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五章 黑地


小说:都市强龙  作者:偏锋
推荐阅读:墓域 墨染浮生凤凰劫 重生之娱乐宝鉴 万古至尊 浑天大圣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盛宠豪门之娇妻养成 爆裂书生 
  ‘咣当’一声闷响,看守所的铁门在王冠的身后合上了,惊得王冠猛的一缩脖子,很留恋的望了一眼铁门外的那片荒芜田野。
  手上铐着手铐子,好像锁住了王冠的魂,整个人看起来颓废无比,再没有了往日的那份精神。
  他不确定自己进了看守所之后,出去了,还能再加电视台吗,估计是没有这个机会了,自己的前途已经毁了,以后就要以另一种生活方式活着了。
  不过还好,家里有钱,活到老应该不难,但作为博士学历的他,如果整天在家坐吃等死,这活的也确实太没有意思了,无聊之极。
  抱着一个小盆,里面放着一条旧的发黄的毛巾,跟着狱警一路前行,穿过三道铁门,最后走到了一道小铁门旁,门是开的,后面的狱警推了王冠一把,说道:“九五二七,这就是你的房间,进去吧。”
  牢房的味道有些难闻,王冠一个趔趄撞进了牢房里,没等回头时,牢门已经锁上了,一阵脚步声响起,狱警已经走的远了。
  正站在原地出神,王冠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干什么,他还想问问,自己睡哪张床呢,这屋里一共八个人,空着四张床呢。
  “是王冠吗?”一名狱友从床上坐了起来。
  “是,是是。”王冠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看着那名看起来很凶狠模样的壮汉,脸上露出一副讨好模样。
  “我叫大伟,叫我大伟哥就行了,三哥说话了,让我罩着你,放心吧,只要你事办妥了,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的。”大伟手一指身旁的那张下铺,说道:“你就睡那。”
  床上没有床单被罩,就是一个硬板,还不是一张完整的板子,几个大豁条露着口子,也不知道睡至半夜时,翻一个身,会不会从那个大豁口里掉出去。
  站在床边,王冠侧过脸,看向了大伟,只见大伟的床上,被褥都是全的,看样子还厚实,躺着很舒服的样子,再看自己的牢床上什么也没有。
  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但王冠却是听说过,到了牢里,新人要受欺负的话,今天没有被打,已经让王冠感觉很受优待了,知道这是肖遥说的话,他才有这个待遇,要不然,被打几顿都是没准。
  没挨打倒是好事,可是不挨打的大难躲过去了,这生活上的问题也是个大问题,看着那漏洞的床板,王冠犯起了愁来,低声的身大伟问道:“大伟哥,请问在哪能领到被子和褥子啊。”
  呵呵一笑,大伟笑道:“上哪领,都是自己买的,你进来的时候没有充点零花钱吗,就像充话费一样,自己充了钱,到这里来买。”
  这个王冠哪懂,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准备那些事情,身上的钱都装在了自己的密封袋里,保管起来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他急忙说道:“大伟哥,我这不懂,没准备那些啊,你能不能借给我一点,回头我就还给你。”
  “我借钱利息可是很高的,十分三成利,每天利可都是滚着利的,你三天还不上,可就差不多翻倍了,你借不?”大伟哥笑道。
  “借。”王冠不假思索的说道,这破床要是不收拾出来,这以后也不用睡觉了,怎么也得挨过这些天再说。
  “借多少?”大伟问道。
  “大伟哥,你感觉我借多少,够我在这能舒服点过上五天的。”王冠估算了下,估计五天应该差不多,而五天就算是再贵,又能花多钱,估计几千块钱都是多的。
  他不是个浑人,知道这里的规矩是需要守的,不守的话,借一点钱和很多钱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钱有的是,大不了出去了再往里面寄呗。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里你要有钱,可以活的像个皇帝。”大伟笑道。
  “那倒不是,舒服点就行。”王冠回道。
  “这不难,好吃好喝睡觉能睡得着这个标准不高,你新来的,差不多有五万应该够了。”大伟很认真的说道。
  “五天要用五万?”即使王冠有钱,突然听到了这个数字,也是咋舌不已。
  想要问问怎么这么贵,但王冠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这钱对他来说,并不算多,也只是憋气而已。但想着这几天还得受这大伟的照顾,这个气也只能够忍了。
  “好好,五万就五万,什么时候能借给我,我想先买一套被褥,要不这我怎么睡觉啊。”王冠皱眉说道。
  “这好办,你先写个欠条,画上押,我这床被就卖给你了,剩下的明天再给你转。”大伟笑了,从被子下面掏出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些纸之类的东西,抽出一张纸,还有一根铅笔头,递给了王冠。
  看着王冠提笔不知道写什么,大伟笑道:“你就说是借了我大伟五万块钱就行,一天的利息是三万的利息,五天为期,连本加利一共是……”
  大伟又拿过来王冠手里的笔,在一张纸上开始算起了算数题,大约算了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大伟好像完成了一项很伟大的事业一般,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数学真他吗的不是东西,磨人啊,好了,算好了,连本带利一共是五十八万七千八百,既然你是朋友介绍的,我给你减个零头,五天后,给我五十八万就够了。”
  腿一软,王冠听到五十八万这个数字,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露出一抹好像咬到了舌头一般的痛苦模样。他没有想到,这五万块钱,怎么一翻番,就变成了这么多,才五天啊,这和抢有什么区别。
  大伟根本不在乎王冠的表情,在旁边接着说道:“借不借,不借我就睡觉了,都是朋友介绍的,你放心,你不借钱,我也不会揍你的。”
  看着大伟在那一床软软的被褥上拱着,再看看自己身后的硬板床,王冠的脸庞紧紧的抽动了一下,这硬板床可怎么睡啊,这么直挺挺的躺五天,这老腰不得直接挺断了。
  “我借,怎么写。”王冠叹了口气,说道,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这几天总得熬过去,没有那笔钱,他熬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