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像似蛊毒


小说:功夫神医在都市  作者:朽木可雕
“王帮主,救救我的同伴吧。 ”一个玄阶高手开口道。此人就是王潇之前出手帮助的那个人,对方以前帮助过华兴帮。掏出一颗解毒丹后,王潇便对此人说道:“我这种丹药能解百毒,纵然是无法解除的毒药,也能暂时性的压制住毒气,给你的同伴服下吧。”
“谢谢。”此人接过王潇手中的丹药后,便很焦急的给他的同伴服下。
那些中毒的高手们,都求着王潇给他们解药,王潇哪里有这么多的解药。他这次前来昆仑山带的解药不多,使用一颗就少了一颗,所以王潇得要留着自己使用。
身后传来无数求助的声音,那些痛苦的声音则是传遍了整个夜空中。纵然是那些没有中毒的高手们,此时也是人心惶惶,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中毒的人到底是谁。
进入一片树林后,只见这里有一条小溪水。流水潺潺,溪水很清澈,虽然是晚上,但王潇的势力很好,所以在不借助手电筒的情况下,王潇也能看清四周的情况。
蹲下身后,王潇便掏出银针,之后将银针一头放入在溪水中,而另外一头则是拿在手中。
“哗啦啦!”
清澈的溪水缓缓的流淌着,顾龙等人静悄悄的站在王潇身后,他们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出声,都在等待着王潇判断的结果。几分钟后,王潇便将银针拿出来,然后看了看银针。
只见银针表面的色泽没有变化,也就是说,这里的溪水问题。
“潇哥,怎么样?”顾龙问道。
花公子等人也是用好奇的眼神看着王潇,看得出来,他们此时也是想要知道结果。王潇摇摇头。“没问题。”
“没问题,那些人怎么会中毒。”花公子喃喃自语道。只见他神色一喜,然后很喜悦道:“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中毒了,肯定是这样的。”
王潇几人好奇的看着花公子,想要听听他的意见,只见这厮如此的喜悦,难道是真的知道那些人怎么中毒的。当见到王潇几人好奇的看着自己后,花公子便一本正经道:“肯定时食物中毒,那些家伙们快顿时吃了有毒的食物。不过那些家伙们也真是够倒霉的,居然好似恶鬼养的,就好似没吃过食物一样。”
花公子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的判断,正当他认为肯定能得到王潇的夸赞时,谁知道居然被王潇给鄙视了。“愚蠢,你也不想想看,若是食物中毒,那些人能吐黑血吗,我想请问你,天下间有什么样的食物这么毒?”
“蘑菇啊,野果子啊。”花公子说道。
王潇懒得解释,有些蘑菇的毒性确实是很严重,但上百人中毒,难道那些高手们都如此的愚蠢,见到什么东西都吃下去,而且不用烤熟了再吃。反正王潇并没有见到那些高手们在搞烧烤时,有谁弄蘑菇吃。”
“难道还有其他的水源?”顾龙怀疑道。这里的水源没毒,而那些高手们若不是食物中毒,那么就只有说明并不是水源没问题,而是还有其他的水源。
当听到顾龙的推测后,王潇便点头道:“应该是这样,我们继续找找吧。”顾龙的逻辑与自己相合,所以王潇很满意,至少他不古板,遇到问题时能善于思考。
“其实我也是这么的认为的,我也是认为肯定还有其他的水源。”花公子笑眯眯的说道。
寻找了一道一分钟后,王潇发现了一个水源。这是一个水潭,水潭不是很大,不过里面的水十分的清澈。水潭一头有条溪水,很奇怪的是,无论那溪水中的水如何流入到水潭中,水潭的谁都不会满上来。因为水潭的四周都很干燥,并没有被淹没过的迹象,也没有其他的水沟。
“奇怪啊,真是奇怪,这个水潭中的水为什么不会满出,难道咱们遇到了传说中的不老泉,据说只要饮用不老泉中的水后,人就能长生不老。”花公子很好奇道。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肯定会水潭底部漏水,而且漏的速度与流的速度一致,所以便出现这种结果。”王潇无所谓道。他发现花公子的智商越来越低,与孙大富的智商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孙大富的实力不怎么样,但花公子的实力则是要强大很多倍。
水潭的四周还有无数脚步的痕迹,从这些痕迹中能判断出,之前肯定有过很多人来这里。王潇将银针放入在水潭中后,他便慢慢的等待着时间,不远处,还有无数痛叫的声音。
花公子几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王潇,或许他们此时都不想出声,不想打扰王潇吧。几分钟之后,当王潇将银针给拿出来后,只见银针是黑色的。
“果然有毒!”花公子等人惊讶道。
这里的水源果然是有问题,王潇将施展着精神力,使用洞察秋毫般的能力查看水源中。他的精神力一旦施展在水中后,就好似显微镜般,能见到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王潇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在水中看到有无数虫子在蠕动着。这不是毒药,而是蛊毒,只是这是什么蛊毒,王潇暂时也不知道,因为对于蛊毒,其实王潇了解的并不是很多。
“蛊毒。”王潇神色凝重道。
“大爷的,肯定是珐琅山的那些蛊女们做的,肯定是龙太婆那老妖婆做的。玛德,难道她想要毒死我们,若是大爷我抓住她们,非得要将她们打死,不,应该是将她们玩死。”花公子在愤怒时,居然还不忘记女人那些事。而且这厮也很恶心,龙太婆那种老妖婆,都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老女人了,花公子也不想放过。以龙太婆的年纪,至少也能做花公子的奶奶。
只是龙太婆的年纪虽然很老,但看起来很年轻。前段时间报道了一个女人,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但那个女子与龙太婆比起来,其实差距很大。
“潇哥,没想到珐琅山的那些蛊女们,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难道他们真的是想要毒死我们。”顾龙神色浓重道。他确实是有这样的看法,因为他们华兴帮与珐琅山的蛊女们关系很差。
“这还用说吗,难道你们没听过很多故事,蛊女们心狠手辣,而且很喜欢在水源中投毒,故意毒死一些路人,或者是仇家。”花公子鄙视道。
王潇摇摇头,其实他也不敢肯定,这到底是不是珐琅山龙太婆等人做的。因为不管做任何一件事,都得要讲究利益,虽然珐琅山的龙太婆等人心狠手辣,可她们还不至于乱杀无辜。
纵然是珐琅山苗疆后人有多厉害,也不敢随意的投毒杀死,因为这样做遭受到武林人士们的报复。所以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之前,王潇也不敢这么早下定论。
“不一定是她们。”王潇摇摇头道。
花公子是说道:“兄弟,哥知道你看上了龙牙丽,所以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只是哥得要告诉你,有些事情就是实情,不由得咱们不相信啊。”
“你有证据吗?”王潇问道。
花公子抓了抓脑袋,之后便摇头道:“虽然没有,可除了她们之外,没人懂得蛊术,所以我肯定就是她们。”
王潇不想与花公子争执,因为他也不敢肯定,这件事与珐琅山龙牙丽等人是否有关系。施展着阴阳诀的真气,王潇将炽热的真气运转到银针上,想看看会出什么结果。
“丝丝!”
当王潇手中的银针变红之后,只见银针上冒出一道黑色的烟雾。那黑色的烟雾中,居然有一股气味,只是这气味是什么,王潇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反正就是感觉到很奇怪。
那气味好似蛊毒被燃烧时的气味,但又有些不同。虽然王潇的医术很厉害,只是对于这些领域的东西他接触的不多,所以一时间也想不出哪里不对。
而且对于蛊毒这些,不但王潇知道的不多,相信天下间除了苗疆后人之外,知道蛊毒的人也很少。因为苗疆的人一直都将她们的蛊毒视为至宝,所以不会轻易泄露,不会传授给任何人。
在整个苗疆中,蛊毒向来都是传女不传男,与很多神通不同。很多神通是传男不传女,而且苗疆人的规矩也是极其的严厉,不但不会传授给族内的男人,更不能传授给外人。
若是哪个外人偷学了她们的蛊,就算是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杀死对方。为什么只能传授给女人,但不能传授给男人,因为女人怨气更重,一旦发狠后更心狠手辣。
“奇怪。”
王潇喃喃自语,他冥思苦想,到底是哪里不同,刚才那些烟雾的气味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但一时间又无法想起,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一直都萦绕在王潇的心中。
“兄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花公子问道。
摇摇头,王潇便转身离去,这件事就连他自己想不通,所以就算是告诉花公子这些人也没用,只是浪费口舌而已。花公子原本想要继续询问王潇,只是当见到王潇不愿意告诉自己后,他便打消询问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