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盗车贼


小说:都市强龙  作者:偏锋
推荐阅读:墓域 墨染浮生凤凰劫 重生之娱乐宝鉴 万古至尊 浑天大圣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盛宠豪门之娇妻养成 爆裂书生 
  ??
  柳红不是那种胆小怕事没主见的女人,其胆识远超寻常女人,只是任她胆识再大,她也想不到,肖遥会突然将车停到了路边,砸碎了她的车玻璃,坐到她的车上。
  现在好了,人都坐上了,想赶也赶不下去了,柳红一把抢过了肖遥摘下去的墨镜,带回到了自己的脸上,目视着前方,撇着嘴说道:“去哪?”
  “随便。”肖遥呵呵笑道。
  “随便是哪?”柳红侧过俏脸,瞪了肖遥一眼。
  “我就是无聊,出来透透去,搭上你这位美女的车,当然是跟着你走了。”肖遥的手一指前面已经亮起的绿灯指示,笑道:“绿灯了,走吧。”
  后面的车已经开始了按喇叭,柳红气哼哼的挂上了车档,跟着车流往前走。
  副驾驶少了一块玻璃,秋风灌窗而入,配上柳红那不慢的车速,整个车里面一片寒凉。
  肖遥将外套穿上了还好,柳红习惯性穿的那身紧身衣,就显得单薄了很多,一边开车,她还不时的打着哆嗦,看模样像是冻着了。
  行驶了一段路,刚好路边有一小片绿地,柳红将车停在了绿地旁的阳光下,看了一眼旁边的肖遥,说道:“这片草地不错,你就在这晒太阳吧,我要去修车,你别跟着我了。”
  “我有修车厂啊,走吧,到我修车厂去,给你把玻璃换好了,再给你来一个免费的保养,不收钱,然后还管饭。”肖遥笑呵呵的说道:“我有一个朋友烤的羊腿非常好,肥而不腻,晚上我带你去尝尝。”
  “你到底想干什么?”柳红有些急了,侧过脸,面对着肖遥,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我昨天救你还救出错了,还是怎么了,你缠着我干什么?”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缠着你,或者是你缠着我呢。”肖遥乐呵呵的说道:“你这跟了我一天的,把我的那些朋友都认识了个遍,怎么,你这还有什么安排吗,说出来听听。”
  “有病,我缠着你干什么?”柳红气的直撇嘴。
  “那就算是我缠着你吧。”肖遥把车座往后放倒了些,坐着更舒服了些。
  “有完没完,这样有意思吗?”柳红有些急了,看着肖遥一副无赖的模样,猛的推开了车门,抬腿便准备下车。
  正在这时,忽然间,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停在了柳红的身前,将柳红拦了下来,车门打开时,几名警察快速的下了车,两人将柳红围住了,又有两人,走到了柳红的车旁,一人看车,一人拿着相机,对着那辆甲壳虫车拍照。
  这是怎么回事,肖遥坐不住了,急忙下车,问道:“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车的原车主报案了,车被盗了。”警察语气不善的回道,目光瞄了一眼肖遥,问道:“这车是你什么时候弄的。”
  “别乱说话啊,我可是好人,车是她开的,我就是半路蹭个车的。”肖遥急忙说道。
  “行了,你们跟我们到公安局去一趟吧。”警察不客气的说道。
  “好啊。”肖遥很配合的笑了,走到了车的另一侧,看着脸色难看的柳青,笑道:“走吧,警局我有熟人,会给你安排好的,不用担心里面的环境问题。”
  恨恨的瞪了肖遥一眼,柳红沉声问道:“这些警察是你带来的。”
  双手一摊,肖遥急忙摇头,无辜的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应该了解我的,泡妞从来不找警察。”
  “放屁。”柳红听出来了,肖遥这是在逗她,眼前,她又哪有心情和肖遥逗着玩,她的身份特殊,进了警局那还能有好吗?进去了估计就出不来了,车确实是偷的,判刑是跑不了的,真判了几年,扔进了看守所里,气得都得撞墙。
  警察在旁边看着不耐烦了,一名警察向车上挥了下手,说道:“行了,到警察局再说你们的事吧,上车吧,你们自觉点,我可以先不铐你们。”
  眼珠急转,忽然间,柳红动了,左腿一个后踢,踢向了左后方那名警察的小腹,右拳一计直拳,打向了右前的那名警察脸上。
  动作奇快无比,有如阳光下的一道闪电,根本不留看清的机会,拳脚已经击中了目标,两名警察已经一人后仰,一人弯腰,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柳腰一扭,柳红的一只手抓着警车上的边缘杆,左脚抬起,用力的踩着那名被踢弯了腰的警察后背,手脚用力时,人已翻到了车顶之上,身向前倾,便准备要翻下车去。
  然而,动作做好了,柳红的身体已经要翻出车外了,忽然间,柳红感觉到自己的脚跟处传来一股大力,一股向后用力拉扯的大力,使得她整个身体再无法前进半分,生生的从半空中给拽了下来,重重的磕在了车顶架子上。
  “你偷个车又没有什么大事,判几年就算了,可是你袭警就不对了,你这样会加刑的。”肖遥的右手用力的抓着柳红的右脚踝,哈哈的笑道。
  “你放手。”柳红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意来,满眼杀机。
  “你也知道我有几个朋友是当警察的,把你放了,我怎么向那些朋友交差啊,这些警察可能找不到你,但会找到我,你总不能让我替你背黑锅吧。”肖遥说的很轻松,左手已摸出一根麻醉针来。
  看着柳红的左脚用力的踹了过来,肖遥的手急忙松开了柳红的右脚踝,一把抓住了柳红的左脚踝,左手中的麻醉针快速眼上,用力的扎在了柳红的脚踝上。
  “你收扎我。”柳红的脚踝受痛,脸色瞬间大变,急忙伸手想向自己的胸口处掏去,似乎她所拥有的药沫之类,都在胸口那处隐蔽处藏着。
  不等她的手摸到什么,肖遥的左手便又动了,拉着柳红的左脚踝,用力的向后拉去。
  柳红体轻,手又没有抓住车顶的车架,被肖遥一拉之下,顿时向后滑去,整个胸口在架子上狠狠的刮过,痛得她,眼泪差点没流出来。
  下一刻,头脑中传来一阵眩晕的感觉,她用力的睁大了眼皮,不想自己昏迷过来,但却有没有支撑多久,眼皮越来越重,忽然眼前一黑,她的人已卧倒在了警车顶之上。
  笔下读,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