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画展一日游(二)


小说:恶魔王子饲养法则  作者:小学渣
此话一出,戚果儿的双眼顿时就是一亮,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许多!
她对着白允熙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为自己得到了白允熙在画画方面上的认可,而感到激动万分。()
“哼!”
突然,一声轻微的不屑声响了起来。
戚果儿微微一愣,本能的转头望去。
这一看,正好和站在戚果儿前面的那个女人对上了视线,戚果儿非常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女人眼中浓浓的嫌弃和不屑。
那个女人微微低头,仿佛是轻声喃了一句“土包子”,然后便走进了展厅里了。
戚果儿眨了眨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全都被这个女人听到了,这还真的是有点尴尬啊!
就像是在背后说人坏话,却被人抓住了一样。
“你好,检票。”
戚果儿微笑着把自己的票递了出去,看着对方检查着自己手中的票。
她一向是一个不在乎他人眼光的人,就算是被听到了,那又怎样?
有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戚果儿迈着步伐往前走了一步,然后转头望着正在被检票的白允熙。
唔,还是白允熙合自己的口味,穿的和自己一样普普通通的,真好。()
“怎么了?果儿,为什么用这样的眼光看我?”
白允熙看着戚果儿过于“热烈”的眼光,不禁有些奇怪的望着自己的身上,以为有什么脏东西。
戚果儿回过神来,猛地摇了摇头。
“没事,学长,我们走吧。”
如果被白允熙知道,戚果儿把他身上的经过世界级的大师量身定制、纯手工制作的衣服,当做了一般的地摊货的话,不知道他的心中会作何感想。
一迈进画厅,戚果儿就忍不住瞪大了双眼,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迟一秒就会尖叫出来。
她从来没有参观过一次正式的高档的画展,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而已,所以这个是她心中所向往不已的地方。
猛地回过头去,用自己瞪大的铜铃般的眼珠子示意着白允熙。
“天啊,学长!这里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好喜欢!!”
“呵呵。”
白允熙露出了一声低笑,宠溺的望着戚果儿,心中一片欢喜。
展厅里的画真的是非常的多,很快地就吸引住了戚果儿的目光,让她着迷的欣赏着周围的一幅画。()
白允熙在画展厅里游刃有余地走着,不声不响的步伐,像踩着棉花糖。
他的眼神直勾勾地锁定在了一副画上,也没有注意到落后的戚果儿。
这是一幅由照片模棱来的油画,整幅画只有黑白两色。
左边白茫茫的雪地里蹲着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姿,右边是静静的池塘,是黑色的。
河面上游着几只白天鹅,左边的小小的身体蜷缩着,朝着其中一只白天鹅伸出洁白的翅膀来。
就是这样一副画,使得白允熙停下了脚步驻足。
而刚刚从那幅画中回过神来的戚果儿,这才发现自己跟丢了白允熙。
她静悄悄的在展厅里四处寻找着,在找遍了整个展厅之后,终于在这个角落里找到了白允熙。
戚果儿的眼睛一亮,顿时非常激动的朝着白允熙走去。
“学长,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在看什么……”
突然的,戚果儿的话语猛地停了下来,被白允熙的目光停留的地方勾去了魂摄走了魄。
“果儿,真的很奇怪呢。为什么看着这么一副冰天雪地的作品,我的心里却想燃起了一把火焰呢?”
白允熙也不转头,像是背后长了一双眼睛,对着身后的戚果儿说出了心声。()
“学长,我也觉得温暖呢。这世上我最爱黑白,就是因为明明单调的它们相克相生,相辅相成,勾勒出一幅别具一格的斑斓世界,给人以一种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和心灵上的震撼。”
戚果儿听到了白允熙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地笑容,眼中慢慢地都是欣赏。
听到这么一段写实的告白,白允熙这才转过了头,眼中带着一抹惊讶。
当然,他不是因为这么一段深刻的评论是出自平时古灵精怪的戚果儿之口而有所感触的。
白允熙是知道的,眼前这个外表强硬的女孩子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着一个敏感柔软的角落的,只是她并不轻易的揭露。
白允熙所惊讶的,是自己想说却不知如何表达的感受,现在却通过戚果儿的嘴巴一字不差地表达了出来。
没错,明明是单调的图样,却造成了最强烈的冲击。
明明是最冷的色调,却给了我们最温暖人心的悸动。
感受到了白允熙炙热的眼神,戚果儿依依不舍的转移了放在画上的视线,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望着白允熙。
“学长,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哦,没有。()”
发现自己居然望着戚果儿发起呆来了,白允熙微微一愣,随即又很是淡定的摇了摇头。
“只是觉得我的肚子里好像装着一只名叫果儿的小蛔虫。不然的话,我看着这副画的时候在想什么,怎么都被你抢先一步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呢?”
戚果儿听懂了白允熙隐晦的夸奖,眼睛微微一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只是有感而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道理。能跟学长这么有造诣的人意气相投,大概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吧。”
戚果儿捂着嘴小声逗趣地说着,脸上还带着俏皮的笑容。
“一万个读者心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凡存在皆合理。你的意见也是不可或缺的啊。”
白允熙的心中突然一乐,像是和戚果儿在讲悄悄话一般,也捂着嘴凑近了戚果儿的耳边偷偷的说。
两人见状,大气不敢出地低低地笑了起来,氛围很是美好。
白允熙和戚果儿在那幅画作面前呆立了很久,一开始还交流着几句话,可是到了后来就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它。
他们仿佛是在欣赏一首委婉空灵的歌,像极了王菲泉水叮咚般的声线唱着“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即使就那么站着,两人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是有种静谧的美好。
白允熙是喜欢这寂静的,他最爱的莫过于安详的午夜。
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四下无人,一切都像睡着了的样子,又仿佛一切生灵只有在此刻才会苏醒。
月光是皎洁的,更是婉转的,如一层薄纱,扑在了睡眼惺忪的路面上、花丛中、小河边和睡梦里。
白昼里熙熙攘攘的喧闹声像吹入梦中的婴孩,现在只能听到匀称的安稳的声息。
这短暂的黑夜啊,在白允熙看来就似一名欲拒还迎的歌姬,让人欲罢不能。
而现在,眼前是偌大的白色的墙,中央单挂一幅黑白的肃穆的画,身边站着自己心仪的姑娘,我喜欢的你们,都是寂静的。
白允熙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戚果儿难得的安静下来,平时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儿一般,还以为身上是不是装了一个永动机呢。
但此时此刻,便可以发现,原来活泼雀跃的少女也有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一面。
就像晨昏线两端的地球,只要触及那开关那时间,就会调整到刚好的频道。
“学长,你说,奥尔巴赫在画这幅画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
突然地,戚果儿有感而发,发出了自己的疑问,打破了这有些恬静的氛围。
“到底是什么让他画出了这样一幅杰作呢?”
“或许是爱吧。”
白允熙眼中充满了深意的望了一眼戚果儿,嘴角高高的翘起,语带双关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爱吗?”
戚果儿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答案,逐渐的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定就是无与伦比的爱吧!”
“因为所爱之人就在身边,所以即使身处荒原或是雪地,仍怀揣着一颗生生不息炽热的心。爱着这世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万物生灵。因为爱,所以并不觉得冬夜是寒冷的,时时刻刻不被一股动人心脾的暖流所围绕,也因此能与别人分享爱,或者说不知是别的人,还有一切有着呼吸的生命。”
白允熙娓娓道来,好听的声音在空旷的展厅里显得更加灵动。
“是啊,爱是一切生命之源,爱是万物欣荣之光。如果我能把自己的爱也分享给身边的人就好了。”
面对大师的杰作,戚果儿的心中难免生出一种自怨自艾的悲壮感。
她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透露出对大师的崇拜与向往,和对自己的无奈与否决。
“果儿不就已经在发光发热,将爱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了吗?因为身边有了果儿,就算是再伤心难过的事,只要看到你的笑容,我就会豁然开朗起来。我觉得果儿你,当真是太阳神派来拯救我的小天使呢。”
听到了戚果儿的话,白允熙诧异的望了一眼她,随即露出了一个坚定不移的神色。
白允熙冲着戚果儿不客气得笑了笑,仿佛在告诉戚果儿他说的话全都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假话。
戚果儿没有想到会听到白允熙这么高的评价,脸色突然之间变得红了起来。
她飞快的眨动着自己的眼睛,想要控制住自己心中不规律的跳动。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