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天王手笔


小说: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推荐阅读: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心动萌然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鬼谷尸经 网王之音沫哑夕 重生炮灰农村媳 龙骑士的我 HP之我的魔王大人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再无法放手,有些事也必须得放手。m.。人生之道,就在取舍之间。
  千夜想出了一个办法,许多同样性质的事暂时存在一起,每隔十天统一处理一次。这样虽然会拖慢些效率,不过终于让他第一次有整晚的时间,能够尝试完整的太玄兵伐诀。
  走入修炼静室,命人启动汇聚原力与保护周围的原力法阵后,就取出张伯谦手稿,再次细细颂读。读过一遍后,他将手稿小心收好,闭目静思。
  这份手稿字数不多,千夜早就烂熟于胸,对于原力运转方式路径也心中有数。在心底默默把所有行功法诀都回想一遍后,千夜就徐徐运转原力,开始修炼。
  武祖的太玄兵伐诀,是以已身原力带动虚空原力,汇聚成原力漩涡,修炼速度极快,威力巨大,然而缺点同样突出,那就是对身体负担极大,同时容易失控。
  如果不是千夜这样身体强度媲美古老血族的人,修炼就形同找死。如今所知的,多年以来也就武威王和张伯谦两人触摸到了这个境界,而且他们也没有继续修炼下去,一到这一境界就都转换了主修功法。
  张伯谦增补的太玄兵伐诀有不少改动,千夜一上手,就发觉感知向虚空扩展得更加容易,也增加了许多控制虚空原力的手段法门。原力漩涡凝聚的过程不可避免地放缓,但更加可控,对身体的冲击力也有所减轻。
  片刻之后,一个庞大的虚空漩涡缓缓凝成,它比武祖原版功诀形成的漩涡要小一些,但是运转要平稳得多。
  再是平稳,它的压力也渐渐增强,终于,一声如玻璃迸裂的声音传来,空间已经承受不住压力,出现一道裂纹,虚空原力如丝如缕,不断垂下,被漩涡卷入。
  张伯谦功法区别在于,在漩涡中心处,又有一个小的漩涡,运转方向恰与大漩涡相反,一大一小两个漩涡恰如一座天然磨盘,虚空原力由大漩涡涡心被甩入小漩涡时,瞬间就被撕裂、磨碎,不少杂质就此分离,被抛出漩涡之外,余下少数精华,被千夜吸收。
  此处设计极为巧妙,隐隐和宋氏古卷有异曲同工之效。由此修炼出的原力比武祖原版更精纯,再度凝炼也就容易得多。因此虽然在当下环节修炼速度不及武祖原版,但若算上宋氏古卷的凝炼过程,就要快得多了。
  只是如此修改,依然不是人人能够使用,其中对原力操控水准要求极高,修炼难度其实又上了一个台阶。
  武祖功法的门槛是人族几乎不可能达成的超强身体素质,而张伯谦稍许降低了这个门槛,却需要近乎完美的原力操控,两道门槛叠加,还是几乎无人能够修炼这太玄兵伐诀。
  千夜因有多年修炼宋氏古卷的经验,对新功法中的手法反而不那么陌生,稍稍一试就已上手。不过修炼到这里,千夜也就明白,张伯谦这门功法形同于为自己量身打造。对其它人来说,这一版难度反而增加,寻找天材异宝或其它法门来锤锻保护身体,还有些可能性,完美原力操控却是只能靠自己。
  千夜已沉浸在修炼之中,丝丝去除杂质后的凝练原力晶莹剔透,被徐徐纳入。只是在修炼中,他隐隐感觉到似乎外界有什么骚动,但是修炼本身就令人沉醉,千夜也不想分心理会。
  就在这时,千夜耳边忽然响起丁的一声清音,飘飘荡荡,将他心神从修炼中惊醒,却是没有影响到原力运转。
  这是醒神钟音,专门用来唤醒闭关修炼中人。这座小钟还是宋子宁带过来的,算是极品,可以提醒而不扰心神。以往千夜在训练营时也有类似的钟,不过比这个就差得远了。
  钟声一响,千夜就知道外面出事了,否则不可能敲响醒神钟。
  此刻千夜对原力操控早已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当下就收了功法,任空中的原力漩涡自行运转,长身而起。那原力漩涡虽在,没有千夜控制,片刻后就会自行散去。
  他出了修炼室,见门外已经站了数名将军,有些还衣衫不整,显然已经睡下,又匆匆赶来。
  “出什么事?”千夜问。
  一名将军欲言又止,道:“大人,您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千夜走上露台,向外望去,顿时一怔。
  整个南青城上空,都被巨大的旋转云涡所覆盖,涡心深深低垂,几乎要压到暗火的屋顶。云涡徐徐旋转,无形压迫感让人心慌,弄不清是天在动,还是地在转。
  云层中有浓郁虚空原力的气息,更有种令人寒毛倒竖的危险感觉,越是修为强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在场佣兵将军中都是悍不畏死之辈,可是没有一人敢深入云层一探究竟。如此清晰而强烈的危险感觉,只能说明一件事,接近就是送死。
  云层中雷光隐隐,涡心处更是不时迸射出紫色雷电。此刻就在千夜面前,一道长长紫电飞出,劈中了暗火的指挥大楼,轰鸣声中,半座大楼就此崩塌!
  面对这宛若天灾般的景象,南青城中早就乱成一团,哭叫声此起彼伏,无数人从住处奔出,逃向城外。暗火佣兵团还算平静,军官和将军们大声喝斥弹压,总算没让那些新兵乱起来。
  千夜身后,一名佣兵将军吐了口唾沫,不满地道:“这些毛头小子,就得往死里操练!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我们在白城都活过来了,还怕什么?”
  众将军大多深有同感。若说生死劫,没什么比白城更多了,一点天灾又算什么?
  不过千夜却是脸色有异,缓道:“这没有什么,应该很快就会散的。看看楼里有什么人受伤没有,尽快救治。另外派些人维持城内秩序。”
  一名佣兵将军听出千夜口气不对,再看看他的脸色,忽道:“大人,难道……”
  千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道:“这个,应该和我刚刚修炼……有那么一点关系……吧?”
  这话说得实在心虚,一众将军却是慢慢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方有人道:“大人您真是……今后若要修炼,还是提前跟我们知会一声吧。”
  众将军纷纷点头。
  “好,我知道了。”
  众将军就此散去,各去干活。千夜看看空中云涡,无奈摇头。青阳王果然是天王手笔,一篇功法光是修炼就天地悸动,风云变色。可是这样一来,还让他怎么修炼?难怪帝国本土门阀世家的修炼之地都豪奢得像用原晶直接砌成。
  千夜烦恼之际,城主府中,纪瑞和关中流本来对坐饮酒,纪瑞手举在空中,酒杯却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他仍是一无所知,只是呆呆看着空中云涡。
  关中流连唤数声,方才把纪瑞惊醒。问起缘由,纪瑞苦笑道:“老了,老了。”
  关中流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再望向头顶云涡,已难掩震惊。
  随着云涡散去,南青城渐渐平静。暗火的指挥楼被紫电劈塌,但好在深夜时分楼里没什么人,只伤了几个夜班巡逻战士。惟一需要苦恼的是又得花时间重建。
  此后数日,千夜再修炼时就格外小心,既然没钱像大世族那般修建专用静室,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来着意控制原力漩涡的规模范围。虽然仍夜夜风起云涌,但至少不再出现头一天那天灾般的异象了。
  效果算是差强人意,只这样修炼,速度还是放缓了。千夜看看暗火征募已经初步告一段落,接下来对自由佣兵的征召也急不得,需要细细筛选,便将一应事务暂且放下,准备了一艘高速护卫舰,前往北陆。
  北陆地广人稀,正适合放手修炼,另外千夜也许久没有过去看看那边建设的怎么样了。
  帝国护卫舰以速度见长,不到半日功夫,北陆就已遥遥在望。出于谨慎,千夜一直命护卫舰沿着东海边缘飞行,不敢深入。东海海底那神秘存在,至今千夜都不知道它的来历目的。但是上一次的经历,他实在不想再来一次。
  行将飞抵北陆时,千夜忽然全身微震,一道无法形容的庞大意识已经罩在他身上。千夜瞬间全身僵硬,连动下手指都极为困难。他都是如此,护卫舰中其它舰员就更是不堪,整个护卫舰骤然失去动力,一头向地面栽去。
  随即护卫舰被无形力场托住,就此悬停在空中。
  千夜感觉在远方,有一双眼睛徐徐张开,向自已望了过来。被那双眼睛盯住时,似乎由内而外都变成透明,再也藏不住一点秘密。这种被看透的感觉上次也曾经经历过,只是没想到在自己实力大进之后,依然在这神秘存在面前如此无助。
  难怪无论狼王,抑或是张不周、鲜血王座,都对东海讳莫如深,以东海陆块之大,似乎大家都没有什么兴趣,罕有真身在东海活动的纪录。
  那双无形的眼睛很快闭上,意识如潮水般褪去,像是对现在的千夜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进一步沟通的打算。
  护卫舰被无形力量托着,徐徐落地,又过片刻,舰员们才逐渐恢复行动能力。舰长冲到千夜所在的舱室,失声道:“千夜大人!刚才……”
  “现在没事了,让大家恢复一下,准备继续赶路吧。”
  见千夜镇定,舰长定了定神,领命而去。护卫舰再度升空,向北陆而去。
  千夜坐在舰中,回想当年海底那次经历,心中恍然,原来海底那神秘存在觉得他现在实力仍然不够,不足以托付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