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0章 一念杀生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滚。”
  紫堂宿见了啵啵赶来,眼底的杀机迅速消失了。
  方才,在金刚佛陀阵发动之时,他体内,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有一瞬间的失常。
  金刚佛拓阵失去了光芒,文士连忙搀扶起高城,快步离开了。
  “他们是来抢封天令的?大神,你真是神人啊,未卜先知。不过你那阵法还挺厉害的,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很多和尚?大神,你到底在封天令附近设了什么禁制?”
  啵啵揉揉眼,看了眼封天令。
  这会儿看上去,封天令周围又正常了。
  紫堂宿也没多说,转身就走,空留了啵啵一人在那里对着封天令发呆。
  文士扶着高城,走出了大老远,再替高城治疗了一番,后者才缓了过来。
  缓过来的第一句,高城就呕了一口血。
  “差点丢了命,我说,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那阵法,也太逆天了。佛宗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了。”
  高城顺过了一口气,想到了妨碍被人围殴的事,还是一脸的后怕。
  “你小子傻不成,刚才符道士说的话,你没明白?他根本不是我们这一辈的人。”
  文士怒其不争地瞪了眼高城。
  “这话啥意思,你说那小子是符道士那一辈的,可那外貌也太逆天了吧?”
  高城大惊小怪道。
  若是符道士那一辈的高手,那碾压他也就合情合理了。
  “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说起外貌,你倒是提醒了我。”
  文士沉吟了一声。
  他也在猜测紫堂宿的身份。
  “什么意思?”
  高城纳闷道。
  “那男子的外貌的确很抢眼,无论他是哪一辈的人,光靠那张脸,相信就可以打听出些消息来。”
  文士说罢,取出了随身的笔墨来,几笔下来,就勾勒出了紫堂宿的容貌来。
  “徐兄不愧是太一院的高足,丹青果然是一绝。画得太像了,你是打算?”
  高城看了画像之后,还是一知半解。
  “你我虽然没有得到封天令,好歹也得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这名男子,已经超乎了我们的实力之外,我们必须将此事告诉师门。”
  文士颇懂得一些谋略,主动提议道。
  “也只能如此了,这小子,最好别让我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来历,否则早晚有一天,我高城一定要报仇雪恨。”
  高城恨恨说道,两人这才离开了天罚戈壁。
  封天令旁的这一场闹剧,自然也落入了一直在旁边严密盯防的异魔势力的眼中。
  其中就有帝魔家族的势力,帝魔家族的探子忙将此事回禀了帝魔家族。
  只是此时,帝魔家族中,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厅内,一股凝重的气息正缓缓扩散开。
  长孙雪缨坐在了下首。
  “老族长,晚辈与少族长之间,并无感情。晚辈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与少族长解除婚约,还请老族长同意。”
  长孙雪缨被帝景天盛意款款,留在了帝魔家族。
  许是早有预感,帝景天再三拖延,还不断劝说长孙雪缨,想要督促其和帝释伽早点成婚,并且暗示长孙雪缨,只要她同意成婚,将来帝魔家族内的一切事务,都可交由长孙雪缨来打理。
  帝景天如此一说,等哦听雨将帝魔家族托付给长孙雪缨。
  可长孙雪缨根本没有动心,她还是一口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长孙姑娘,你与释伽的婚事乃是两家长辈定下来的。自古以来,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来取消婚约,可是征得了你家中长辈的许可?”
  帝景天言语间,多了几分质问的意味。
  虽说帝释伽和长孙雪缨的婚事,帝释伽是有些高攀了,可当初,是长孙家的人亲自上门来求婚的。
  他们为了保住襁褓里的长孙雪缨的性命,诚意恳恳,说长孙家绝不会嫌弃帝魔家,两人一旦成年,就会成婚。
  长孙家还会不计一切,辅佐帝释伽,带领帝魔家族飞升到三十三天。
  帝景天这才答应了两人的婚事,哪知道,帝释伽一被废,长孙雪缨就要退婚,此事一旦传了出去,帝魔家族别说是在九十九地,就是在异域,都再难立足。
  帝景天心里自是一千一万个不同意,可他也是老奸巨猾之辈,知道不能开罪了长孙雪缨,索性就以对方的长辈施压长孙雪缨。
  帝释伽无论废不废,可他的命格对长孙雪缨有利这件事,却是千真万确的。
  帝景天相信长孙家的人,可不敢随意拿长孙雪缨的性命开玩笑。
  长孙雪缨的面上,微微一僵,有些不自然道。
  “长辈那里,我自然会想法子说服。”
  帝景天一看,心中暗喜,心道,果然这一次的退婚,乃是长孙雪缨一人的主意,长孙家的长辈压根不知道此事。
  长孙家的家长没有正式发话,退婚之事,帝景天完全可以将其作为儿戏,以长孙雪缨一意孤行为由,不予承认。
  “长孙姑娘,婚姻之事,可不是儿戏,除非你爷爷亲自前来,否则,退婚之事,老夫不予以承认。”
  帝景天说罢,就欲起身。
  “老族长,且慢。无论我爷爷答应不答应,这门婚事我退定了。我不喜欢帝释伽,甚至于,厌恶他。试问如此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嫁给他。他配不上我。”
  长孙雪缨也被激出了几分火气来,当场发作,拍案而起。
  帝景天也挺,也不由变了脸色。
  “长孙姑娘,你这话未免也太过分了些。老夫承认,释伽身受重伤。可我帝魔家族一定会倾尽全力,治疗他。他配不配得上长孙姑娘,如今还为时已早。至于退婚之事,老夫还是那句话,除非长孙家家长亲临,否则,休要再提此事。”
  帝释伽是帝魔家族年轻中的最出色的一个,长孙雪缨看不起他,等同于看不起整个帝魔家族。
  帝景天被这么一讽,也被激除了几分怒气。
  哪知长孙雪缨被呵斥之后,也是冷哼了一声,不冷不淡说道。
  “帝景天,我敬你一声,才喊你一声老族长。你当真以为,我爷爷不来,我就没法子退婚?帝魔家族欺骗在前,我就算是悔婚,也是情理中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