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身体都没有,也敢跟本皇抢人


小说:鬼王独宠:腹黑小狂妃  作者:叶轻轻
  
  望着四分五裂的马车,众人暗中庆幸,幸好大魔拆得不是人。
  当然,有害怕的人,也有不怕死的人。
  比如越凌溪。
  他恐怕是除了云初和君寒渊外,最不怕大魔的人。
  越凌溪上挑的桃花眼露出狐狸般的神采,一张妖艳的脸上挂上了倾国倾城的笑容。
  “魔皇殿下这话说得,云初也未必做得了主。”他懒洋洋的道:“妖孽说了,曲宗主可是他的人,他是媳妇,他想将自个儿的媳妇放在哪里,便放在哪里,云初想管也管不了不是?”
  “你说什么?”绿眸猛然瞪向越凌溪,阴冷的气息渐渐弥漫,妖魔之力像一股可怕的正在凝聚的风暴,风雨欲来。
  越凌溪依旧若无其事的道:“的确是如此,不信你问小云初他们看看是不是?”
  云初不明白越凌溪在搞什么把戏,但她很清楚,到了晚上,妖孽肯定会再来,到时候等天亮大魔又要抓狂了。
  于是,只好轻咳两声:“那个……妖孽确实是这么说过。”
  大魔的表情隐约有些裂了,心中好像有一种自己一直捧在手心中的宝贝被人觊觎了。
  他其实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可是这种情绪一旦涌上自己的脑海,那种像窒息一样的感觉,就疯狂席卷他。
  “他的人?”大魔慢慢的开口,声音中带着一股强烈的阴寒:“一个连身体都没有的人,也敢跟本皇抢人?”
  云初:“……”
  等等,这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云初看着大魔的反应,总觉得好像哪里都不对劲起来。
  他原以为大魔之所以这么在乎小白,是因为小白是他这十多万年来,唯一的一个朋友。
  不仅如此,这个朋友还是为了他而死的,因此在他心中,小白的地位,会比较高一点。
  可是现在看来,云初有种是自己太天真的感觉。
  她自认虽然她在现代听说过不少**bl之类的事情,嘴上也经常把什么……性别不是问题啊,种族也不是问题的这种话挂在嘴边,可是真的从来没把大魔和小白往那个方向想过啊。
  因为她只想过妖孽和小白,在她眼中,妖孽这么喜欢小白,小白要真的跟男的在一起,也应该跟妖孽在一起才对,怎么也没想过大魔居然也有这种心思?
  云初张张口:“大魔,你……”
  大魔直接打断她的话,冷冷的道:“这不是警告,他若胆敢抢本皇的东西,本皇绝对容他不得。”
  云初默默的闭上嘴巴,想了想,又忍不住张口:“可是……”
  “没有可是。”大魔目光紧紧的盯着云初:“你最好转告他,别觊觎本皇的东西,即使他用我的身体,也绝对不行。”
  “……我会转告妖孽的。”云初只好收回前言:“不过,你是在什么立场上说这句话?”
  大魔瞪着云初:“何为立场?”
  云初道:“妖孽喜欢小白,所以才会这么说,那你呢?你也喜欢他?”
  大魔皱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既然你不喜欢,你这么在乎小白做什么?”
  大魔道:“他是为我而死,也是……”也是他的第一个朋友。
  他看着云初认真的眼,突然觉得这句话说出来有些底气不足,索性直接转身:“没什么,愚蠢的人类是不会懂的。”
  云初:“……”
  愚蠢你妹啊!
  明明最蠢最别扭的人是你自己好吗!
  大魔打算赶回昆仑雪域去守护神格,正准备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回头,大魔绿眸重新落在云初身上:“若有一日,你必须在本皇和妖孽间做选择,你选择谁?”
  云初一愣,大魔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回答我。”
  “咳咳,我当然是选择……”云初回头,二话不说抱住了君寒渊:“我当然是选择我家君美人,你这问题问得也太没水平了,你们又不是我老公,干嘛要在你们之间做选择……”
  大魔深深的看了云初一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云初呼出一口气:“好吧,终于把大魔给搞定了。”
  君寒渊低下头看他,黑眸深深:“为何不做选择?”
  越凌溪也道:“我也好奇,小云初你为何不做选择,你就不怕,会激怒得不到满意答案的大魔?”
  “他知道我的答案。”云初望着大魔离去的方向,沉声道:“我已经给了答案了。”
  越凌溪挑眉:“你的答案是谁都不选?”
  云初睇他一眼,高冷的丢下一句:“大魔说得对,愚蠢的凡人是不会懂的,进城!”
  “……”
  马车已经被大魔拆了,他们只能走路进城。
  和云初并肩走在一起的君寒渊突然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懂。”
  云初微微一怔,随后缓缓的笑开。
  为什么谁都不选?
  因为选谁,她都会为难。
  换做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妖孽,可为何现在会为难?
  因为大魔在她心中的位置已经变了。
  所以才会为难,宁愿两人都不远。
  君美人懂,她知道,大魔也一定都懂。
  进了城,众人在城中大厅了一些关于鬼城的传说之后,也在当天离开了山城,回到了昆仑雪域中。
  ……
  昆仑雪域,大雪终年不断,雪一年一年的覆盖,越积越厚,直到将山峰完全的覆盖住。
  这里犹如一个世外的冰原,不适合人类的生存,更不适合妖兽的生存。
  没有谁会愿意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
  “族长,阎大哥他们回来了。”
  暗族族长微微睁开眼睛:“已经回来了么,可有损伤?”
  “回族长,万事安好!”
  暗族族长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这就好。”
  很快,阎厉就回来跟他复命了。
  暗族族长道:“此行可有收获?”
  阎厉重重的点头:“云初说她已经猜到了真相,但还要去龙坤口中证实,还有族长,此次鬼城之心,我们发现了半月族长的转世!”
  暗族族长一点都不意外:“莫要吓坏了那孩子,暗族的责任背负到我们这一代已经足够,这一世,便让她安安稳稳的过完吧。”
  阎厉震惊:“族长您……您知道是谁?”
  暗族族长笑道:“无论是谁都好,自我之后,云初会更适合这个位置,她会带着你们重新走上辉煌。”
  阎厉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族长您千万别这么说,您……”
  暗族族长轻叹:“没什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限之日,有些人是早来,有些人是晚来,放心吧,我还能撑一阵子的。”
  至少撑到,云初愿意接替他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