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苏泽成妥协


小说:恶魔王子饲养法则  作者:小学渣
戚果儿有些害怕地抓住了尹欧辰的袖子,尹欧辰看了戚果儿一眼,将自己的脚步停了下来。()
屋子里的声音格外的清晰了起来,是一阵十分悠扬的钢琴声,尹欧辰的目光也顺势滑向了声音的来源。
作为魔界的人,尹欧辰的视力并不如戚果儿这样的人类一般。即使是在黑暗的环境中,他也可以十分清晰的看清楚对方的动作,这也方便他们魔族的人在黑暗的情况之中躲开偷袭。
“戚果儿,你给本殿下松手,米豆,你叫戚果儿去开灯,我去找那个苏泽成!”
米豆恩了一声,就拽着戚果儿要向门口的方向走过去,戚果儿吓得发出了一声惊叫死死的拽住了尹欧辰的衣服。
尹欧辰低喝了一声麻烦的女人,还是由自己带着戚果儿向电灯开关的方向走了过去。
米豆看着俩个人的样子从喉咙里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引得尹欧辰一阵火大,手上一个使力就打在了米豆的头上。
“不要笑,吵死了!”
米豆嘤嘤嘤的啜泣了几声,钻进了戚果儿的怀里,寻求保护,戚果儿摸着米豆头上鼓起来的那个小包,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尹欧辰,你又打米豆干嘛,不要总是欺负米豆!”
尹欧辰不以为然的看了戚果儿一眼,手从戚果儿的头发里面穿了过去,将灯打开了。
屋子里有了灯光的照耀,显得明亮了许多,而那钢琴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苏泽成看着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子,皱了皱眉头,刚才他就听见了他们的声音,只是想着把这首曲子弹完,所以并没有搭理。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我不是说过我今天不见客的吗?”
即使是生气的苏泽成看起来也依然是那样的风度翩翩,不由得让戚果儿感叹这气质还真不是想有就有的。
比如现在站在她旁边的尹欧辰,只要一生气,那脸黑得跟摸了锅灰似的。
尹欧辰好像猜到了戚果儿的心中所想,手上在戚果儿的背上一拍,眸子也微微眯了起来,带着几分诡异的感觉。
就在戚果儿担心尹欧辰会收拾自己的时候,尹欧辰却是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落在了苏泽成的身上。
“我们这次来,是想和苏先生谈谈关于你女儿的事情,我想您应该有兴趣吧。()”
尹欧辰的这句话,明显戳到了苏泽成的红心,对方的脸色一暗,将钢琴的琴盖放了下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里说话不方便,还请两位跟我上来。”
尹欧辰恩了一声,跟着苏泽成上了楼。楼上的布置和一楼的一样,带着几分简单的味道。
刚进屋子坐下,尹欧辰将自己的身子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看向苏泽成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打量的意味。
“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个院子应该是苏小染的妈妈以前布置的吧。既然都没有爱了,为什么不把花园的布置也换了呢?还有刚才您弹的钢琴曲,应该是梦中的婚礼吧。”
苏泽成闻言看向尹欧辰的眼神也带了几分谨慎,尹欧辰观察的仔细真的是让他有几分害怕,害怕那场往事就会这样暴露在所有了的眼皮底下。
“这些事情应该和你无关吧,你不是说有关于我女儿的事要跟我说吗?如果没有还请你们离开,我还有事!”
看见苏泽成脸上的怒气,戚果儿恨恨地瞪了尹欧辰一眼,正准备说话,却是被尹欧辰一个警告的眼神拦了下来。()
戚果儿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说出来,却看见被自己抱在怀里的米豆使劲地扯了扯自己的袖子。
戚果儿随即将自己的目光看了下去,米豆却是给她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戚果儿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连米豆也让自己不要说话,却还是忍了下去,尹欧辰虽然讨厌,但是米豆是不会骗自己的。
尹欧辰看见米豆把戚果儿摆平了,将自己的目光重新落在了苏泽成的身上。
“是么,我倒是不认为是这样的,今天苏小染应该没有在家里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冷清了,据我所知,你们父女的关系,一向不如何,不是么?难道苏先生就不想将自己和女儿的关系好好改善一下,这世界上,苏小染也只有你这么一位亲人了而已,不是吗?”
苏小染对苏泽成来说果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听见尹欧辰提起这件事,他的脸上也带了几分迟疑。
对于缓解他们父女的办法,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样就会毁了叶然在苏小染心中的形象,到时候苏小染会不会信他都还是一个问题。
像如今这样,苏小染还愿意回这个家,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所以苏泽成早就不愿意再过多奢求什么了,所以对于尹欧辰的话,他思索了半天,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
“多谢两位的好意了,但是我和小染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很好的了,我不想再生出多余的事端来,更何况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就算我告诉了小染,小染也一定会找我要证据,所以还是就这样好了。”
对于苏泽成的顾及,尹欧辰好像早就想到了一样,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拍了拍手。
“好,好,好,苏先生有这样的心思还真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两人好不容易得到的证据也就当着苏先生的面销毁了吧,而苏先生就当我们两人没有来过便是。”
听见尹欧辰提起证据,苏泽成的脸色也明显有了几分变化,看向尹欧辰和戚果儿的眼神也变得有几分诡异了起来,好像在怀疑尹欧辰话里的真实性一样。“你们不会是来骗我的吧,这件事可是关系着两个家族的利益,不能够随便就动摇的。”
尹欧辰将肩膀一耸,戚果儿也笑着看向了依旧在怀疑的苏泽成。
“苏先生如果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们这也是各取所需而已。”
如果说,苏泽成之前还不信尹欧辰和戚果儿的话,这下他彻底没有了不相信的理由。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自然是有利益存在的,如果是以这个为媒介,那么所谓的不信任就可以抛开到一边不提了。
“那么,你们这么做的利益又是什么呢?需要多少钱?”
虽然知道这是有钱人家一贯会有的口气,但是听见苏泽成这么说,戚果儿明显还是有着几分不悦的,她本来以为苏泽成和别的人是不一样的,没有想到其实还是没有差多少。
尹欧辰担心戚果儿坏事,错失了今天的机会,将戚果儿拦了下来,自己对上了苏泽成。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戚果儿曝光,那样的话,无异于是自找麻烦。
“苏先生我们需要的自然会取的,但不是钱,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并不好解释,到时候苏先生的女儿自然会明白的。不知道苏先生考虑得怎么样了?”
虽然并不愿意毁了叶然在苏小染心里的形象,但是毕竟她已经死了十年了,如今自己也只有小染这么一个孩子,如果一直和小染这个样子,最后痛苦的还是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曾经让她自私了那么久,现在也是时候让自己得到解脱了。
叶然,对不起,这些事本来就是你错了,所以代价就换你来承受了。
想到这里,苏泽成终于还是将准备离开的尹欧辰两个人拦了下来。
“等一等,我考虑清楚了,请你让我和小染解开心结吧!”
看着终于想明白的苏泽成,戚果儿向尹欧辰十分灿烂的一笑,尹欧辰却是不以为然的将自己的目光转开了。
看着避开了自己目光的尹欧辰,戚果儿心中虽然觉得一阵失落,却还是很快地掩盖了过去。
苏泽成看着两人的样子,不动声色,几步走到了电话的旁边,拨通了电话。
电话似乎响了许久才有人接起,戚果儿很明显的看见每一声忙音下面,苏泽成的失落,这是一个父亲,因为自己的女儿厌恶自己的失落。
但是苏泽成也是固执的,在第三次拨通电话的时候,苏小染终于接了电话,语气却是十分的不耐烦,和她那天在树林里听见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显然在外人的面前被自己的女儿厌恶,确实让苏泽成有着几分无奈,却还是耐着性子跟苏小染说着。
“小染,你就回来吧,我有关于你妈妈的事情要告诉你。”
听见苏泽成说起来自己妈妈的事情,苏小染的声音也多了几分嘲讽,戚果儿几乎都可以想到现在苏小染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嘴角微微勾起,好像在听苏泽成讲一个好笑的笑话一样,满是讽刺,不带任何的感情。
“你不配提起我的妈妈,不要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我妈妈的,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
面对苏小染的责问,苏泽成一阵无言,如果当时他并没有隐瞒事情的真相,也许他和苏小染不会走到这一步,只是事到如今,不管怎么说,都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