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友谊之手


小说:重生之苍莽人生  作者:velver
推荐阅读:血争流 流光微醉 EXO奇葩宿舍 陛下的脑子有坑 神级护卫 我的极品女经理  断袖王爷滚一边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龙骑士的我 
  早上锻炼完毕,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多出来了两位客人,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过于的去束缚他们的意思,“我呢?应该不需要做什么自我的介绍了,丁羽?大家都应该认识,你们呢?如果客气的话,做一下自我介绍,如果无所谓的话,就算是了!”
  “丁先生,我们能够参加这一次的行动,就说明我们把一切都给置之度外了!”莫西干头的人很是冷漠的说到,不过手里面的勺子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甚至吃过了之后,又是主动的伸了一下自己的餐盘。
  丁羽接过来之后又是让人给打了两份过来,因为旁边的人也是同样的吃完了!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虽然说身上面没有任何的束缚,但是两个人也是非常的清楚,想要拿下来丁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旁边还有着其他人呢?
  “你觉得我如果想要知道某些消息的话,会通过你们的嘴里面吗?”丁羽反问了一句,随即也是摇摇头,“你们呢?就只是炮灰而已,说了还是不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帮我证实某些事情而已,这个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丁先生这么的豁然?!”
  “昨天晚上的时候有人检查过你们了,手指上面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指纹,想要提取出来可能需要费事一些,其他方面的痕迹呢?也是有着异常明显的改动。不过有一些痕迹呢?还是非常的明显,就比如说你,你的手脚上面呢?茧子非常的明显,甚至身上面的硝烟味道也是相当的浓重,应该是长期战斗所导致的!”
  “所以呢?”
  “所以呀!你应该是属于幽灵的那一部分人,这样的人呢?长期活跃在战场之上了,你的肩膀处有明显的凹痕,这个是一个老狙击手应该有的特殊殊荣,我对此还真的就是很敬佩!”
  莫西干头的人也是点点头,这些痕迹呢?还真的就是太过于的明显了,自己的心里面也是非常的清楚,“你可以称呼我为乌鸦,反正就是一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都好,至于我的名字吗?我自己恐怕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要找寻你的身份呢?其实非常的简单,乌鸦先生,你身上面呢?虽然说经过一定的痕迹消除,但是这种痕迹的消除并不是那么的明显,不是说你洗洗澡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没有想要把你给挖掘出来的意思,因为你的内心还算是意志坚定,说吧!接下来准备做点什么?反正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莫西干头的人显然对丁羽的话有那么一些不解,“我们好像是越境而来的,在某种程度上面算是间谍了吧!在战场之上捕获间谍可以就地枪决的,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所谓的手段呢?只能是增加一些痛苦而已!更何况我已经享用了最后一餐!”
  “严刑逼供呢?是一种手段而已,意志力强悍的话,倒还真的就能够挺得住,我见过这样的先例,而且我也相信你能够应该有这份勇气。”丁羽笑笑,“我对于你呢?还真的就没有多少的兴趣,但是你来到了这里,而且还把目标放在了我的身上面,如果我不给你一点厉害尝一尝的话,你觉得外界会如何的来看待我呢?”
  “如果就是我的小命,那么尽管拿去好了!”莫西干头的人很是平静的看着丁羽,真的是没有把自己的生命当做一回事情,反正都已经这个样子了!
  “我呢?如果不是在战场之上的话,还真的就很少开杀戒,虽然我手上面的人命还真的就不在少数,但是我还是能够很好的控制我的情绪,但是你呢?就不太一样了,我昨天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如果就从外表来看呢?你不会超过四十岁,但是你身体的技能呢?已经开始大幅度的下降了,如果依旧留在战场之上的话,说不定那天就去见上帝了!”
  哎!莫西干头的人也是点了一下头,“有这样的感觉,听说丁先生你是医生,今天一见,还真的就是非同凡响,你的确非常的出色!能够从细节上面看出来诸多的问题!”
  “你来杀我,但是现在呢?已经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了,但是你呢?还是具有相当的危险性,而我呢?又不想大开杀戒,所以我呢?给你留下来一个深刻的印象,换句话来说,我会给你留下来一个记号,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号!”
  “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号,这个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太绝对了呢?”说这个话的时候,莫西干头型的人也是大笑了起来,因为在自己看来,丁羽的表现有那么一些异想天开。
  “没有什么绝对的!”丁羽非常有自信的说到。
  在丁羽的示意之下,两个安保也是把莫西干头的上衣扒了下来,然后背对着丁羽,丁羽的手上面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针灸盒子出来,五根针灸针也是被扎在了身上面,时间差不多十五分钟的时间。
  “感觉很是舒服!”莫西干头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也是很不解的看着丁羽,就是给自己扎了几针而已,虽然说自己没有看到,但是旁边的人应该看得很是清楚,他对自己摇头,很显然并没有什么发现!
  “舒服就对了,如果不舒服的话,那才真的就奇怪了!”丁羽收拾好了自己的针灸针,“在你的身体里面留下来一些特殊的东西,至于功用究竟是什么吗?就不告诉你了,保持一下神秘感貌似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谈一谈接下来的事情吧!有什么打算?”
  “丁先生要放任我离开?”
  “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们都是炮灰而已,对于我来说呢?没有意义,对于军情五处和英国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何必亲自的动手呢?如果你们的运气足够的好呢?应该可以在军情五处和英国的追剿之下活下来,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做选择的机会!”这个话有些自嘲,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讽刺。
  “我还真的就不太想着去祝福你,不管是你听从命令,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至少我们是站在对立面之上的!”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挥挥手,“行了,我会让人送你离开的!”
  安保并没有其他什么多余的动作,送他上车离开,直奔机场那边而去,转机离开,至于究竟要在什么地方降落,这个问题就不归丁羽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刚才的谈话很是愉快!”丁羽冲着剩下来的这位,微微的一笑,“不过你跟他的情况呢?应该是不太一样的,你身上面呢?并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示,肌肉的线条不够标准,脂肪的含量过高了,你应该不是行动人员!如果不介意的话,自我介绍一下!”
  “迈克尔哈格里夫斯!”地上面的这位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因为相对而言,自己的身份就太好调阅了,自己并不是那些幽灵,而且就算是幽灵,也是有机可查的,更何况自己本来呢?就是有相当身份的人!
  “哈格里夫斯,看来还真的就是军情五处的人,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这有关系吗?”哈格里夫斯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于丁先生你来说,应该是毫无意义的吧!既然是没有意义的,问及的话也是让人耻笑的!”
  “乌鸦先生呢?如果不是被炸晕了,应该不会被生擒活捉的,而你呢?情况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彼此之间有着相当的差距,那个坑洞的计划呢?应该是你想出来的吧!看得出来,你有着相当重要的使命,不然的话他们也绝对不会带着你这个累赘!”
  “这个话还真的就是让人听了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哈格里夫斯摇摇头,“这确实是一个失误呀!五名队员,四个行动人员,只有我一个不是行动人员,这实在是太过于的明显了!但我为什么不能够就是诱饵呢?”
  “先前被送出来的炮灰呢?他们是你们当中最没有意义和价值的,这里面呢?应该有所谓的刺头,也可能是真的仇恨者,他们对于整个计划是赞同的,但是他们的心中呢?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呢?就是军情五处的一个另类计划而已!计划在没有完成的时候,计划的制定者和联络者是不能够出现问题的,就算是拿自己来填坑,也需要有继承者的,那些幽灵呢?执行命令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让他们做其他的事情呢?就显得有些不太够了!”
  “是一个理由,而且还是让人真的无法做太多反驳的理由,所以你让他离开了!”
  “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战士,这一点我也不否认,如果我当初在部队的话,单对单的较量,我恐怕未见得是他的对手,但是那个环境呢?太过于的单一了,放置到大环境当中呢?他就真的有那么一些不值得一提!”
  “也就是说,如果在部队当中呢?我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就好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的轻松!”哈格里夫斯笑着的说到,所以放下来手中的餐盘,“东西呢?一点都不美味,我真的不是那么的喜欢!”
  “东西是真的不美味,这一点我也承认,但是可以很好的保证营养和能量,更何况这里的条件也不是那么的合适,我是让两个孩子出来锻炼修行的,又不是让他们出来游山玩水的,希望他们更多的接触一些大众,而不是最终成为孤家寡人!”
  哈格里夫斯愣了一下,随即也是开口说到,“抱歉,连带着两个孩子被掺和了进来,但这个并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只是想要针对丁先生你,并没有要针对其他人的意思!”
  “我知道,因为这本身呢?就是一种禁忌,我曾经很多次的利用这样的禁忌,但是真的要让我出手呢?我觉得我本身还是一个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神,更何况我也不觉得我就是神!”
  “人贵在有自身的束缚性!自我进行约束,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这一点我赞同!”丁羽从自己的怀里面掏出来一个雪茄盒,递了一根给面前的哈格里夫斯,“尝一尝,绝对的好东西,市面之上绝对不会流通的,家里面自作的一些小玩意,不过大家倒是非常的喜欢,我平常的时候也不怎么送人!”
  “味道很是纯正!”放置到了鼻子底下,哈格里夫斯深深的嗅了起来。”如果有威士忌的话,我觉得会更好一些!丁先生你说呢?”
  “抱歉,还真的就没有,带着香烟和雪茄是我的一点小嗜好,我对于香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至于酒水呢?就更没有太多的爱好,我本身呢?是一个医生,对于这样过于刺激性的东西,我也就是品尝而已!”
  “我了解过丁先生你的资料,在我个人看来,丁先生是一个严谨的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丁先生你竟然是如此自我约束的人!如果没有这一番谈话,我是真的想不到!”
  “我不知道你对于中国的文化了解多少,我读孟子的时候,记得这么一句话,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孙膑兵法所云呢?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所以做人呢?始终还是需要有敬畏之心的!”
  “那个是不是意味着就没有进取心呢?”
  “所谓的敬畏之心跟进取心在我个人来看,完全就是不同的,我做任何的事情呢?都保持了这样的心思,而所谓的敬畏之心呢?也是让我有了相当的成功,当然了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呢?没有问题,至于日后旁人怎么来评断,这个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丁先生并没有要痛下杀手的意思,说明丁先生对于整个事情有着相当自我的判定!”哈格里夫斯也是摇头,这个时候他也是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不过丁先生,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能够理解,是因为你有着绝对的自信?”
  整个事情呢?是军情五处勾画的,自己也是其中的参与者,自己很是清楚,这里面是不可能存在鼬鼠的,如果说真的有鼬鼠的存在,局势也不会演变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我是什么好人,其实在军情五处很多人的眼睛当中,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丁羽说出来这个话的时候,表情也是相当的无奈,“其实呢?大家都想要做好人,不管是谁做任何的事情的,都喜欢把自己放置在正确的位置上面,也就是说,希望自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面,希望自己是神!”
  “有些绝对,但貌似仔细的感悟,好像也是有相当的道理!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错的,哪怕本来就是错的,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去面对!”
  “失败是常有的事情,谁也不例外,我当初的时候退役,还不是因为受伤了,当时的时候小命都差一点丢了!想一想也是相当的后怕!”
  哈格里夫斯脸上面的表情有那么一些抽动,受伤了?怎么不直接的就嗝屁呢?那样的话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麻烦了!上帝呀!你当时的时候是不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很可惜!”究竟是可惜什么,恐怕只有哈格里夫斯自己能够说的明白了吧!
  “没有什么可惜的,人生的机遇呢?可能就是在这里了,我受伤退役,但是出来之后倒是有了新的一番天地,哈格里夫斯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嗯?哈格里夫斯脸色也是微微的一变,因为自己已经听出来了,丁羽呢?是在向自己伸出来了友谊之手,应该可以这么的说吧!但是这个友谊之手自己真的敢去触碰吗?但如果说不去触碰的话,又是一个什么结果呢?
  “丁先生,我就是一颗棋子而已,甚至可以说就是一颗弃子而已,并没有什么作用!更何况现在还落入在你的手里面!”
  “所谓的作用呢?并不在于自身,而是在于别人怎么的去看待!”丁羽脸上面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就是这么的看着哈格里夫斯,“我可放走那个莫西干头,自然也能够放了你,但是相对而言呢?你的价值有些不同,因为你不属于背叛者!你是鼹鼠呀!”
  鼹鼠?这个词呢?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好听,现在知道自己是鼹鼠的人?究竟还有多少,军情五处里面知晓的人呢?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而带领的这个小队呢?还有一些人现在还是活着的,连带的责任又会有多少呢?
  “我还有选择的权利,不是吗?”
  “当然了,你自然有选择的权利,谁也不能够阻止你,反正我是不会的,去拥抱上帝呢?也不算是一件坏事!”丁羽这个时候也是说出来了哈格里夫斯的心中所想。
  不就是想一了百了的解决所有问题吗?可以呀!自己又没有逼迫他,只不过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