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戚果儿暴走?!


小说:恶魔王子饲养法则  作者:小学渣
通体苍白,已经快要消散了。()
“你以为我是你们可以随便愚弄的吗?”
那个人看着戚果儿瞪大了一双眸子,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明明那么温柔地跟尹欧辰说等一会的人,居然会在一转眼之间,单手穿透了白允熙的身体,把系住自己和白允熙身体的丝线从里面扯了出来。
“你不是我魔族的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米豆看着戚果儿的一系列动作,已经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尹欧辰则是步步沉重地向戚果儿走了过去。
未曾说话,眼泪已经跟着脸颊大滴地滚落了下去。
“我以为你死了。”
戚果儿盈盈一笑,美不胜收,“然而,欧辰,我确实是死了。”
天地刹那间恢复了寂静,尹欧辰看着戚果儿一双血红色的眸子轻轻闭了起来,身子也倒了下来。
刚才由尹欧辰亲手建立的空间结界,刹那崩塌,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看着被尹欧辰抱在怀里的戚果儿,想起刚才戚果儿那个诡异的样子,米豆格外不解。
“尹王子殿下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个人难道不是妈咪吗?”
尹欧辰抱着戚果儿疲惫地看了米豆一眼,没有回答米豆的问题,只有他知道,刚才那个人怎么会是戚果儿呢?怎么会是?!
“不要问了,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米豆,叫医生过来吧,不然白允熙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米豆唔了一声,还在思索尹欧辰话里意思的时候,尹欧辰已经消失在了病房里面,只剩下了淡淡的血气在空气中散开。
抱着戚果儿回到屋子的时候,少女依旧沉睡不醒,嘴唇上没有半点的血色,眸子也恢复成了正常的黑色。
尹欧辰一手握住戚果儿的脉搏,脉搏有力地跳动着,看不出一点的异样,尹欧辰眸子里闪过一丝怀疑,凝聚起自己的魔法,往戚果儿的身体里输送了进去,却没有半点被吸收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呢?那么刚才戚果儿又怎么会变成那个人的样子呢?那个人明明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
米豆回来的时候,刚好听见尹欧辰的自言自语,一双眸子里满是疑惑的问号,那个人,死了那么多年?
几乎从很久以前,他就一直陪着尹欧辰了,可是记忆中一点也没有尹欧辰说起的那个人的痕迹。
“尹王子殿下,你在说些什么呢?还有今天妈咪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尹欧辰被米豆问烦了,毫不客气地敲了米豆的头一下,从戚果儿的床边站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戚果儿,在这件事情没有搞清楚前,你千万别说漏了嘴,不然她知道了的话,就麻烦了,她如果问起来的话,你就说她被那个假白允熙的魔法打中撞到了结界上晕了过去。”
米豆虽然觉得骗戚果儿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但是被尹欧辰用眼神瞪着,他自然不敢造次,使劲儿点了点头,把尹欧辰应付了过去。
看见米豆答应了,尹欧辰也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件事情如果告诉了戚果儿对她来说只会是一种负担。
“走吧,今天戚果儿很累了,不要打扰她休息了。”
米豆嗯了一声,跟在尹欧辰的身后走了出去,谁也没有看见,在门合上的那一秒钟,原本闭着眼睛的戚果儿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艳如火焰。
空气中四处飘散的紫气也快速地向戚果儿的身体里涌了过去,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具身体还真是挺合适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戚果儿觉得自己一身好像被什么东西碾过去了一样,浑身的骨头都似乎被拆散了再装起来一样,动一下都疼到了极点。
费力地拍了拍脑袋,戚果儿忽然想到自己昨晚上做的那个梦,自己和一个红衣女子对立而坐,那个人告诉她,她会借用她的身体一段时间,但是不会给她造成任何的困扰。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可是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真实呢?要不要去问问米豆,说不定他会知道点什么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戚果儿快步走了出去,正好看见米豆坐在餐桌前面,看着自己面前的早餐皱着眉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戚果儿带着一脑袋的疑问走了过去,看见摆在米豆面前的煎蛋差点把自己给绊倒了。
那个黑漆嘛唔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长得那么像她平时早餐都会做的煎蛋?!
“米豆,这是什么东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煎蛋?!”
米豆看见戚果儿几乎都要喜极而泣了,这个东西他真的是吃不下去啊,可是这是尹王子殿下做出来的,不吃的话,一定会被收拾的。
“妈咪,呜呜呜,这就是煎蛋,是尹王子殿下做的。()”
戚果儿一口水顿时喷了出来,淋了米豆一头,她承认她真的只是想喝口水压压惊的,可惜完全没有压住。
“咳咳,这真的是煎蛋,这应该不能吃吧,我端去倒了,等着我给你做吃的去。不过还真是奇怪,之前尹欧辰做出来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吃么。怎么今天做的这么不堪入目?”
看着一边嘟囔着一边把那盘煎蛋端走的戚果儿,米豆靠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可以不用吃那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好险好险!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米豆忽然想起来,尹欧辰现在正在厨房里面,如果戚果儿进去的话,一定就会撞见了。
那么那盘煎蛋,就会被看见了。
想到这里,米豆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去,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向戚果儿跑了过去。
可是还是来不及,瞅着在自己面前合起来的门,米豆颓废地坐在了地上,一只耳朵,却十分紧密的贴在了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戚果儿进门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尹欧辰会在这里面,所以看见系着自己粉红色围裙的尹欧辰时,戚果儿十分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尹欧辰,你这个样子还真像贤妻良母了,啧啧,想不到这个粉红色的围裙跟你挺合适的。”
尹欧辰的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心中暗暗咒骂米豆那个混蛋,都让他千万不要让戚果儿进来的吗?
“要你管,要不是只有这个,你以为我会穿,哼,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口味,居然喜欢这个颜色的围裙,真是难看死了。”
戚果儿切了一身,随手把那盘黑乎乎的东西倒进了垃圾桶,走过去看了眼尹欧辰锅里的东西。
纵使是因为跟尹欧辰在一起久了,心态都变冷静了许多的戚果儿看见锅里的景色还是忍不住抚了抚额,那一锅到底是什么东西?
花花绿绿的也就算了,居然还有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至极。
“尹欧辰,你这是想毒死谁呢?你这一锅是什么东西?”
尹欧辰看了眼戚果儿指着的粥一眼,眉毛一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戚果儿,你是猪脑子吗?这是粥啊。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可是本殿下特意熬来让你喝的粥!怎么样感动吧!”
“呵呵,感动,我都快感动死了,你给我出去,你这个东西是人吃的吗?我看你是把所有的调料都加了一遍吧!”
看着那锅粥,戚果儿就恨不得用锅铲狠狠地打尹欧辰的脑袋。
尹欧辰被戚果儿这么一骂,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其实还真的是把所有的调料都加了进去。
“咳咳,戚果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要不是因为是你,本殿下才不会做这么丢脸地事情呢!”
戚果儿觉得心头一暖,好像有层层波澜荡开了一样。
“谢谢你尹欧辰,可是你这个东西喝下去的话,我就死了,所以还是我来吧。”
尹欧辰看了戚果儿一眼,默默把围裙从自己的身上取了下来,替戚果儿穿好了。
“去吧,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做。”
戚果儿耳根微红,刚才尹欧辰帮她系围裙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喷洒到了她的身上,让她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这个感觉,明明是以前队则白允熙才会有的,难道自己是喜欢上了尹欧辰这么混蛋吗?可是如果真的喜欢上了的话,为什么想到白允熙还是会觉得有些心痛呢?
思索到了这里,戚果儿忽然想起了自己今天一直觉得忘记了的事情,就是昨天她昏过去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白允熙有没有什么事情。
“对了,尹欧辰那天我昏迷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看着戚果儿失神的尹欧辰,听到戚果儿的询问,手上的盘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一地的残破。
“不好意思,我的手滑了。”
纵使是尹欧辰做错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见过尹欧辰如此的不正常,可是今天的尹欧辰却是格外的反常让戚果儿不由得心生疑惑。
“尹欧辰,你今天是怎么了?”
尹欧辰眼中闪过一丝黯淡,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什么意思。
那天的事情他明明看得那么清楚了,后来戚果儿甚至为了白允熙说不会再帮自己了,那个时候就应该明白了,现在又有什么好吃惊的呢?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