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刀番外(5) 带个口信


小说: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作者:扇骨木
  为了婉儿伤及她的性命,他们不会同意。
  尤其是慕斯,他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对巫小刀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和爱护。让他用她的生命换婉儿的性命,他宁愿选择和婉儿一起去死。
  至于付铭昊,就更不会让她去死了。
  没有人明白巫小刀的意思,她要是不说明白,估计慕斯他们也不会让她这么做。
  “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她说。
  婉儿和她的丫鬟惊讶不已,付铭昊和慕斯早有猜测,却还是惊诧地皱起了眉头。
  付铭昊想要打断她的话,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懊恼自己的这个想法,于是杵在原地没动。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大陆,你们这是其中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这里的人并不能修炼。可是在我们那里,很多人都是能修炼的,我也一样。后来我因为意外跌落到空间裂缝里,出来后就到你们这里来了。”巫小刀缓缓说道。
  “修炼,那是什么?”婉儿好奇地问道。
  “就和这里的内功差不多吧,不过比内功要厉害些。”巫小刀说着打出一个小火团,然后又收了回去。
  众人看到她掌心突然发出火焰还吓了一跳,还没看明白,她又换了个其他的灵技。
  她只调动了一点点灵力,就将院子边上打了一个洞,那威力让人忍不住瞠目结舌。
  “好厉害!”婉儿惊叹道。
  巫小刀让他们知道了修炼是什么后继续说道:“我从空间里掉落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我身体不能调动灵力,虽然最后调动了一些,却还是将那个人和马给砸死了。”
  “你说的自救,和这个有关?”慕斯问。
  “我娘……”巫小刀看了慕斯一眼,“我家人都很厉害,如果我在这里渡雷劫,我娘他们应该会知道我的消息,来救我回去。”
  “你要回去?”付铭昊问。
  巫小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我的世界不在这里。”
  见她态度坚定,他们也不再说什么。她要回家,他们没有立场反对。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付铭昊问。
  巫小刀摇了摇头,道:“你们帮我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就好了。”
  付铭昊和慕斯明白,定然是渡劫的时候会引起太大的动静。
  京城外哪里人烟稀少,他们都了如指掌,因为婉儿只能坐马车,他们花了三天时间才到那条山脉里。他们让人将山里的猎户都驱赶出来,确保山里没人后才让侍卫在附近守卫。
  婉儿从马车上下来,巫小刀一挥手,一张贵妃椅和一张简易的桌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到上面去躺好,为了不让你弄伤自己,我会将你固定在椅子上。”巫小刀说,“这个过程有点痛苦,你要忍住。”
  婉儿好奇她怎么突然拿出这些的,躺在贵妃椅上后还觉得新奇。听到巫小刀的话,她点头道:“你将我绑起来吧。”
  巫小刀拿出绳子,让慕斯将她的手脚绑在贵妃椅上,然后拿出丹药给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吃下,接着用灵力将她的五脏六腑都保护起来。
  对于一般人而言这个动作并没有什么危害,但是对于婉儿而言,却像是酷刑一般。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被什么撕扯着,不止五脏六腑,似乎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疼痛。而她的皮肤奇痒无比,她想要伸手去挠,才想起自己被绑起来了。
  “啊——”身体的疼痛和奇痒让她发出痛苦的嘶吼,看得慕斯心疼不已。
  “怎么会这么痛苦?有没有办法能减轻点痛苦的?”慕斯问巫小刀。
  “与天争命,岂是一般的事情。”巫小刀望着天空,看到乌云慢慢凝聚。
  慕斯语塞,是啊,这种事情岂是一般的事情,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成功。
  付铭昊也抬头看天空,见刚才还是万里晴好的天空下出现朵朵云朵,眉头皱了起来。
  等时间差不多了,又去给婉儿把了把脉,婉儿此时已经疼的几乎晕厥,不过现在她能感觉到疼痛在减弱。
  “好了,已经替你阻断了天道对你生命力的摄取,不过你之前损失的没办法立马补回来,后面将养着就好了。”巫小刀说,“慕斯,她身上的疼痛还会持续一会儿,你让人将她抬出去。你们俩也跟着出去,一定不能让人到山里来,不然会被当成一起渡劫的人,会被雷劈死的。”
  慕斯挥手,有几个侍卫上前将婉儿和贵妃椅一起抬下去。
  付铭昊看着巫小刀,说:“你真的可以吗?”
  “应该可以吧。”巫小刀自己也没把握,“如果我没被劈死,后面的日子就要你们照顾一下了。”
  说着,她拿出几瓶丹药,放到付铭昊手里,说道:“我要是没死,就将这些丹药都给我吃下。”
  她看着付铭昊,下意识的就相信他不会害自己。
  付铭昊握紧玉瓶,声音暗哑:“好。”
  慕斯和付铭昊往外走去,走了两步他回过头问:“你之前说我们认识,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巫小刀一怔,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是怕自己死了没人告诉他吧。
  她还以为他真的不好奇呢!
  “你是我娘的徒弟。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巫小刀说完,见两人磨磨蹭蹭的不走,天劫已经在锁定渡劫的人了,一挥手,一道力量就将两人送出了老远,然后身子一跃飞到了半空。
  付铭昊和慕斯的侍卫也算是见多识广,仍然被停留在空中的她惊住了。
  这和他们的轻功不一样,她是真真切切地飞在空中。
  难道她真的是仙人?
  巫小刀头上的乌云越来越厚,她看到躲在劫云里的云魂,开心的笑了:“云魂你可得给我放放水啊,还有,帮我给我娘带个口信,让她到这里来救我,回头我请你喝果子酒。”
  云魂看到巫小刀也是醉了,她怎么跟她娘一样找劈呢?还敢跟它提要求。不对,她就是想让自己给她带信,才将自己招来的吧!
  想到这,它毫不犹豫地放下了第一道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