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真正的殷宇


小说:恶魔王子饲养法则  作者:小学渣
“你也真是的,不知道叫我一声,你好好休息吧,我一定会让殷宇活下来的!”
尹欧辰嗯了一声,顺着尹熙然的动作,躺了下去,将眼睛轻轻闭了起来,今天他真的是花费了太多的魔法,确实需要休息了!
“熙然姐谢谢你,你一定要救回殷宇,今天要不是有他在,我一定就死掉了!”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
将被子替尹欧辰盖上之后,尹熙然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了出去,要是以前的话,尹欧辰一定是不会这样子的吧,看来戚果儿真的是改变了他很多,不过她也喜欢这样子的尹欧辰,至少比以前有了更多的人情味。
“谢谢你,戚果儿!”
说完这么一句话,尹熙然将房门一关走了出去,殷宇看见尹熙然走了出来,真的是快要哭了,自己本来就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他们两还在那边聊天,真是气死人了!
“我都快以为你们就要这样子等着我死了呢!”
尹熙然扫了殷宇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耸了耸肩,她还真不是故意的,只是看着尹欧辰那个样子就忍不住了而已!
“好了,你就不要在抱怨了,真是的,你一点都不可爱了!”
米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从一边坐了起来,手上还十分不客气的捏了一下殷宇的小脸蛋儿,看得尹熙然一阵发笑,这个米豆还真是挺淘气的!
“醒了啊,既然醒了就过来帮我的忙吧!”
米豆唔了一声,伸了一个懒腰,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看见尹熙然手上的神兽血液也是一愣。
“这个不是神兽的血液吗?怎么还有,不会都被那个怪物给吃掉了吗?!”
“就你问题最多!”
说着尹熙然伸出手在米豆的头上敲了一下,一双眸子里却满是宠溺,殷宇看着这个样子的尹熙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尹熙然显然比刚才冷静了许多,眸子里面也带了几分清明,没有刚才那么多的杀念了。
“好了吧,你们两个,要等我死了才动手吗!”
听见殷宇有气无力的声音,尹熙然冲米豆吐了吐舌头,手上一转,捏了一朵彼岸花,目光十分淡然的看向了米豆,米豆立马将手中的神兽血倒了出来,洒在了那朵彼岸花的上面!
那朵彼岸花忽然闪过一阵光芒,竟然完全变成了紫色,如同是耀眼的烟火一样,让米豆和殷宇不由得哇了一声!
尹熙然看了殷宇一眼,手中一把伸到了殷宇胸口的那个洞里面,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生而不死,死不为生,今夕以黄泉之花引路,命魂归来!”
话音落下,殷宇只觉得自己的面前一花,便看见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场景,而尹熙然虚无缥缈的声音也在半空中飘散了过来!
“殷宇,这个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了,你要是能摆脱了,我便能救你,不能,我便只能送你上路!”
殷宇唔了一声,抬头看了眼上面的天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一片火红的天空,就像是血液倾倒在了上面一般,带着无边的诡异感!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会这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殷宇拍了拍自己的头却什么也没有想起来,只觉得什么都是模糊的一片,没有任何的事物是清晰的!
向前走了几步,殷宇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越发稀薄了起来,好像整个人都有些呼吸困难了!
“我必须离开这里!”
咬牙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殷宇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走了好久之后,他才忽然惊醒了过来,这边的空气越发稀薄自己为什么还要往这边走呢?
“该死的,竟然会犯这种错误!”
想到这里殷宇转过了身去,准备返回之前的那个地方,却怎么也走不过去了,好像她刚才走过来的路已经完全的变成了远处的天空一般,没有了半点的踪影!
“你既然选择了这边,就没有半点的回头路了!”
听着天空中传来的声音,殷宇有些不耐烦,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长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的样子,却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呢?”
这样子一路走来,竟然是走到了一条街道上,里面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却有一个白衣的女子站在了路边,好像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姑娘,你是在等什么人吗?”
那个女子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笑得格外的好看。
“相公你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
殷宇啊了一声,正想说不是,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没有办法说出来自己的名字,仿佛那名字已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
“为什么我想不来我是谁?”
那个女子看见殷宇的样子急忙走了过来,十分温柔的将他扶了起来,一脸的温柔。
“相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了呢?我是你的妻,我是墨染啊!”
殷宇看了那个叫做墨染的女子一眼,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身上,他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一身藏青色的古装,看起来格外的大气!
“你是我的妻,你是墨染,那么我是谁呢?”
“相公,你今日这是怎么了,还真是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呢,你是隐然啊,是这里最大的乡绅的大儿子!”
殷宇看了墨染一眼,将自己的身体直了起来,他忽然在那个刹那真的以为自己叫做隐然了,可是却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你说的,都是真的?”
墨染笑着点了点头,牵着殷宇的手向着里面走了进去,街道里面的人看着殷宇均是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声音很小,听清楚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不是隐家的长子吗?不是说死了吗?怎么这又回来了!”
墨染听见周围那些人的议论声,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继续笑着拉着殷宇走到了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
门童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不停地打着瞌睡连殷宇和墨染走到了他的脚边都不知道。
“这个门童,又在这里睡觉了,也不怕被父亲发现了,还真是胆子大!”
墨染一边说着,手上也拍了下那个小门童,那个小门童身子一晃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看见殷宇时眼泪就滚落了出来!
“大公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听见门口的动静,府内的人均是走了出来,首先出来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一看就是常年食用上等食材的模样。
“在这里嚷嚷什么呢?!”
“父亲!”
墨染看见那男子,微微福了福身子,一脸的温婉,那男子看见墨染也是一笑,目光随即落在了殷宇的身上,一个五尺的男儿便是落下了泪来,手上更是一把把殷宇抱进了怀中。
“我的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殷宇被那个男子抱在怀中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完全找不到半点欣喜的感觉,墨染则是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一言不语!
因为那个所谓父亲的大嗓门,很快殷宇的各种亲戚均是走了出来,看着殷宇就是一阵嚎啕大哭,墨染好不容易把所有人都劝住了这才带着殷宇向着他们的房间走了过去。
屋子的布置很是巧妙,却也带着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殷宇上下看了半天,将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移动了几下,目光也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这个布置,我好想在哪里看见过一样?”
方才去取东西的墨染刚刚进来,就看见殷宇站在了屋子的面前一副好想知道了什么的样子,视线也向屋子里面看了进去,在看见里面的布置时,手上的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这是怎么回事?”
殷宇转过头去看着一脸惊讶的墨染,有些奇怪自己不过是改变了一下屋子的布置,对方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这样子布置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你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墨染听见殷宇这么说,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手上也慌乱的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呵呵,没有什么,只是看见屋子的布置改变了,以为是下人随便乱动的,我这就把这里收拾好!”
殷宇嗯了一声,也觉得墨染的话有道理,就没有在多问些什么,而是大步向里面走了进去,墨染看向殷宇的眸子也从刚才的样子变成了几分狠毒的模样。
不管怎样她都是不会让殷宇从自己的手掌心里面逃出去的!
“呵,这才不过是开始而已!”
殷宇感受到后面的视线,猛地转过了头来,墨染却已经是先他一步将自己的头垂了下去。
夜色很快的降临了,殷宇看着外面依旧火红的天空,觉得格外的不舒服,只是视线竟是模糊了起来,身子也向一边倒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躺在了床上。
“相公,你昨日还真是不小心,竟然晕倒了还真是吓了我一跳,我已经命人请了大夫过来,你可得好好把这病给治治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