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3章 最强魔功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叶凌月所说的一切,也正是冥日转告给叶凌月的。
  “一部帝魔家族的魔功换一名天魔廷殿主的项上人头,看样子,这次帝魔家族真的被激怒了。”
  秦小川听罢,眉头紧锁。
  尽管人在神界,可秦小川却很担心天魔廷众殿主的安危。
  可他能做的,也只有担心罢了。
  他人在人界,对于异域发生的一切,也是有心无力。
  “帝魔家族的魔功换一条命,而且还是殿主级别的性命,这个奖赏听上去似乎不怎么样。”
  相较于秦小川的担忧,叶凌月刚听到这个奖赏时,还有些诧异。
  帝魔家族死的可是少族长,发布的追杀令却只是一部功法,这个报酬,在叶凌月看来,不算是多么诱人。
  撇开父亲的缘故,叶凌月以为,至少自己不会为了一部魔功,去击杀一名修为难测的天魔廷的殿主。
  九十九地的修炼体系,有些不同,像是神族就很难修炼异域的魔功。
  所以即便是得了帝魔家族最顶级的魔功,也未必能修炼。
  “帝魔家族大部分的魔功,的确不适应异族修炼,但是帝魔家族却有一种,任何族群都能修炼的无上功法。你别忘了,帝魔家族的那老家伙对外宣扬的是,可从帝魔家族的包括里,选取任何一种功法。其中必定也有那部功法。”
  秦小川沉声说道。
  “任何族群都能修炼的功法?那是什么功法?”
  叶凌月不禁好奇。
  “确切地说,那是半部功法,或者说是修炼心法,九命焚天诀。”
  秦小川提到这部功法时,神情又是崇敬,又是恐惧。
  对于任何一名天魔廷的成员而言,九命焚天诀都是让他们又敬又恐的存在,秦小川也是如此。
  叶凌月乍一听到这个名字时,只觉得有几分耳熟。
  “这功法,不是天魔廷的功法?血迟说过,父亲也修炼了那部功法。”
  叶凌月立时想了起来,血迟曾提过,夜北溟加入了天魔廷后,就修炼了这部功法。
  甚至于,凌日的死也和这部功法有关。
  这部功法被称为天魔廷最强功法,其威力足以焚天毁地,可这门功法同时也非常之可怕,一旦修炼,就必须断绝七情六欲。
  夜北溟修炼了这门功法后,行事作风,的确变了很多。
  甚至于,他上次见到叶凌月时,也如同陌生人般,这让叶凌月很是难过。
  “你说你父亲修炼了九命焚天诀?”
  秦小川听得一怔。
  这门功法,的确是天魔廷最高功法,一直是由大长老保管的。
  多少年前,他少年意气,也想修炼这门功法,一直央求着大长老将功法传授给他。
  可大长老却说,他心性不定,需多加磨练后,方可修炼,一口拒绝了他的要求。
  没想到,夜北溟加入天魔廷没多久,就得到了修炼资格。
  这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大长老对夜北溟非常之器重。毕竟九命焚天诀在天魔廷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太宰用法,意味着,只有太宰级别的存在,方可修炼此功法。
  “血迟的消息如果没有出错的话,应该是。照你所说,如果这部功法的心法在帝魔家族。那不就是说,父亲修炼的功法是不全的?”
  叶凌月一听,不由替夜北溟捏了把冷汗。
  作为修炼者,都很清楚,功法如果不完整,修炼起来,事倍功半不说,很可能还会走火入魔。
  “你应该庆幸,他的修炼功法是不全的,否则,炼到了最后,他会成为一具杀人机器,毫无感情可言,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骨肉亲情。只不过,这样一来,你父亲的处境就变得很危险了,这一点,你最好尽快通知,在天魔廷内,小心内鬼。”
  秦小川略一沉吟,话锋忽是一转。
  “此话怎说?”
  叶凌月怔了怔,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帝魔家族对外发布了最强追杀令,相应的天魔廷也会做出举措,不无意外的话,为了对抗帝魔家族,以长老会的行事作风,必定也会发布相应追杀令狙击帝魔家族,他们的报酬必定也是九命焚天诀的修炼功法。天魔廷内想要上位的殿主不在少数,他们必定也很不满夜北溟后来者居上,他们在获取了修炼功法后,一定会想法子获取心法,首当其冲,被刺杀的就会使夜北溟。”
  秦小川不在天魔廷已经有数百年,可对天魔廷的情况,依旧是了若指掌。
  天魔廷每隔数十载都会替换一批殿主。
  这些殿主中,像是秦小川那样外出任务未归的只是少数,大部分的人,却是死在内杠中。
  天魔廷的太宰之位已经空缺多年,并非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能胜任太宰之位,相反,每隔百年左右,都会出现一两人合适太宰之位。
  可这些人,就如当初的秦小川,或死或伤,那都是因为,一旦长老会表现出倾向于哪一位殿主,其他殿主,都会想方设法,将那名候选人抹杀。
  如今的夜北溟,无疑就是处在风尖浪口上的那样的存在。
  “你是说,父亲很可能要面临的不仅仅是帝魔家族的追杀令,同时还需要提防天魔廷内部的威胁?”
  秦小川颔首。
  不管这次帝释伽的死,真凶到底是天魔廷还是说像是叶凌月推测的那样,是奚九夜那帮人,夜北溟的处境无疑都会变得非常困难。
  叶凌月和四方神尊等人都是面面相觑,她们都没想到,异域的形势会变得如此焦急。
  “无论如何,多谢你的提醒,我会想法子尽快通知父亲。”
  叶凌月也有些担心,她最近刚用了一次请神香,本想隔一阵子再联络诸神山,如今看来,今晚就必须再联络一番。
  “我是天魔廷的一员,所说所做,也只是分内之事。你若是真有心感谢,或者想让你父亲命长一些,还是尽快将我送回异域的好。”
  秦小川也很担心大长老等人的安危。
  暗之领的人既然连帝释伽都敢杀,若是直接刺杀天魔廷的高层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