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极度失落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清风不断的吹拂着,王潇耳边传来了一阵阵微风起伏的声音。公园中,只见一个妇人追着一个小孩喂饭,充满了母爱般的慈祥,而那个小孩子则是很淘气很调皮。
还有一些幸福的家庭,则是夫妻两人都牵着孩子的手,相互漫步在公园中,有些大人责是搂抱着自己孩子,或者是背着。当见到眼前这美好的一幕幕时,王潇会心的微微一笑,内心很甜蜜。
其实王潇的最遗憾的一件事,那就是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关爱。自从记事起,他一直都是跟着师傅天星子,就连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这也是王潇最平生的遗憾。虽然他是强者,虽然他是武林中的强者,可不管是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天生下来就是孤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当见到那些孩童们在以后能拥有美好的未来时,王潇很羡慕他们。
内心极度的失落,王潇暗自想着,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知道父母是谁,这一生都见不到他们了。也不知道独自一人端坐了多久,王潇陷入了沉思中。来至于绝命楼的压力,来至于不知道父母是谁的失落,纷纷交织在王潇的心中,折磨着他的心灵。
“嘭!”
突然间,王潇被一个小皮球砸中,将他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原来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不小心将小皮球砸在王潇的身上,而且还弄得王潇的身上很脏,全部都是泥土。
那个小男孩似乎知道自己错了,所以露出一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样子看着王潇,想要看看王潇是否会生气。甚至这个小男孩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若是王潇生气,他就跑去找妈妈。
“你这孩子还不快点给叔叔道歉,妈妈警告过你多少次不要调皮捣蛋,看你吧叔叔的衣衫弄脏了没有,还不快点给叔叔赔礼道歉。”一个妇人跑了过来后,便责怪了这个小男孩,而且还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看得出来,这个妇人就是小男孩的母亲,他虽然在责怪小男孩,但并没真的生气,就算是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那也是对孩子的弱爱。
由于很歉意的缘故,所以这个妇女便带着小男孩走到了王潇的身边,然后对王潇赔礼道歉。只是对于对方的道歉,王潇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站起来离去。其实王潇不但没有责怪这个小男孩,反倒是感激对方。若不是因为对方砸了自己一小皮球,那么自己还在沉思中呢,而且由于小男孩的这件事,让王潇看到母爱般的温暖。
对,那就是母爱般的温暖,虽然小孩童做错了事,就算是被他的母亲责怪,但那个母亲也是弱爱般的责怪,并没有真的动怒,只是很温柔的处罚了一下自己的孩子。
王潇不急不慢的朝着公园外走去,一边走着,他的脑海中也纷纷的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不知不觉中,王潇的意识似乎发生了脱变,只是这种脱变很细微,他并没有发现而已。当灵魂发生了脱变后,就代表着有机会晋升。不过也只是有机会而已,但实际上很困难, 就好似每个高考生都有机会在将来当公务员,但实际上渺茫的很。
“我怎么会这样,只是面对着绝命楼的压力而已,居然就显得这么的消极。”王潇喃喃自语道。虽然绝命楼很强,而且还有天阶境界的高手,但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压垮的。
玛德,绝命楼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我也不是好惹的,想要灭杀王潇华兴帮,还得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捏了捏拳头后,王潇便打算振作起来,他要反抗,要做好准备。因为王潇很清楚,面临着绝命楼的压力下,就算是自己如何的消极,以及如何的害怕都是没用的。绝命楼不会因为自己的恐惧而放弃进攻,相反,自己越是恐惧,绝命楼就越是会进攻。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勇敢的面对呢。王潇原本就是属于那些遇强则强的人,不管是什么困难都无法压垮他。之前陷入了消极中,也只是因为畏惧于绝命楼的强盛,以及靠山全部都没了的缘故。
现在振作起来后,王潇感觉到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就好似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一样。想了想,王潇打算找高手前来帮助自己,他要赌一把,看自己胜还是败。
王潇要赌国安局的那些老家伙们是否真的不会出手,所以他打算与绝命楼战斗到底,以及要赌师傅天星子是否会出现,所以他也要与绝命楼的高手们战斗到底。
不过王潇很清楚,这一场赌博很凶险,若是赌对了,那么自己就能活,而且华兴帮也不会被灭掉,若是赌输了,那么华兴帮灭亡,而自己也将会死亡。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局,任何人都不能置身度外。其实王潇真的不好赌,也不愿意赌,但他现在没得选择,只能赌一把了。因为就算是不赌又如何,与绝命楼的战斗肯定是在所难免,所以他 只有赌,这是华兴帮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至于聂公子,王潇不想找对方帮助。按照王潇的估计,聂公子应该早就知道绝命楼要对华兴帮动手,但对方一直都没有通知自己,也没有言明要帮助自己,看来聂公子有着他的打算。至于李元宏,王潇不想勉强他。因为李元宏是聂公子麾下的的人员。所以聂公子的决定,便能决定着李元宏的决定,若是聂公子不愿意出手帮助自己华兴帮,那么李元宏也不敢出手。
想到赌之后,王潇便打算要实行一个周密的计划。至于这个周密的计划怎么实行,王潇得要好好的琢磨琢磨,既然是要将华兴帮的带上赌局,赌国安局的人是否会出手,以及赌师傅是否会出现,所以王潇得要事先安排一下。总不能就这样无动于衷等待着绝命楼的到来,然后再赌吧。若是事先不进行一些周密的安排,确实是没有把握。
王潇穷思苦想,不断的想着如何布置这件事,如何实行这一个周密的计划。突然间,王潇灵机一闪,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微微一笑后,王潇便打算就这么做。
其实王潇的这个计划很简单,既然神门给绝命楼施压,导致绝命楼要对付自己华兴帮,而自己又是因为神药才得罪神门,现在神药在国安局的手中,王潇何不将这件事公布出去。
他要让整个华夏国的所有武林人士们都知道,绝命楼是神门的爪牙,神门在华夏国出售了很多假药,而且还偷偷的将一种化学元素提炼的神药运入到了华夏国,企图对自己华夏国的高手们不利,消灭会华夏国的高手,控制华夏国的武林。好在华兴帮的帮主王潇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阻止了对方的阴谋诡计,抢走了对方的神药交给国安局。
不过也因为这件事,导致华兴帮的帮主王潇得罪了神门,以至神门的爪牙绝命楼要疯狂的报复华兴帮。只是对于这一件事,国安局的那些高层们无动于衷,居然不想出手帮助华兴帮。
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后,整个武林人士们肯定会纷纷的谴责国安局。就好似一些负面的新闻报道出来后,无数普通人们纷纷的谴责guanfang无作为,无所作为一样。
其实王潇也是很清楚,当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后,等于打国安局的脸,自己将会得罪国安局。只是没办法,为了华兴帮,所以王潇只好得罪国安局一次,而且只要华兴帮能保住,就算是得罪了国安局也没有关系。届时,相信国安局一定会很头疼吧,肯定是恨死了自己。
“嘿嘿!”
王潇有些阴险的笑了笑,感觉到这个办法太好了,以及太阴险了。不过没办法啊,谁让国安局的人无所作为呢,居然想要抛弃老子我,玛德,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只是在散布这个消息之前,王潇还得要阴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花公子,这厮以前总是阴自己,而且还从自己的身上得到无数的好处,这次得要轮到自己阴花公子了。
虽然王潇感觉到这种行为有些可耻,没义气,但那个采花贼也不是什么好人吧,所以就算是阴他一次也无所谓。掏出手机后,王潇便给花公子打电话。趁着现在绝命楼要对华兴帮动手的秘密还没有传出去,楼主即将会亲自出手的秘密还没有传出来,所以王潇得要先搞定花公子。因为王潇很清楚,一旦这个消息传出,一旦花公子那厮知道绝命楼的楼主即将会出手后,花公子那厮肯定不会答应。
几秒钟之后,只听到花公子的声音响起。“兄弟,你找哥有什么事?”只见花公子此时躺在一棵大树上,身体悬空平躺着,下方的位置很高。他叼着一根小草,样子显得十分的悠闲。而且与王潇通话时,花公子笑眯眯的显得很喜悦,就好似他的财神爷来了一样。
“花公子,我有一笔交易想要与你商议商议。”王潇在电话中说道。
“交易,什么交易。”当听到有交易上门后,花公子的眼神立即发亮,而且说话也有精神了。此时,花公子内心中暗自想着,难道买卖上门了,每次与王潇交易都能得到很多好处。尤其是上次,更是阴了王潇几十颗丹药,想想都让人激动喜悦。所以此时听到王潇说交易上门后,他如何不悦,恨不得再次狠狠的阴王潇一次。
“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王潇说道。
扔掉了嘴中叼着的小草,花公子端坐起来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花公子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有利益地狱我也敢走啊。”为了表现出很有胆识,所以花公子开始有些牛逼哄哄的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