到了孙大富的声音后,王潇便回过头看了看,只见一个玄阶后期的高手不断的追逐着孙大富,而孙大富这孙子则是不断的逃命。当见到孙大富这孙子不顾一切的逃命后,王潇便打算出手救下他。
孙大富是自己的好兄弟,而且还是最早跟着自己的人,所以王潇与孙大富的感情很好,对孙大富也是很重视。在王潇的心中,孙大富的生命比击杀狼王还要更加的重要。
玛德,王潇忍不住暗骂一声,因为他感觉到孙大富这孙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每次加入战斗时,这孙子总是给自己拖后腿。
“出!”
随着王潇意念的动荡间,他便快速的施展出无声无息的精神力,虚无缥缈的朝着那个玄阶后期的高手击杀而去。
“啊!”
那个玄阶后期的高手抱着头痛叫了一声后,便满地打滚。孙大富原本正快速的逃跑着,但当见到了那个高手抱着头满地打滚后,他便掏出了一把匕首,眼眸中露出凶神的神色。
身形快速的朝着对方扑过去,只听到那个玄阶后期的高手惨叫了一声后,便被孙大富的匕首杀死了。
“我孙大富不是好招惹的,不是好惹的,只要是得罪了我的孙大富的人全部都得死,统统都得死,统统的。”杀死了这个玄阶后期高手后,孙大富便拿着匕首很牛逼的自言自语道。此时此刻,孙大富似乎回到了从前那个很牛逼的时代,只要是得罪的人全部都死。
狼王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王潇一眼,对于王潇的行为他确实是很不理解。因为王潇刚才几乎将自己给压制,若是他再继续发动着连绵不绝的招式,应该是能击杀自己。
但王潇居然只是为了一个手下而,便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击杀自己的机会。
“王潇,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那就是太仁慈了,所以注定你这一生都无法称霸武林。”狼王的声音响起道。
“仁慈是对兄弟朋友的,但心狠手辣是对敌人的。狼王,我与你不同,你知道你最大的失败是什么吗?”以居高临下般的气势看着狼王,王潇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最大的失败就是当初趁你弱小时,没有灭杀了你,所以才导致今日的结局。”狼王捏着拳头神色凶狠道。他恨啊,后悔啊,很后悔当初趁着华兴帮还是强大,趁着王潇还很弱小的时候,没有趁机击杀王潇。
他当初若是将王潇给灭杀了,怎么会有今日之事。不过虽然很后悔,但狼王也知道,此时就算是后悔也没用。
“唉!”
王潇很同情以及很可怜的看着狼王说道:“狼王,你最大的失败就是残暴,不仁不义,所以才导致今日之祸。”
“王潇,我不想听你说的这些废话,历史是由成功者编写的。”说出这句话后,狼王便不顾一切的朝着王潇击杀而下。虽然他不是王潇的对手,虽然他遭受到重伤,但狼王还是要与王潇决一死战。
见狼王快速的朝着自己冲过来后,王潇也是立即出手。反正不是狼王死就是自己亡,所以王潇一出手就是杀招,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王潇,今天晚上或许是我狼王此生的最后一战,也或许是你此生的最后一战,咱们就看鹿死谁手吧。”狼王神色凶狠道。不管是任何一个人,当他处于绝望之中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都是最强的。
狼王此时便是处于绝望的边缘,所以他此时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比正常的实力还要强大几倍。
“狼王,今天晚上是你此生最后的一场战斗,而不是我王潇此生的最后你一场战斗。灭杀了你狼牙帮后,我将会以省会为根据地,让华兴帮越来越强大,不过很可惜......。“说到这里,,王潇便再也没有说下去。
“可惜什么?”狼王愤怒的问道。
王潇说道:“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因为那个时候你早就变成了一堆黄土。”
狼牙帮无数玄阶高手们纷纷都无心战斗,只有那些对狼牙帮忠心耿耿,誓与狼牙帮生死与同的高手们不顾一切疯狂的战斗着,但余下的大多数高手们,都只想着逃命,不想继续厮杀。
“快跑啊,咱们的帮主不是华兴帮帮主的对手,就算留下来战斗,咱们也会死亡。”一个高手恐惧的大叫着,惊恐的朝着前方跑去。紧接着,至少有十几个高手纷纷的朝着远处跑去。他们都只想离开这里,都不想继续战斗。
狼王见到那些成员们纷纷的逃去后,他起初只是很愤怒,但之后便是不甘心的叹息一声。天要灭狼牙帮,天要灭我狼牙帮啊,我狼牙帮建立了将近两百年的时间,没想到在今天晚上居然要灭亡了。
痛苦,悲凉,无奈,愤怒等等诸多的情绪,一时间纷纷的涌现在狼王的内心中。一夜之间,狼王似乎苍老了很多年,此时他的神色,就好似一个凄凉的老人。年轻时风风光光群星环绕,但老了之后众叛亲离孤独无靠,只是形影相吊而已。
当见到狼王此时的表情,以及能体会到狼王此时的心情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王潇原本十分痛恨他,但此时内心中对狼王的恨意,居然正在快速的流逝着。不过也只是短暂的同情狼王瞬间后,王潇的眼眸中便露出坚定的神色。狼王必须要死,若是对方不死,只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危机,所以狼王此人不能留,必须要击杀。
看着狼王那做困兽之斗的下场,王潇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各种手段依然是层出不穷的朝着狼王卷席攻击而下。这厮此时是真可伶,但王潇也很清楚,若是放过了对方,那么狼王将来肯定还会继续对付自己。而且换做是这般下场的人是自己,估计狼王也会痛下杀手,不会丝毫的留情。所以王潇很清楚,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既然对付了狼王,就一定要将对方给灭杀。
何道荣见狼牙帮那些高手们纷纷的逃走后,只见他的眼眸中爆射出一道凶狠的光芒。这些人居然想走,临阵逃脱者必须要死。若是不杀死这些人,只会导致更多的人逃走。
“逃走者死。”随着何道荣一声怒吼后,只见他一招轰击而出,浩浩荡荡的真气朝着狼牙帮的那些高手们灭杀而下。
“啊啊啊啊!”
一道道惨叫的声音传来之后,原本逃走的十几个高手,居然被何道荣一招轰杀了几个。那些人虽然是玄阶高手,但在狼王的轰击下显得不堪一击,甚至随便出手间都能击杀几个。遭受到了何道荣的击杀后,无数人显得很恐惧的同时,他们也是纷纷的愤怒。
何道荣算什么东西啊,他又不是狼牙帮的帮主,凭什么击杀他们这些人。若是狼王出手灭杀他们,他们也就认命了。但何道荣不是他们的帮主,所以没有资格击杀他们。
虽然何道荣出手灭杀那些人,但由于那些人很分散,所以并没有全部将那些人击杀。
何道荣原本想要继续出手灭杀那些人,但被花公子给拦截了。“只要有我花公子在,你休想杀人。”拦截了何道荣后,花公子便很得意道。
“滚开,我又不是击杀你的人,你凭什么阻拦我。”何道荣大怒,一招将花公子给震退后,他打算抛弃花公子,然后去击杀那些想要逃走的人。
只是花公子依然纠缠着他。“虽然你击杀的那些人不是我的手下,但我看不爽,所以便阻拦你。”当何道荣很愤怒时,花公子便很得意道。
见到自己的对手很愤怒,但又无可奈何,花公子发现这种感觉很好,很舒坦。
何道荣很无奈,他原本想要杀鸡儆猴,将那些想要逃走的高手们全部击杀后,看还有谁胆敢的离去。只是由于花公子不断的阻拦,所以他没办法继续威慑那些人。
“既然你要阻拦我,那么你就去死吧。”何道荣眼眸中爆射着杀意,他打算将花公子给灭杀。因为他很清楚,若是不干掉花公子,对方还会继续阻拦着自己灭杀那些人。
对于何道荣的暴怒,以及对方好似发怒的狮子般攻击,花公子则是显得游刃有余。虽然何道荣是地阶后期的高手,但他的实力不如花公子,从战斗到现在,何道荣一直都被花公子压制着。
不过虽然能压制何道荣,但花公子不敢击杀对方,因为对方是绝命楼的高手。花公子有些担心,若是击杀了何道荣后,会导致遭受到绝命楼疯狂的报复。
只要灭杀过绝命楼高手的人,都会遭受到这个杀手组织的报复。他只需要拖住何道荣即可,至于这场战斗的胜败与他没关系,反正只要他拖住何道荣的同时,不让王潇死即可,只要能得到丹药就行。
两人战斗的速度很快,身形不断的移动着,四周那些树木在两人真气的波及下,也是纷纷的化为粉末。
王潇见花公子与何道荣战斗了这么久,但这厮居然没有全力以赴后,他有些有些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其实王潇很清楚花公子的打算,对方只是想要得到丹药而已,根不能就不会真的帮自己击杀绝命楼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