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0章 真实的帝王


小说:全职法师  作者:乱
推荐阅读: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心动萌然 拽妃难养 对不起,掉线了 奥古斯都之路 双面丫鬟 王爷绝宠废柴妃 金枝菜叶 妖颜媚蛊 小皇帝慢点,疼! 

  “继续!”
  “神恩浩荡!”
  屋檐上,那些施展着超阶群法的圣城法师们再一次描画起了绚丽的星座、星宫来,密密麻麻的星子在楼房、房屋的上方,庞大的魔法气息更在光辉最耀眼夺目的时刻如风暴一样涌动。
  汇聚,不断的汇聚,这一次所有进攻的圣城法师动用得正是最具杀伤力的火系魔法,漫天的火点驱散着降临在圣城中的黑色邪气,燃烧的光将上百公里的夜空都映得通红。
  一声令下,所有的火点蓬勃窜起,它们将斩空所在的地方给彻底围困了起来。
  有赤色的火幕铸成了一座高山般的山炉,有流动的岩浆在山炉中喷溅,更有无情的熔焰在将山炉中的一切烧成灰烬。
  巨大的火焰熔炉可谓是拔地而起,斩空身躯与山之熔炉比起来根本不成比例,渺小到不及熔炉中千万飞扬的火烬!
  “炼魔场,净除!”
  飞扬的火烬在随机的组合,每隔一秒钟的时间就会有一个对冲的火焰门图出现在斩空的两端……
  整个火焰熔炉本身就拥有可怕的高温焚灭效果,这一个个在烈火熔炉中诞生的火焰门图更让其中的炎力加剧数倍。
  火焰门图喷发出溶浆巨流,横穿过斩空的身体。
  没过多久,三百六十度数之不尽的火焰门图喷发出这样的溶浆巨流,疯狂的洗礼着这个亡灵帝王!
  黑色的铠袍依然立在那里,光灼不穿他的铠甲,火焰又怎么可能融得了他的战袍,任凭火图对冲,任由熔炉灼烤,斩空踩着满地的鲜红烈焰继续前行着,那双眼睛却比任何光辉、艳炎要鲜明,鲜明得让那些站在两旁的圣城法师们感到不寒而栗!
  “圣城的火与光,难道是杂耍般的烟火?”
  “如果你们就这么一点点除魔能耐,便不要谈什么千年宁静,今夜就让你们从历史的长河中彻底消失!”
  斩空停住了步伐,铁靴猛的往圣城大地上一踩。
  顿时,那毁天灭地的熔炉之火彻底熄了!
  黑暗重新统治,弥天火光消失殆尽,高温骤降,亡灵气息的冰冷又一次席卷,这明明是可以焚烧一片天、引燃一座山脉的天地巨火,却轻蔑的一脚被踩灭。
  看着重新黯淡下去的圣城大道,所有的圣城法师被燃起的斗志也好像随着这一脚下去彻底消散了。
  这是怎样强大的力量才可以这样无视超阶群法,才可以把人类最鼎盛的超阶魔法当作小小的烟火给摁灭??
  亡灵,即妖魔,帝王级的存在一直都是人类历史上不敢去冒犯的,如今圣城布置下天罗地网让一位帝王单身赴会,光与火的超阶被他狠狠的嘲笑!
  远远不够,这些在人们心目中最强盛的魔法在亡灵帝王面前远远不够,这座圣城的光辉普照仅限于弱小的人类,放在整个庞大恢弘的世界,放在妖魔帝王面前,都是杂耍戏法!
  “只有付出生命,才会让你们铭记自己的微不足道?”
  “我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沉睡已久的帝王之一,远不及撒哈拉、南极、百慕之尊强大,可让你们从所谓的魔法盛世梦境中醒来,却易如反掌!”
  斩空双眸彻底释放出血色光来,滔滔魔气从阿尔卑斯山的连绵山脉中翻滚过来,如翻天黑啸吞没了人们所能够看到的一切天幕、山脉、地平线,磅礴浩瀚的亡灵气息扼住了圣城每一个人的喉咙。
  呼吸,呼吸,拼命的呼吸,大地圣城的人们恐惧的剧烈喘息着,眼睛里充满了死亡前的痛苦挣扎。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魔法师,人们看到了血红色的目光,看到那个黑色铠袍身影,更看到了绝对的死亡之息在紧紧的锁住了自己的咽喉。
  大地圣城里,没有人在这股帝王死息中丧命,但他们正如亡灵帝王说得那样,体会到了渺小,体会到了自己视如珍宝的生命、崇拜的魔法之力和帝王级生物比起来真的微不足道!!
  大地圣城上,凝视这场斗争的人虽然没有死去,可在倒映圣城里,那些为这千年宁静而战的圣城法师,他们站在屋檐上正为下一个魔法做准备,此刻却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雕……
  尸雕中依旧不断的溢出黑色的浊气,像群蜂归巢一样聚拢到了斩空的手掌上。
  握住这些圣城法师的命气,斩空缓缓的低下头,贪婪的嗅了一口。
  痛苦再一次消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平和,就连干枯的血管都好像有什么在流淌,死石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美好的记忆在脑子里回荡,但这一次不会再带来那种撕心裂肺的折磨了。
  亡灵最奢侈的不过是回忆一下生前的美好,可回忆是奢侈品,没有千百条鲜活的生命做支撑,越回忆就越痛苦!
  怨念、仇怒、贪婪、残暴,本该与亡灵同行。
  不是摒弃,是新的开始,是本能,更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只是,亡灵又无比的痛恨与厌恶自己。
  他甚至不敢抬起头去看远处秦羽儿的眼睛,在舒畅无比的吸上一口鲜活人气后,斩空又浑身一颤。
  一想到自己这丑陋恶心的样子被爱的人目睹,斩空便恨不得用手从自己的头颅上往下撕,撕成碎片才会罢休!!
  想痛苦的流泪,用精英的泪水表明自己也痛恨自己,眼睛里挤出来的都是污浊的血……
  内心刚因为吸食了活人之气平静。
  平静的思考时,却痛恨身为活死人的自己。
  痛恨便带来无尽的痛苦与愤怒。
  痛苦与愤怒就需要靠杀戮与吸食活人之气来让自己平静。
  “嗷~~~~~~~~!!!!”
  又是一声嘶吼,紧接着什么都忘记了,只感觉鲜血在圣城的街道、楼房中涂抹,一个又一个法师倒在血泊中。
  气息已经无法满足了,没有鲜红的血液铺在地上,总是少了点什么。
  人类啊,还是不堪一击,只配做自己行走道路上不弄脏靴子的鲜红地毯……
  ……
  鲜血是那么醒目,莫凡仰望着圣城战场,感受到的是一种颠覆级的统治力!
  这才是真实的帝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