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家主死了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与龙家主连续战斗了几招后,王潇便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对方的境界虽然超过自己,但真气与自己处于一个水平。也就是说,虽然王潇只是地阶中期的境界,但他的真气相当于地阶后期的境界,能与龙家主媲美。再加上王潇身体更加强悍,以及他的招式变化无穷,还有阴阳诀的诡异,所以战败的一定是龙家主。就算是王潇不施展毒针以及精神力的轰击,他也有把握能击杀龙家主。
“轰!”
当摸清楚对方的实力底细后,王潇便爆发出最强盛的真气,一招将对方给轰退。龙家主也没有想到,王潇的爆发力居然这么的厉害,能在短时间就爆发出这么强盛的真气,直接将他给震退几米远。
身形踉踉跄跄的后退很多步,龙家主双目赤红,想要继续卷土而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千万不能输,不能败给王潇。现在整个家族的那些高手们都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为领袖。这个时候若是他败给了王潇,那么家族的众人就会士气低落,甚至无心战斗。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后,就代表着他们龙家真的完蛋了,真的要被王潇的华兴帮给灭掉。
当见到多方想要卷土而来时,王潇早就蓄力很久的冰封雪地冻结而去。
“喀喀喀!”
龙家主被冻住了,立即变成了冰雕,因为王潇爆发出来的极寒真气很强,而且速度很快,所以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还击 应对的情况下,便居然被王潇的真气给冻结住。
“啊!家主死了, 家主死了。”龙家的那些高手们见家主居然被王潇给冻结住后,他们便纷纷焦急的大叫着,一个个都显得六神无主。因为只有在家主的带领下,他们才有勇气与王潇等人战斗厮杀。但家主现在居然死了,他们哪里还用厮杀。无数人心灰意冷的同时,他们内心很失落,就好似天塌下来了一样,战斗失去了意义。
趁着对方被自己的冰封雪地给冻结时,王潇连续轰击出几拳,浩浩荡荡而强盛的拳劲,则是穿云裂石般的朝着对方卷席轰击而下。玛德,直接几拳头打死这厮算了。虽然对方被自己的冰封雪地给冻结,但王潇很清楚,凭着龙家主的实力,没有那么容易被自己干掉,对方也只是短暂的被自己压制而已,但这种压制无法持久。
只是当王潇的那些拳劲即将轰击在对方的身上时,便见到冻结在对方身上的那些冰层,立即纷纷的爆炸开来,而无数冰层中,则是飞出一道人影,此人自然是龙家主。龙家主一出现后,便好似脱缰的野马般,直接化解了王潇的那些拳劲。“王潇小儿,你也真是太小看本家主了,难道你真的认为,凭着你那区区的招式,就能真的灭杀本家主吗?”龙家主很猖狂的说道。
王潇冷冷一笑,他还真是鄙视对方,玛德,这种自大的话也说得出来,难道这厮脑残吗,这厮也不想想看,他可是地阶后期高手,而自己只是地阶中期的高手。玛德,一个地阶后期的高手战斗地阶中期的强者,不但无法占据上风,而且还被压制,这厮不以为耻,反倒是感觉到很光荣啊。
龙家的那些高手们原本没有战斗的意志,因为他们都认为家主死了。不过此时当见到家族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后,那些原本失去了战斗勇气的高手们,立即振臂高呼起来,个个都显得充满了杀意,就好似找回了信心一样,似乎只要有家主的带领,他们就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家主没死,家主没死,兄弟们,杀啊,杀死王潇,杀死李元宏,干掉华兴帮,干掉大刀门。”众人不断的高叫着,那激动喜悦而振耳的声音,则是传遍了整个天际间。
龙家主见无数族人因为自己而兴奋,因为自己而充满了战斗的意志后,他则是显得很感动以及很自豪。或许当了很多年的家主,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在族人们的心中地位是这么高,原来那些族人们是如此的信仰自己。“各位,只要我们大家团结一心不惧生死的战斗,就一定能灭掉王潇以及了李元宏等人,杀啊,跟着我杀啊,为了家族,为了荣耀,为了咱们的龙家,冲啊。”
龙家主几句后,就立即鼓舞得大家慷慨激昂,充满了战斗的意志。王潇也没有想到,龙家主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这厮鼓舞人心的本事还真是不小,看来自己还真是有些低估此人的能力。不过虽然整个龙家的高手们全部都战斗意志高涨,而且还嚷嚷着要与自己等人决一死战。但王潇一点都将这些人的战斗意志放在眼里,一群愤怒的蚂蚁而已,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当自己以这种眼神看待对方时,王潇也想起一件事,或许当初绝命楼的那些高手们来到华兴帮时,在自己的带领下,华兴帮也是群雄激怒。
或许当时在何道荣等人的眼中,自己华兴帮的众人也只是一群蝼蚁而已,就算是如何的愤怒,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既然龙家的这些蝼蚁们如此的佩服他们的家主,那就让他们的家主死亡在自己的手中吧。王潇要让他们看看,他们那个高高在上,能给他们带来勇气以及信心的家主,是如何的死在自己的手中、王潇要让他们明白,没有实力光靠着激怒是没用的,要让他们清楚,得罪了自己华兴帮是什么样的下场。
龙家主只是刚险象环生而已,便又继续与王潇厮杀着。只是他此时显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或许是因为刚才差一点死在王潇手中的缘故吧,所以他现在小心了很多。
华兴帮这边有四个地阶高手,而龙家这一边只有三个地阶高手,所以地阶高手间的战斗除了单打独斗之外,余下的一个地阶高手则是与那些玄阶高手们厮杀着。钟李伟就是一个多余的地阶高手,他的任务就是干掉龙家的那些玄阶高手们,不过他虽然是地阶高手,但由于龙家有几十个玄阶高手的缘故,所以钟李伟也是显得压力很大,甚至战斗的很辛苦。好在对方家族的玄阶高手虽然很多,但玄阶后期的没有几个,如果这几个玄阶高手全部都是后期的,莫说是他,就算是王潇也没有那么容易击败这些人。
虽然钟李伟战斗得很辛苦,甚至有些艰难,但他还是咬牙坚持着。因为钟李伟很清楚,自己不给败给这些玄阶高手们,就算是受伤,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不能败,不能给王潇丢脸,免得王潇会没有面子。
无数玄阶高手就好似无数蚂蚁般,密密麻麻的将钟李伟给包围起来,那密不透风般的战斗,以及那前赴后继般的厮杀,确实是让他有些应接不暇,好在他只顾自己个人的战斗,不用担心其他人,所以钟李伟不至于分心,虽然很吃力,但有信心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这个时候坚持就是胜利,而且李元宏身为地阶后期高手,与龙家一个地阶中期的高手厮杀,只要给予李元宏一些时间,他就一定能干掉对方。一旦李元宏干掉对方后,就能抽身帮自己,届时,将是整个龙家的末日。
龙家只有一个地阶后期高手,两个地阶中期高手。但那个地阶后期高手被王潇纠缠着,而且还被王潇打得险象环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厮早晚都会被王潇干掉,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至于余下的两个的地阶中期高手,一个被看李元宏压制着,打得抱头鼠窜,而另外一个则是被李元宏的手下拖住,虽然两人旗鼓相当,打得难舍难分,但战斗的天平早晚都会失去平衡。
李元宏很凶猛的与那个地阶中期的高手厮杀着,由于对方不是李元宏对手的缘故,所以在他的攻击下,那个人不断的后退,利用空间使用游走的战术苦苦的坚持着。但此人也很清楚,自己的这种战斗方式,虽然暂时能坚持不败之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死在李元宏的手中。其实他真的想要逃走,真的不想与李元宏厮杀,但这个时候他不能离去,不能抛下家族的人。因为他很清楚,若是自己这个时候逃走,将会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所以此人暗下决心,就算是战死,也要与家族共存亡。
这就是家族势力与门派势力不同的区别,若是那些门派势力的高手们,只要在不敌的情况下,全部都会想着逃走,个个都没有战斗的勇气以及决心,因为大不了事后加入其它的门派,只要还活着,什么都会再有。但家族的成员们就不同,那些家族的成员们,一旦他们的家族遭受到危机时,就算是不敌,他们也要死战到底,也要保护着身后的族人。因为他们不敢逃走,一旦逃走之后,不但家族不存在,而且那些族人们也是战死。
“嘿嘿,你还是快点逃命去吧,不要做无谓的战斗了,其实你应该很清楚,你的坚持是没用的,因为你们家族注定了要灭亡,注定要被我们灭掉。”李元宏一边与这个高手战斗着,一边瓦解对方的战斗意志。其实之所以叫对方逃走,这不是李元宏的本意,他只是想要利用这种战斗的心理战术。瓦解了对方的战斗意志。一旦对方失去了战斗意志之后,将会无心战斗,届时,便是自己出手灭杀对方的好机会。
“李元宏,你们居然想要灭我龙家,就算是死,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此人神色愤怒道。他早就视死忽如归,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走,若是他想逃走的话再就离去了,怎么还会坚持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