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兴致弱弱


小说:重生之苍莽人生  作者:velver
推荐阅读:血争流 流光微醉 EXO奇葩宿舍 陛下的脑子有坑 神级护卫 我的极品女经理  断袖王爷滚一边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龙骑士的我 
  “丁先生,你真的是非常厉害,让我还真的就很是无语!”哈格里夫斯很是诚挚的说道。
  “其实你也没有必要这么的害怕和担心的,我对于情治部门的人员呢?还是很有好感的,在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就是一份工作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说是不是?”
  “情治部门呀!”哈格里夫斯也是感叹了一声,“真的要是走进了这条路呢?其实是非常悲催的,有的时候是真的没有选择的余地,现在轮到我来做这个选择了,不过丁先生,我就是一只鼬鼠而已,这一点呢?你也是非常的清楚,你相信一直鼬鼠吗?我并不这么的觉得!”
  “我先前的时候说过了,没有谁能够看清楚自己的价值所在,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就不一样了,我至少从你的身上面看到了相当的价值,你能够成为这个小队的主导者,甚至把巨大多数的人都给送到了上帝那里,这个分量就已经足够了!”
  “听起来好像真的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听说小威廉呢?好像现在也是在英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你们两个人会有着诸多的共同语言,我不知道你们当初的时候是不是一起合作过,但毕竟曾经一同的共事过,我想这个有助于你们的相互了解和配合!”
  “我是真的希望我能够在监牢当中,或者是去见上帝的路上面,跟你谈话呢?是一件幸事,但同样也是非常的不幸,因为我的余生呢?已经是黑暗一片了!”
  “证明一下自己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呢?不倾向于动用太多暴力的手段,这样的谈话方式你难道不觉得很有意义吗?”丁羽掌控着绝对的主动,甚至是无以伦比的信心,因为哈格里夫斯呢?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丁先生,就算是我回去了,恐怕也逃脱不过军情五处的追杀!这是一定的!”
  “躲迷藏而已,我相信这个对于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不是行动人员,小威廉呢?也同样不是什么行动的人员,至于你究竟要怎么的跟军情五处交流,这个问题吗?你可以自行的来决定,反正你也不是我的人,是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小威廉好像也是不是丁先生的人,至少现在不是?”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好像听出来了这个话语当中另外的意思,“你想要跟军情五处谈一谈?”也没有让哈格里夫斯继续的说下去,丁羽微微的摇头,“说起来呢?你可能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金呢?对于小威廉很是看好!”
  “金主管?!”哈格里夫斯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金对于小威廉非常的看好,很多的事情都是金在背后看着,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一向都不是亲自过问的,小威廉想要加入其中呢?不是说你做出来了选择就可以的!我需要的是他的能力,这个不假,但是能力不足以代表一切!”
  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是在评价小威廉,但是哈格里夫斯很是清楚,这个话也是针对自己的!丁羽认可自己的能力,但是这个并不是自己加入到丁羽体系当中的根本!
  “既然金主管都垂涎了,小威廉都不足以加入其中,丁先生,我现在有那么一些忐忑了!”
  “反正你来到了这里,也没有打算活着回去吧!本来就是一颗弃子而已,所以现在还是谈一谈条件吧!我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丁羽摆了一下自己的手。
  “条件?!我的家庭出身不是那么的好,父亲是一名酒鬼,母亲呢?早就已经离婚了,现在在瑞典了,大概是在那里吧!我没有多少要去查询的意思,我有一个女儿,跟妻子也早就离婚了,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
  “家庭的原因呀!”丁羽微微的感叹了一声,“想来你的女儿应该是跟从她的母亲了吧!我可以确保这些人的安全问题,我想这个面子呢?军情五处还是应该会给我的,再有呢?你既然做事情呢?后顾之忧,是我应该为你所解决的,所以这个并不算是条件!”
  “其他的条件呢?可能都无所谓了吧!”说这个话的时候,哈格里夫斯也是垂下来自己的头。
  “应该还有,但是你不想说,这件事情呢?是不可能记录在案的,知晓的人呢?也是屈指可数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告知你一个消息,军情五处那位新上任的处长呢?这个时候正举起来手里面的屠刀,反正就我现在所得到的消息来看,会有不少的人头落地!”
  听到丁羽的说话,哈格里夫斯也是猛然的抬起来自己的头,眼神之中多有痛苦,重重的哀叹了一声,“这件事情是他筹划的,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作为这个行当的老手呢?肯定会留下来些许的痕迹,这件事情你自行的来处理吧!也算是对于你自身的一个考验,你没有说什么所谓的待遇,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苛刻的人,这一点呢?还是强调的说一下,有人会给你做这个方面的办理!”
  随即丁羽也是招呼了一下旁边的安保,交代了两句,随即重新的看向了哈格里夫斯,“事情差不多已经完结了,该说的呢?都已经说了,剩下来的吗?就看你自己的!就这样!”
  话毕,丁羽也是站了起来,“天气不错,看起来今天刻意继续的行进了!”
  看着离开的丁羽,哈格里夫斯也是微微的摇头,没有接触到丁羽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家伙厉害,但是接触了之后才发现他竟然是如此的可怕,自己是真的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自己还能够回去军情五处吗?不可能的,在军情五处那里呢?自己就是一个背叛者而已,而且因为当初过来的时候,也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所以根本就不会留下来任何的资料,自己就算是回去了军情五处,也会被当做叛逆者,直接的被处决的。
  虽然说自己已经成为了叛逆者,但是在哈格里夫斯的想法当中呢?自己并不想成为叛国者,因为叛逆者跟叛国者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也许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坚持,其他人会知道吗?
  再者一个问题,丁羽对于自己就是真的相信吗?原本的时候自己以为小威廉呢?肯定已经成为了丁羽的人,种种的迹象都表明了这一点,但是现在丁羽亲口的告知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情,小威廉还没有成为丁羽体系当中的人。
  把自己放置到小威廉的身边,本身就是一种警告,当然了也是存在着让彼此之间相互督促的意思,自己不管是做什么事情,背后呢?都是有一个影子。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丁羽给考虑的太过于的周全了!自己是真的没有其他的什么选择。
  再者一点,自己出现在小威廉的身边,能够瞒得住五处吗?根本就不可能的,到时候五处会不会选择对自己下手?而那个时候自己又应该做什么样子的选择?
  在困惑当中,哈格里夫斯被送走了,丁羽抓回来两个人,然后又给放走了,但是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去提及这个方面的事情,丁羽并没有就晚上的事情发难,同时还留下来三具尸体,昨天晚上重伤的哪一位呢?已经嗝屁了!
  如此的情况之下,就没有太多人要捅破这个事情了,彼此的心里面也都是心造不宣的!至于那两个家伙究竟会被丁羽如何的来处置,也没有多少人要去问及的意思!
  至于剩下来的那些活口吗?不好意思,就没有必要做太多的交代了!反正都是炮灰,倒也不至于直接的就枪毙他们,但是他们的下辈子呢?恐怕就真的就要永无天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情况就大致上面会如此了!
  不过丁羽这边还没有等开始行动的时候,变故来了,看着降落的直升飞机,丁羽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让大家开始收拾吧!前路还是很宽广的,我们还没有进行完考验!”
  看着带头走过来的人,丁羽也是下意识的就是撇了一下自己的嘴,倒是两个小家伙看到了来人,也是挣扎的挑了起来,“三舅爷好!”
  苏泉直接的就把两个孩子给抱了起来,甚至还嬉闹了一番,看向丁羽的时候,也是叹了一口气,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呢?还真的就不好说什么,带着两个孩子冒险,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究竟是是怎么想的?这个还是当爹的吗?
  嬉闹了一阵,也是放任两个孩子离开,苏泉也是发现两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依旧还是跟以往的时候一样,快乐、开心,真不知道丁羽究竟是怎么教育的孩子,当时的情况呢?两个孩子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这件事情家里面暂且就只有我知道!”坐下来的时候,苏泉很是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带着两个孩子冒险,真难为你竟然能够做的出来!”
  但是这个话对于丁羽来说,完全就是对牛弹琴,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三舅,你亲自的过来了,感觉事情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对味呀!你可不是为了两个孩子就会亲自动手的人,事情现在都已经完结的差不多了!来了好像没有多少用处的!”
  “你少跟我扯开这个话题,家里面不知道多担心两个孩子,你小子倒是好呀!让两个孩子置身这样的危险当中,怎么个意思,看样子你现在依旧不准备回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危险,你总需要为两个孩子考虑考虑吧?”
  “三舅,我这边还有诸多的事情呢!”一句话也是直接的就给堵死了,孩子究竟要如何的教育,这个问题呢?自己的心里面有数,不是说自己就不听劝,这个完全就是两回事情,自己也知道三舅的好意,但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必要。
  苏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着丁羽哼了一声,“我告诉你小子,如果两个孩子蹭破一块皮,你知道家里面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他们两个人呢?可是家里面的宝贝疙瘩,就算是小刚呢?也比不上,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
  看着自己的外甥沉默应对的时候,苏泉接着的说到,“我听说你把抓住的两个人全部的都给放走了,你已经说服了他们,效率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高呀!那边也是抓住了几个活口,但是现在呢?一个个跟红了眼的斗牛似的!”
  “都是一帮炮灰罢了!”丁羽也是丝毫的不客气,“讲一讲道理就好了,他们愿意听的话自然好,如果说不愿意听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更何况我又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人,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天有好生之德!”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跟我扯淡了!”苏泉也是摆着自己的手,“你这些话糊弄鬼去吧!我先前的时候接触过他们了,都是一帮幽灵,还有就是军情五处的叛徒,他们的目的呢?就只有一个,针对你!其他的吗?没说的!”
  “我对于这些炮灰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兴趣!”丁羽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兴趣,自己倒也不至于因为这个问题,跟自己的三舅磨嘴皮子,“他们呢?根本就是炮灰,谁都知晓这一点的!”
  “但是他们的身份呢?不一样,曾经战场上面的幽灵,而且还有就是军情五处的人,你应该知晓,我主管欧洲司,对于其中的问题呢?很是有兴趣,现在有人主动的送上门来了,这个是一个机会!”苏泉也是信誓旦旦的样子。
  “基本上不可能!”丁羽也是毫不客气的就捅破了这个气球,“先前的那个家伙呢?是一个保险,哈格里夫斯呢?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我还真的就说不好!这个家伙的心思呢?还是有那么一些复杂的!”
  “你连名字都能够问出来?”苏泉也是下意识的就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看得出来,他对于你呢?应该是相当的惧怕了!”
  “军情五处那位新上任的处长呢?一直都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机会,不过这一次倒是有人把这个把柄主动的交到了他的手上面,人头会落地不少的!”丁羽倒是不介意透露这个方面的消息,因为不会隐瞒太长时间的。
  “消息传递的这么快?”苏泉看着自己的外甥,“你在军情五处埋人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你就不怕出现什么问题和状况?”
  “这个跟是不是埋人了没有关系,只不过是事情的演变罢了!很容易推断出来的,虽然说那位上任的时候动了屠刀,但是重重的举起,轻轻的放下,他根本就不是情治部门的人,虽然带了不少人进去,但是想要掌控军情五处,那又那么的容易!”
  “你小子不来情治部门,真的是太可惜了!”
  “我对于情治部门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感觉,换句话来说,背负的太多,这个是我所不愿意的!”丁羽对于这个事情也是予以了否认,自己给与相当的支持,没有关系,但是让自己掺和其中呢?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本来我想要把人交给你的,留着他们呢?还真的就没有多少的意义,但是我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担心,真的要是交到你的手上面,你给送出去了,这个事情不好交代呀!”
  这个话说的,让丁羽也是感觉牙根痒痒,你们放了也就放了,何必还要如此的来挤兑自己呢?就是为了让自己难堪吗?所以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
  “交代还是不交代的呢?也就那么一回事情而已,废物利用倒也是不错,但是这个手法是不是稍显有那么一些坏了?”借刀杀人,直接的就把这个家伙送回到英国那边去,英国方面究竟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呢?
  不动手的话,这帮家伙呢?是反叛者,但是动手的话,正好落入到了诡计当中,但是两权相害取其轻,最后的结果呢?还是动手的话,更为的让大家满意一些,明知道这个是中国方面使坏,但是能够怎么样?这颗苦果还是需要咽下的。
  让自己的外甥背黑锅呢?是苏泉早就考虑好的,因为这些人呢?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关押的话只能是浪费粮食而已!而且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这些人本身已经没有了什么价值,但问题是自己的外甥呢?精明的跟鬼一样!
  “那么换一个说法吧!这些人呢?交到你的手上面,我需要跟你商谈一下英国方面的事情!”
  “一定要这么的去做吗?”丁羽表示了自己最为严重的不满。
  “至少还是需要让他们稍微的有价值一些,不是吗?”苏泉也是百无聊赖的说到,“英国的事情呢?家里面还是比较的关注,你小子呀!这个圈画的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把英国明面之上的势力都给撤出去了之后,也是让人很感叹,少了很多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