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奸细上钩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正当他想要继续发表意见时,只见王潇那不悦的眼神恶狠狠的看着他。800由于见到王潇眼神不善,所以孙大富只好低着头,悄悄灰溜溜走开。他很不解,自己只是找金虎喝酒而已,又不是找金虎的麻烦,但帮主为什么会用那种恶狠狠的看着看着自己。
“钟老,我敬你一杯。”李元宏手下的那个地阶中期高手举起酒杯后,便看着钟李伟说道。他与钟李伟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大家有过几面之缘,而且还为了共同的目的,曾经并肩战过,所以关系算是不错。
对于此人的敬酒,钟李伟端起酒杯后,只是随意一笑,然后便一饮而尽。李元宏麾下的那个高手不悦的喝下杯子中的酒,之所以不悦,是因为钟李伟居然对他不理不睬。他几次与钟李伟打招呼,但钟李伟都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所以导致他有些不悦。只是这里是华兴帮,而且他们也是前来帮助华兴帮的,所以此人虽然不悦,但也只能隐藏在心中。
孙大富跑到了外面之后,便醉酗酗的回来,刚进入酒席,他便继续拼命的喝酒,拉着身边的那些人喝,发动大家喝。他是铁了心要那些钱,所以就算是喝得天昏地暗,这家伙都不会放弃。
酒席进行到了两个小时之后,开始有无数人高手们总是外出,这些人回来时,都能见到他们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们的眼眸则是带着笑意,大家都很疯狂的喝,很畅快的喝。
虽然这些高手们经常外出,但他们只是出去呕吐或者小解,并没施展着真气将体内的酒气逼出来。只要他们施展着真气将体内的酒气给逼出来。大家就一定能看得出开。
孙大富一双贼眼不停的四周转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都会仔仔细细的看上几十遍,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赚钱,想要看看这些高手们似乎将酒气给逼出来。只是他很失望啊,因为一个也没有看到。
王潇见大家陆陆续续的进进出出,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后,他显得有些不安。难道这些高手们,全部都真心实意的前来帮自己,或者还是他们知道自己的计划,所以不上当了。
顾龙也是有些焦急的看着王潇,虽然他此时并没有说话,但在顾龙那焦急的眼神中,王潇看得出来对方想要说些什么。顾龙肯定是想要询问王潇,为什么还是没有动静。[起舞电子书]
王潇摇摇头后,便自斟自饮,他不能将那些心情露出在脸上,所以自己必须要忍住。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王潇一直都相信这句话,所以就算是不成功也不必在意。
看了看下方的那些高手们一眼,王潇继续与大家很畅快的交流着,以及谈笑风生。此时,整场酒席似乎都是以王潇为中心,所有人都与王潇不断的干杯。
而王潇那豪气,以及他那酒量,也是众人自愧不如的。因为王潇是这里的主家,而且大家都是为了他来的,所以导致很多高手们在敬酒时,大家敬酒的目标几乎都是王潇。
大约又过去一个小时后,王潇显得醉酗酗的,开始有些胡言乱语,而且有些自夸自擂的感觉。他每次站起来时,也总是东倒西歪的。不但王潇这样,就连华兴帮那些高手们,此时也是个个都东倒西歪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似乎只要一阵风都能将其吹倒一样。而李元宏与花公子这些人,此时也是开始伶仃大醉。
其实王潇那一副醉酗酗的样子是装出来的,由于他修炼了阴阳诀真气的缘故,所以就算是施展着真气将酒气给逼出来,也没有人能察觉到。而且王潇在的手拿着杯子时,他便已经施展着阴阳诀的真气,将杯子中酒给稀释,根本不是喝下肚子,等到伶仃大醉之后,再施展着阴阳诀的真气,将体内的酒气给逼出来。
随着王潇大醉之后,那些高手们也是全部醉酒了。此时已经到了三更半夜,这一场酒席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而且众人喝酒的速度又很快,所以大家早就有了醉意。除非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此时才会装出一副伶仃大醉的样子,但内心中则是十分的清晰。
一个地阶高手站起来后,便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去。只见这个地阶高手踉踉跄跄的晃动着,一步一摇的走出大厅中,看他此时走路的样子,似乎只需要一阵风都能将其给吹倒。对于这个摇摇晃晃朝着外面走去的高手,并没有人注意他,因为从酒席开始到现在,进进出出的人几乎是络绎不绝。大家都在拼命的喝酒,都在很疯狂的喝酒,虽然他们都是武林人士,可肚子就只有那么大一点,所以得要出去缓解缓解。不但众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踉踉跄跄朝着外面走出的高手,就连王潇也没有注意到对方。
在王潇看来,这个踉踉跄跄朝着外面走出的地阶高手,其实与其他的高手们也没有什么区别。众人继续疯狂的喝酒,对于那些进进出出醉酗酗的高手们,大家都完全不在意,最多只会嘲笑对方的酒量不行而已。
夜深人静,漆黑的夜空下,虽然华兴帮很多地方灯火通明,但华兴帮一些角落中还是漆黑一片,甚至伸出不见五指。那个地阶高手当走到外面之后,他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杀意,之后便快速的施展着真气,将全身的酒气给全部逼出来。
目光如炬的看着夜空中,此人捏了捏拳头后,便快速的转身而去。他的速度很快,而且看上去居然轻车熟路。听到身后大厅中众人饮酒乐的声音传来,此人神色阴沉的笑了笑。
“喝吧,喝吧,你们都尽情的喝吧,放心的喝吧,最好是喝的全部倒下。只有你们全部喝得倒下了,老子我才能更方便的办事。”捏了捏拳头,此时神色阴沉道。他之所以跟着那些高手们前来,假装要帮助王潇对付绝命楼,其实他是目的。王潇必须要死,而且华兴帮也必须要灭亡。无论是王潇的存在,或者还是王潇的存在,对他都是威胁。
漆黑的夜空下,只见四周树影婆娑,在夜风习习的吹拂下,那些枝叶则是纷纷的晃动着,发出一阵阵沙沙沙的声音。当那夜风吹拂在此人的身上时,他则是感觉凉飕飕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此人总是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身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牢牢的盯着自己看。此人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只是当他回头之后,身后什么也没有看到。
静下心神之后,此人加快脚步,步伐轻盈的朝着前方的一个大院中走去。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有那种感觉到,只是一种心理的反应而已,想要消除那种心理的感觉,只有快点搞定那件事后, 便立即离开,然后装着若无其事般进入大厅中,继续与大家喝酒。
看了看前方的院子后,此人便停下身。静悄悄院墙屹立在华兴帮总部的大地上,这个院子的围墙里面,似乎散发这一股寒冷的气息。虽然此人并没有进入院子中,但他居然能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气息。
“怎么有些冷。”此人暗自想着。或许因为是夜半三更的出来,而且要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吧,所以此人感觉到有些凉飕飕的。呼吸一口气后,此人身形一闪,下一刻,只见他已经进入了院子中。
这个院子不是很大,但院子的四周全部都是围墙。这个院子其实根本不是院子,因为只是用砖头砌起来的四面墙而已,四周没有房屋,全部都是墙壁。
这里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只见里面生长着一片绿茵茵的竹林。说来也很奇怪,因为这里面的竹林居然生长的很好,比外界很多地方的竹林都要更好。
“沙沙沙!”
在一阵阵夜风的吹拂下,眼前的那一片竹林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无数竹子则是纷纷的晃动着。一片片的竹叶,也在清风中哗啦啦的落下,地面上堆积了一层层的竹叶,人行走在上面都会发出喀喀喀的声音。
整个院子中的地面上,铺垫了一层层无数的竹林落叶,从这些痕迹中能看出,此间很久没有人打扫。竹林的另外一头,则是有一口深井,只见深井之中,似乎正在冒出那氤氲的水雾。看了看那深井之后后,这个地阶高手神色狠毒的笑了笑,之后便步伐轻盈的朝着深井走去。他的脚步很轻盈,听不出丝毫的声音。
当来到这一口深井前来时,此人感受到深井中似乎冒出一股侵体般的寒气。虽然他是修者,但居然还能感受到一股寒冷的气息。由此可见,若是那些普通人靠近这里,肯定更加寒冷。
深井黑黝黝的,就好似一个无底洞般,似乎深不见底。若是普通人半夜三更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内心中肯定会出现恐惧的感觉。掏出一个黑色的瓶子后,此人神色显得极其的阴毒。
“王潇,你不要怪老子我心狠了,因为你必要死,你们华兴帮的所有人也必须要死,而且那些前来帮助你的高手们,他们也必须要死。”此人内心中暗自想着。
这种毒药很厉害,别看只是这么小小的一瓶,足够毒死几十万人。正当此人想要将瓶子中的毒药倒下去时,一道寒光快速的击杀而来,这一道寒光的速度很快,就好似闪电般的快速。
此人当见到那一道寒光快速的朝着自己击杀而来后,只见他的身形快速的后退,之后有惊无险的避开了对方的击杀,好险,刚才的那一招真的是很险,好在他的速度很快,若是他的速度慢了一些,肯定会死亡在那一道寒光之下。
恐惧的眼神看了看四周后,此人神色凝重。居然被人发现了,他很愤怒很失望。因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整个华兴帮的所有高手们全部都参加酒席,而且所有人都喝得醉酗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