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太子(番六)


小说:重生之悍女青叶  作者:团子123
推荐阅读:冰山天使的复仇恋 山神的休闲生活 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 重生之美丽新人生 与鬼厮混的日子 旷世之蝶 我真是大明星 明星美男之独宠腹黑小 
太子府上灯火通明。..太子又犯病了。今日已是昏迷第二次了。
太子妃彻夜守在太子跟前,滴水未沾。那挺着的大肚子,在消瘦的身子上,越发触目惊心。
“娘娘,您快吃些东西吧。若是太子见了您这般模样,只怕又要心疼了。便是不为太子,也要为肚里的孩子想想啊。”这嬷嬷,是莫青叶替她找的。
嫁进来也有三年了,太子和太子妃两人关系当真是极好的。她曾经也是宫中的嬷嬷,见多了尔虞我诈夫妻离心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得皇家竟也有如此存在。
但遗憾的是,太子身子一如不如一日。幸运的也是,这些日子太子都是赚的了。
从两人成亲那天起,两人就搬出了东宫。如今六皇子立了储君,但却一直还是以大皇子称呼太子。六皇子也不在意,反而也一口一个太子哥哥。横竖他已是最后的赢家,对于一个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的人来说,宽容反而能为他增加更多的呼声。
更何况,众人对于太子,不过是称呼习惯罢了。
梁念雨与晋升平成婚三年,几乎都未曾离开彼此半步。
从成亲那日起,皇后便派了太医随身跟着。甚至便是如今,府上也是有太子常驻。
据说,太子成亲前几日,皇后便请了太医轮番整治。不少太医脸色都极其难看,隐晦的暗示,太子已经油尽灯枯。
皇后当场便晕死过去。
之前太子还是太子,梁念雨还是祭司备选时,她是把梁念雨作为太子正妃人选的。后来梁念雨出了那等变故,太子身子也查出问题。她便未曾再想这些。
她想给太子娶个妃嫔,说句难听的,便是留个后她也能有几分念想。但太子执意不肯,早八百年就该有通房,娶正妃的他,府上竟是一个也没有。她不知劝了太子多少次,太子都淡淡拒绝。久而久之,皇后心里不做她想。甚至想着自己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儿子,好歹也能送儿子到最后一程。
哪知,儿子突然要成亲了。在那油尽灯枯之际。
成亲那日,她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这辈子争权夺势,为了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与儿子小时并不曾亲近多少。甚至她那会儿为了在后院立威,儿子多数都是嬷嬷带大。
直到后来,她想珍惜,儿子却再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皇后一张脸很是憔悴,看着儿子成亲那日红扑扑的脸,她想这是回光返照吧。一颗心几乎都绷紧了,深怕成亲当日儿子就都撑不住。
在那之后,她便跟着一起住进了太子的别院。与那新婚夫妇一起。
她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她怕儿子某一日突然一睡不起。身为皇后,世间最为尊贵的女人。她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每日在妃嫔面前的处变不惊,在别院却是随意一个脚步都能惊得她跳起来。她怕那是报丧的下人。
每天,她都在天堂地狱徘徊。
直到一个月后,皇帝直接召她回宫。
走时皇后的面色很奇妙,亲近的拉了梁念雨的手舍不得撒开,看着梁念雨这辈子都没这么温和亲近过。
太医署所有人断言活不过半月的儿子,在成亲后如今气色越来越好了!便是她后来又找了太医整治,太医都绷紧了脸,又紧急找了太医署所有太医过来。枯木逢春。
所有人摇着头不解的看了半响,就吐了这么四个字。但无一列外,太子暂时不会死了。且找不到原因,仿佛就像只剩一口气的人,突然还有了几口存的。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皇后把一切都归到了梁念雨身上,这两年,待她几乎能比拟亲生女儿。
她不敢奢求,儿子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对于这个还年轻的儿媳妇,皇后是心存感激的。至少在儿子的最后一程,并不孤单。
这些日子儿子面上的笑,比她这辈子见过的都多。
如今三年了,太子今儿昏迷两次。皇后便火急火燎的赶了出来,明明那么一段路,却把人都走憔悴了。
这三年,她走了无数次,也心痛了无数次。但她无比感谢老天爷,没把她儿子带走。
梁念雨脸色微白的坐在软榻上,浑身瘦骨嶙峋,宽厚的衣裳穿在她身上空荡荡的,显得人更是娇弱。
皇后进去时,便看见她眼神眨也不眨的望着昏睡的太子。那挺着的肚子,显得触目惊心。小脸更是瘦的下巴都能戳人了。神色疲倦,却还强撑着。
皇后心里一酸,这别院是休憩过一遍的升平院,太子喜欢清修,便没有几个丫头和下人。外边只有许多暗卫随时待命。
皇后也来惯了,甚至偶尔还能与梁念雨一同去厨房烧火做两顿饭。一家人仿佛普通人家一般。让皇后高兴得很。
“你这傻孩子啊,你这么撑着可不是让母后和平儿难受么!这身子怎么吃得消。”皇后一进门便忙奔着梁念雨走去,摸着她怎么捂不热,似乎又瘦弱了许多的手,皇后眼睛酸疼。
梁念雨一转头便见着皇后脸上的怜惜和珍视,顿时心里一委屈,便拉着皇后的手哭了出来。抱着皇后的腰哭的像个孩子。“母后,母后。我好想他。我好怕。”梁念雨崩溃的哭了出来,这些日子的担忧和委屈再也忍不住。
皇后被她哭的心里一酸,便也抱着她一同低头抹泪。嘴里直道:“苦了你了,苦了你了啊。”
皇后这几年早就把梁念雨当做了亲生女儿,况且每次太子病重,都是她强撑着笑脸迎人,从不见一点苦涩。如今怀孕八个月了,孕期本就难熬,心里又存着事儿。这还怎么忍得住。
梁念雨忙摇头:“不苦,不苦。我想让他看看我们的孩子,我不想他有遗憾。”梁念雨不知为何,这几次太子的昏迷她都似乎有所感觉。
皇后一听她这话,眼泪顿时又下来了。
心里对她的怜惜越发浓郁。看着她挺着大肚子满眼毫不掩饰的深情,皇后突然觉得儿子不枉此生了。
身在皇家,本就身不由己。能得一人真心,已经是奢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