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月色下的春色……


小说:鬼王独宠:腹黑小狂妃  作者:叶轻轻
  第1152章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可这次和上一次却有所不同。
  上次是怎么发生的?
  黑小天有些忘记了。
  只记得当时自己完全吓傻了,周围全是人,再加上自己乱糟糟的心,她已经记不清楚当时是怎么一个表情。
  但是现在。
  四周安静得只有海风吹拂着海面的声音。
  黑小天就这么呆呆的瞪圆了眼睛,呆呆的望着近在咫尺的脸,望着那在黑夜中带着几分炙热的眼眸,傻了。
  被亲了……被亲了……
  被大黑爹亲了……
  这种感觉,和之前阎大哥碰到她的感觉不一样。
  阎厉给她渡气的时候,她唯一的感觉,就是想要感觉将人推开,不能让人看到,免得让人误会。
  可是现在,她却有种大黑爹的嘴唇好软……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黑小天被自己的想法给囧到了,一下就回了神,连忙转过了身,两只小手抵在了黑夜的胸前,有些羞恼的想要将她推开。
  “爹……”黑小天一开口,却不仅没有成功阻止黑夜,反而在一开口的时候,有什么更加柔软的东西直接侵入她的领地中,让她有种要被人生吞入腹的感觉。
  黑小天有些害怕,也有些腿软。
  但黑夜的双手牢牢的禁锢着她,让她想躲都没地方躲。
  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
  黑夜想这么做很久了,但是怕吓到黑小天,所以一直都不敢。
  一定是今晚的夜色太美,她对自己绝对的信赖,让他一时间没有克制住自己,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但是在见到黑小天不是特别激烈的反应之后,黑夜的心很快又回暖了过来。
  黑夜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个变#态。
  因为在这个时刻,在听见黑小天喊他‘爹’的时候,他第一次没有恼怒的感觉,甚至在心里深处,隐约有种诡异的禁忌感。
  以至于让他原本想要顺着黑小天推开她的手,而结束这个吻的黑夜,在听见黑小天带着娇软的呼唤时,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更加深入。
  月光照耀在海面上,有着淡淡腥味的海风掩盖了他们身上的味道,也掩盖了那渐渐回旋的暧昧。
  唇齿交#缠,厢房内的夏玉并不知道一窗之隔,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非常有耐心的一动不动,好半响后,确定床上的‘黑小天’是真的睡着之后,她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悄然起身,来到熏香盒边,让熏香盒里,又滴下了两滴古怪的药水。
  熏香盒里冒出的红色的烟雾。
  红色烟雾有些顺着窗外飘了出来,有些沉醉在温柔乡中的黑夜终于回过神,在红色烟雾还未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揽着黑小天的腰身往下一沉,直接钻进了海水里。
  黑小天找到了机会推开了黑夜,在海底冒出一个头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大黑爹你……”黑小天羞恼的盯着黑夜,一张小巧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不知到底是气的,还是羞的。
  黑夜倒是淡定。
  面对黑小天的指控,他视线落入她的唇瓣上,眼中带着一丝意犹未尽,脸上去依旧面无表情的道:“晚安吻。”
  黑小天傻眼了:“晚、晚安吻?”
  黑夜道:“云初每天都对熠儿和小衍这么做。”
  黑小天:“……”
  黑夜也有些怕黑小天生气,然后会躲起来,又道:“父母都是这么对孩子的。”
  黑小天:“…………”
  黑夜想着,这小麻烦最在意的就是和他之间的‘父女’关系。
  他这么说,小麻烦应该不会生气了吧?
  换做以前,她应该很开心才对。
  可是黑小天听见他这么说,不仅没有高兴,反而生气了。
  黑小天这次脸红是真的被气红的,她郁闷的泼了黑夜一脸的海水:“大黑爹,你最讨厌了!”
  丢下这么一句,黑小天生气的飞了起来,直接飞上了船。
  她想回到自己房间,响起夏玉还在自己的房间中,可黑小天现在谁也不想见,就飞到了最上面一层,把自己关进云初的房间里。
  留下一脸木然的黑夜在原处,海水顺着他的脸滑下。
  黑夜不懂了。
  小麻烦为何还生气?
  是生气自己亲了她,还是……
  ……
  把自己闷进被子里的黑小天也有些郁闷。
  大黑爹终于肯承认自己和他之间的父女关系了,她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
  为什么会觉得这么讨厌呢?
  黑小天烦躁的在床上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身上还**的,把师父床上的被子都弄湿了,她又默默的爬了起来,赶紧把湿衣服拖了,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干净的衣服准备换上。
  衣服才刚脱下,厢房门突然就打开了。
  黑小天僵硬了。
  站在门边的黑夜似乎也没想到打开门会是这样的情景,一时间也愣住了。
  干净洁白的娇#躯仿佛透露着莫名的诱#惑力,在月光下,似乎带上了盈盈的光泽。
  黑夜蓦地觉得喉咙一阵发紧,顿时口舌干燥起来。
  黑小天回神,俏脸爆红,下意识的就想尖叫。
  黑夜的身影在原地一闪,下一刻出现在她身边,即使的捂住她的嘴,声音有些低哑:“别喊,夏玉在下面。”
  黑小天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怎么能克制不叫!她被看光了!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黑夜按住她嘴上的手,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下。
  黑夜吃痛,微微拿开了手。
  黑小天气怒的瞪着他:“爹!你到底知不知进门要敲门啊!”
  黑夜别扭的移开视线,把她拿在手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对不起。”
  黑小天手忙脚乱的赶紧把衣服穿好,俏脸还是很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恼的。
  “你怎么能每次都这样!偷偷跑来我房间,也不敲门……你不知道女孩子的闺房是不能随便乱进的吗?”
  黑夜等她穿好后,才将视线转回来,一脸认真的道:“我没进过别人的。”
  黑小天跺脚:“我的也不行!”
  黑夜木然着脸:“我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
  黑小天盯着黑夜的脸:“你什么都没看到?你没有看到我……我……”
  “没有。”黑夜想也不想的回答。
  黑小天纳闷:“那你为什么流鼻血了?”
  黑夜:“……”
  他呆着脸,伸手一模,果然,满脸鼻血。
  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