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进行调查


小说:恶魔王子饲养法则  作者:小学渣
对于尹欧辰的回答,戚果儿颇为不屑,却也懒得搭理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入到了别墅上,那种眼神好像恨不得将这栋别墅拆来背回家去一样。()
对于戚果儿表现,尹欧辰表现得十分不屑。
在他看来,这样的屋子让他连入住的心思都没有,更不会有半点的惊讶,全然忘了这栋别墅和戚果儿的家比起来不知道好了多少。
“平民,你喜欢这样的屋子吗?等我法力恢复了,可以考虑变一栋给你,你不用太感谢本殿下。”
听完尹欧辰的话,戚果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变一栋给她?!
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尹欧辰会有这么好心,而且变得终究是变得,永远也不会是真的。
想到这里戚果儿嫌弃地摆了摆手,拒绝了尹欧辰的好意。
“尊敬的王子殿下,我谢谢你了,但是我不需要,假的就是假的,又不会是真的,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进去找到那个人询问当年的事情吧!”
看着戚果儿畏畏缩缩的样子,尹欧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将戚果儿的衣领提了起来,拽着戚果儿几步走到了大门的前面。
纤细的手指也在这个时候,十分自然的按上了门铃。()
随着叮咚一声响起,戚果儿真的是恨不得将尹欧辰一板砖拍死了,这样子肯定是进不去的,而且还会被对方发现的!
想到这里,戚果儿几乎是用了最大的力气,将尹欧辰拽到了一边的树丛里面,扑扇着睫毛,死死地盯着大门的方向。
“尹欧辰,你可不要弄出半点声音哦,等一会儿安静下来了,我带着你找另外的路进去,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嘛!”
尹欧辰看着戚果儿紧张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挣脱开了戚果儿的手,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树叶,快步走了过去。
“戚果儿,你以为你说的有可能么?本殿下才不想陪你再翻墙了,那样下九流的事情,可不是本殿下的爱好,你要去就自己去吧!”
看着尹欧辰走已经走了出去,戚果儿本来打算继续呆在这里。
但是一看见围墙的高度,再想了想自己的身高,无力的吞了一口口水,走了出去,一溜烟跑到了尹欧辰的旁边站好。
米豆看着戚果儿跑过来的样子,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听起来格外的清脆,“妈咪,你的头发上有一片树叶哦!”
戚果儿“啊!”了一声,伸出手想要去抓,尹欧辰却是快了她一步,先将那片叶子拿了下来,青绿色的树叶,反射着阳光的光芒,并不刺眼,却让戚果儿湿了眼眶。()
突然间就觉得那么的感动,心脏的跳动也愈发的不规律起来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戚果儿捂着自己的心口,看着已经转过身去的尹欧辰想不出半点的原因。
一场无边的风,从两人的中间吹了过去,拂起戚果儿衣摆的一角,阳光透过尹欧辰的发梢落在地上,勾勒出他美丽的轮廓。
还真是一个好看得任性的男生呐。
想到这里,戚果儿听见大门发出吱呀的声响,一个老爷爷缓步走了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尹欧辰和戚果儿三人,没有半点的和蔼可言。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点回去吧。”
尹欧辰闻言却是一笑,眉眼间满是笑意,引得戚果儿一阵失神。
“是么?可是我既然来了,自然是不会这样回去的,还请你进去告诉张先生,可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车祸?”
那个老爷爷听见尹欧辰这么说顿时白了一张脸,看向尹欧辰和戚果儿的眼神也带了几分诡异。()
虽然十分不愿意却还是让他们两人进去了。
“进来吧,老爷在屋子里,我带你们过去。”
戚果儿看着尹欧辰如此一句话就把那个老爷爷搞定了,脸上带了几分惊讶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了进去。
张荣德看见进来的三人眉头微皱,好像并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老李,你怎么放他们进来了?我不是说过今天不见客的吗?你是不是又把我的话不放在心上了!”
那个被叫做老李的管家十分委屈,瞪了尹欧辰和戚果儿一眼,快步走到了张荣德的身边将自己的身子伏了下去。
“老爷,我本来不想让他们进来的,但是他们提起了十年前您车祸的事情,所以我这才擅自做主将他们带进来了。”
张荣德听见老李这么说,明显一愣,看向尹欧辰和戚果儿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打量。
戚果儿和尹欧辰也确定了这个张荣德和当年的那件事情一定有脱不了的干系,尹欧辰在米豆的小鼻子上轻轻一捏,示意他不要睡了。
米豆十分可爱的在尹欧辰的胸口蹭了蹭,算是回答了他的暗示,手上也摸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将之前就准备好的录音机按了录音键。()
“你们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事关当年的那件事情,他不得不小心提防,当年的事情如果说出来了,就是他的过错了。
尹欧辰看了张荣德一眼,牵着戚果儿的手缓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身的气场十足,让张荣德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我们为什么来,张先生难道不明白吗?十年前的那件车祸,还请张先生仔细的说说,可千万不要说谎哦。”
张荣德呵呵一笑,额头上也渗出了许多的汗水,面前的这个男生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好对付。
倒是那个女生看起来好对付许多。
而且看刚才那个男生的样子,好像很在乎她,应该从她下手比较简单吧。
想到这里,张荣德几乎想都没有想,对着戚果儿笑了笑。
“这位小姐,你不觉得的你们这样冒然的问我这种问题很失礼吗?当年这件事情对我也是造成了危害的,你们这样是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啊!”
张荣德本来以为戚果儿一定会觉得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眼中闪过了一丝皎洁。
没想到戚果儿早就开始怀疑他了,所以自然是不会为他说话的。
“张先生,这句话就不对了,我们只不过是来求个真相而已,您说了便是,您不说的话,我们也会自己调查出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可不是什么都可以逃脱的,您说是么?”
看着如此牙尖嘴利的戚果儿,张荣德一时哑言,他光想着戚果儿看起来是最好对付的那一个,却没有想过有的人是不可以用外表来评定的。
尹欧辰看着张荣德吃瘪的样子,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看向张荣德眼神也带了几分不屑。
“张先生,您还是说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毕竟您可是做了亏心事的人,当然也包括你的家人。”
张荣德闻言,想起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好像被什么激得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那场往事,是他怎样也没有办法忘记的。
尹欧辰看见这幅场景,知道时间差不错了,而且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张荣德会自己说出来,所以他早就做好了用另外一种方式让张荣德说出来。
只见尹欧辰嘴唇微启,张荣德就陷入了昏迷,而他所看见的就是十年前的过往。
十年前,所有的事情都还是最初的模样,他们之间还没有任何的联系,所有的一切都怪那场舞会,如果没有,一切都会是最美好的模样。
我遇见你是我的幸运,庆幸我还能寻到你,却也不幸,因为你已经嫁作他人为妻。
这句话就是张荣德和苏小染的妈妈,叶然的真实写照。
而这样的两个人,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错误却还是忍不住要去犯,所以注定了没有办法救赎。
相比起两人的担惊受怕,苏小染的爸爸,苏泽成却是冷静许多。
他爱着叶然,所以愿意成全。
他和她和平的离婚,而叶然也只是假装地挽留了一下。
苏泽成知道叶然并没有什么舍不得,她只是不想苏小染恨她而已,毕竟苏小染从小就和她最为亲近。
对于苏小染厌恶自己,苏泽成早就猜到了,但是却还并没有让苏小染远离自己,而真正将他们逼上绝路的是那场车祸。
因为终于摆脱了苏泽成,那夜的叶然十分高兴和张荣德都喝了酒,两人就这样满意的驾车离去,却在半路上出了车祸。
叶然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死了,而张荣德因为睡着了,躺在后排反而逃过了一命。
张荣德住在医院里,担惊受怕,以为苏泽成会来找自己报复,而苏泽成并没有,第二天他就从报纸上看见了苏泽成和他情妇的照片。
事情也就那样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苏泽成的罪过,那个时候的苏泽成想过苏小染会恨自己,却没有想到苏小染会如此的痛恨自己,甚至恨不得杀了自己。
听完张荣德的叙述,戚果儿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也对苏小染的父亲十分佩服,也坚定了一定要将苏小染和她父亲之间的心结打开的决心!
而老李站在一旁看着这所有的变化,白了一张脸,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张荣德居然那么轻易就说了出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