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代价】


小说:天启之门  作者:跳舞
推荐阅读:乾坤传 呆医木叶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心动萌然 星河巫妖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遇见校草的法则 不一样的朋友 王爷绝宠废柴妃 
  那个银弓男人这一次拉开弓弦的时间,比之前更久。
  长弓拉开如满月,而在拉满弓之后,他甚至还捏紧了弓弦,用力扭动了一圈。
  “该死!”
  陈小练一咬牙,扭过头重新奔向了蓝海。
  陈小练已经摸清了蓝海现在的状态——寄虫装甲的威力取决于与宿主之间的基因适配度,但能够将这威力发挥多久,却取决于宿主本身的肉体强度。
  换句话说,如果把现在的蓝海与寄虫装甲的结合体看做是一部手机的话,那么寄虫装甲是cpu,而蓝海自身则是电池!
  虽然这颗cpu很强,但蓝海这块电池却没有办法让它跑满全部的速度。如果强行这么做的话,那么本来就稀薄的电量就会瞬间被抽干,因为脱力而进入休眠甚至强行关机的状态。
  而蓝海刚才连续发出了三次全功率的生体热线炮,尤其是最后一次,简直是用了彻底透支身体的方式。自从甩出长鞭,缠住了长枪之后,蓝海便似乎再也没有过什么动静,就连摔落地面时,也仍旧一动不动。
  现在的他,只怕在甩出那一记鞭子的时候就已经休克了。
  那个银弓男人之前一直都只是在拉空弦而已,这还是他第一次掏出实体的箭矢。哪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的下一击一定比之前威力更大!
  而到了那时,蓝海一定必死无疑!
  陈小练飞奔到了蓝海身前,刚要将他拉起时,那个银弓男人也同时撒开了弓弦!
  水晶箭旋转着向陈小练飞来,甚至光是旋转带起的劲风,就将行进路径上的地面搅碎。
  陈小练双手紧握着石中剑,全身的肌肉都已绷紧,准备迎上这威势无双的一箭。
  只是连他自己心中都不能确定,是否能够将这一箭接下。
  若是天刀的力量仍在,那自然不在话下。甚至哪怕只要还是之前完好的状态,陈小练也有信心挡住这一箭。
  但现在,他全部的身体属性都还只恢复了不到五成。
  除非……
  陈小练正要孤注一掷,激活石中剑的技能,让自己暂时恢复满状态时,却听见了身后乔乔的叫声:“放着我来!”
  一道黑影飘然而至,挡在了陈小练与蓝海的身前。
  那水晶箭射中了乔乔所化的那一道黑影,却在一瞬间静止了下来,从尖端开始了分崩离析。
  但箭身虽然消弭,箭上所裹挟着的气劲却仍旧存在,穿过了乔乔粒子化的身体,没有改变路径,仍旧射向陈小练与蓝海。
  而一声痛楚的叫声也从那一道黑气之中响起。
  陈小练低吼一声,双手握着石中剑,重重劈了下去!
  蓬的一声,气劲被劈散,然而陈小练的双臂也被震得一阵酸麻,几乎要握不住剑柄。尤其是此前刚刚受伤的左肩,伤口再度撕裂,一大蓬鲜血从背后喷了出来。
  “走!”
  乔乔重新凝聚起了身体,虽然面色苍白,但却仍然从地面上抄起了蓝海,将他扛在了肩头,与陈小练一起转身向着山道的入口飞奔而去。
  广场上,只剩下了银弓男人与一台操纵着哨兵机甲的漏洞者。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头顶,拔腿追向了山道。
  ……
  赵云双手握着长枪,厉咤一声,抽向面前飞来的一团巨大火球,将它抽得回弹向那个白袍法师。
  随后一拍胯下白马,整个人压低了身体,紧追在那火球之后,一枪直刺过去。
  但火球飞到了半途中,却被一道锐利的剑光横空斩破!
  一个手握武士刀,带着一个天狗面具的漏洞者,正挥动着背后的一双羽翼,拦在了那法师之前。
  而在她的身后,一道紫电长龙也紧接着咆哮卷来。
  不得已之下,赵云只得放弃了面前那白袍法师,转过身长枪一抖,击散了那紫电长龙,但也失去了追击的机会。
  那大汉双手握着方天画戟,大吼了一声,神威凛凛。方才那紫电长龙,正是他的画戟之上释放出的。
  赵云深深喘息了几口,死死盯着周围这八个漏洞者,心中渐渐焦躁起来。
  周围的这群漏洞者虽然不弱,但换作平日的她,早就轻松斩杀当场。但方才那一击破去禁制之时,却耗去了她大半的力量,面对着如同潮水一般,层出不穷的围攻,竟然一时被困住脱不开身。
  而且事情……竟然好像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群漏洞者刚刚露面,便对着她狂攻不休。而她为了给陈小练三人拖延时间,一直是以招架为主,偶尔才反击几下,以最大限度地保存体力。
  自从看见陈小练与蓝海带着乔乔跑出了万神殿之后,赵云便立刻转守为攻,想要快速击杀其中一两人,落下地面支援。
  但这时,这些漏洞者却不知怎么,竟然一改之前的打法,变成了以防守为主,死死地将她拖在了空中。
  赵云看准了那个白袍法师虽然法术威力强大,却不擅长肉搏的缺陷,数次想要突袭先将他击杀,但却每每在其他人的支援下无果而终。
  而自己的体力,也正在一点一点地加速流失着。
  地面上的远程攻击虽然已经停止,但这八个人的配合却精妙无比,一时之间,赵云竟是无法冲开这层包围,去和陈小练会合。
  若是单单自己全身而退,那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么一来,这些漏洞者自然要转移目标,去追杀陈小练了。
  而他们的举动,却明摆着是要将赵云拖在这里,阻止她的支援。
  赵云左手勒着缰绳,右手紧握长枪,目光在周遭的漏洞者脸上扫过,面如寒霜:“你们……知道我要来?”
  “现在才发现,只怕已经太晚了。”那个紫面大汉哈哈仰天长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铜镜。
  而周围的其他七个漏洞者,也齐刷刷掏出了一模一样的七面镜子。
  那镜子是紫铜所铸,背面各自写着乾、坤、离、坎、震、巽、艮、兑。
  赵云目光一凛,长枪闪动,抢先向着距离最近的一个踩着飞行滑板的漏洞者攻去。但刚刚欺近身前,那个漏洞者却已经将铜镜抛起,悬在了空中。
  长枪刺到了那个漏洞者身前数米,镜中一道光华突然闪过,将赵云向后劈飞。
  胯下白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赵云按住马头,眼中满是寒霜,死死盯着那紫面大汉。
  “不用徒劳了。这奥林匹亚山的禁制究竟有多强,你心里自然有数。”紫面大汉大笑:“就算你再强,击破了他,只怕也废了一半了。现在在这八卦先天炉之中,就是插翅也飞不出去!”
  此时其余人也都纷纷将铜镜抛向头顶,八面铜镜在空中悬停着,各自散发出光芒串联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铜炉形状。
  赵云抬起头,望着周遭的法阵光芒,表情冷漠,不发一语。
  “好了,老老实实地在这里被炼化吧!”紫面大汉挥了挥画戟,每一个人都退到了铜镜之后,咬破了右手食指,将一缕鲜血抹在了铜镜背面。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赵云脸上突然现出了淡淡的笑意,每一个与她目光接触的漏洞者,背后都不知怎么的,生出了一片微微寒冷。
  明明这个女人,已经被八卦先天炉给封在了里面,但为什么……她的眼神里却看不到半点畏惧,反倒仍旧充满着自信?
  赵云伸出手,按在白马的头上,白马轻轻打了个响鼻,化作一团光芒消失在空中。
  她抬起头来,目光缓缓从周围的几人面上扫过,眼神似笑非笑。
  “虽然用出这一招,总要付出一点代价,但……还是值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