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跑什么,我是神经病啊


小说:鬼王独宠:腹黑小狂妃  作者:叶轻轻
  第1225章
  沐火儿的跑车是限量版的,全球只有一百辆,偏爱跑车的她,花费了不小的功夫,才买到了这辆车。
  在市区的时候,她经常不敢开。
  跑车的速度都非常快,她有时候总担心自己一踩油门,车就飙车了好几百米了。
  可是,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若是换成了其他人,早就被她撞飞几十米远了。
  但是这个娘娘腔却没有。
  他依旧好好的站在原地,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半步。
  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限量版的跑车撞他,没把他撞死撞残,反而让整个车头都变成了废体?
  说出去她都要怀疑这娘娘腔是不是超人了。
  沐火儿盯着越凌溪:“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越凌溪笑了起来,伸手轻轻在车头一点,整辆车立刻变成一个冰雕:“我是神经病啊,你不是知道?”
  看着自己的跑车变成了冰雕,沐火儿心中百转千回,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相信这个世界上,自然不可能只有她和云初还有安安几个有异能的人存在,或许,眼前这娘娘腔,同样是个异能者!
  想到这一点,沐火儿迅速将眼前的越凌溪列为最高的警惕状态,迅速后退了几步,与他避开了距离。
  沐火儿才刚后退了几步,原本还站在三尺之外的越凌溪一眨眼又到了她面前。
  “跑什么?我是个神经病呀,你不是要送我去刚刚那个什么地方吗?哦,那地方叫疗养院?再送我去呀。”
  越凌溪一直在笑着,仿佛笑得很开心。
  可沐火儿却感觉越来越危险。
  在诸神大陆的人都知道,越凌溪这个人,之所以会被人叫成变态,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非常的反复无常。
  也许前一刻还在跟你称兄道弟,可到了下一刻,你如果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或许他就很有可能直接割下了你的脑袋。
  沐火儿低骂一声,转身就往旁边的树林中窜了进去。
  她的实力其实不弱,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灵气,她也许还不知道怎么修炼,身上的火系异能却到了四五阶的水平。
  但是在越凌溪的眼中,她却比真武大陆的那些凡人,还要弱。
  沐火儿想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速度够快了,一转林就消失不见。
  然而,在她以为自己成功逃脱的时候,越凌溪那一张风化绝代的脸立刻就出现在她面前。
  “去哪儿呢?疗养院可不在这里呢。”越凌溪直接抓住她的后衣领,把身材高挑的沐火儿给提了起来。
  “草!放开我!”沐火儿也不藏了,直接朝越凌溪攻击过去。
  无明的火从她手上燃烧起来,朝越凌溪丢去。
  越凌溪躲都不躲,这些小小的火焰还没碰到他的身体,就熄灭了。
  沐火儿这才发现,对方的实力,比她强上太多了。
  同是拥有异能力的人,她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她挣脱不掉,索性也停止了挣扎,眉头紧皱,思量着脱身的方法。
  娘娘腔要带她去疗养院,可是这里离疗养院已经有些距离了,她可以趁这个时间内,想个法子离开。
  这个念头才刚涌上脑海,沐火儿甚至还没来得及施行,只见眼前一阵光芒闪过,她闻到了这男人身上发香,竟是非常好闻的味道。
  可是当她再睁眼的时候,她已经到了疗养院门口了!
  沐火儿瞪大眼,卧槽她这是见鬼了吗?
  她们刚才的距离疗养院的距离,至少有上千米,居然一眨眼就到了!
  不是她出现幻觉了,就是她妈的撞鬼了。
  “请问……啊……”
  进了疗养院,前来接待的小护士,刚好是刚刚被越凌溪恐吓过的那个,顿时吓在了原地。
  越凌溪直接把沐火儿丢在她面前,对小护士道:“她脑子有点问题,你现在带她去吧。”
  小护士站在原地双腿发抖,“请、请跟我来……”
  她不敢不听话,只能用请求的目光看着沐火儿。
  沐火儿狠狠的擦了下嘴巴,看了越凌溪一眼,从地上起身:“走。”
  小护士战战兢兢带着沐火儿来到了后区病房处,越凌溪则微笑的跟在身后,看起来就像是在来散步一样。
  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脸上的笑容碜人。
  到了后院,之前在闹的疯癫女人还在闹:“众位姐妹都起来吧,哀家今日有些不适,暂时不见客了。”
  越凌溪挑眉:“哀家?”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解释:“她她她现在是皇后……”
  越凌溪嗤笑一声,刚刚还是白雪公主,现在就成了皇后了?
  疯癫女人突然转过头,看见了沐火儿,顿时眼一亮,朝沐火儿跑了过来,一把握住沐火儿的手:“妹妹!我的好妹妹啊!你今日终于进宫来看望姐姐了,姐姐一个人在深宫大院,皇上每#日#临幸萧贵妃那贱人的寝宫,姐姐心里苦啊……”
  沐火儿:“……”
  越凌溪笑得更开心了。
  疯癫女人一边哭,一边抹泪,似乎听到了沐火儿身边不远的笑声,疯癫女人猛地一怔,抬起头来,在看见越凌溪的时候,脸上先是一惊,随后赶紧福身行礼:“臣妾、臣妾参见皇上……皇上您今日、今日怎么会过来,臣妾还没有准备好……”
  越凌溪:“……”
  这下换沐火儿得意的笑了。
  越凌溪眯起眼,缓缓的开口道:“哦,我今日来,是为了将你逐出宫的,看了你就烦,快滚吧。”
  沐火儿:“……”
  疯癫女人一副天绝地灭的样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皇上你果然被萧贵妃那个贱人给迷惑了,臣妾不走!你若一定要臣妾走,臣妾就、就跳下去!”
  说着,直接往旁边的池塘一跳。
  护士全吓傻了,直到看到那疯癫女人在池塘里扑腾,才尖叫:“快快,快把林小姐救上来!快去叫医生!”
  “医生?我就是医生啊,谁生病了?”一位模样非常年轻的人走了过来,他看看急得团团转的护士,又看了看越凌溪,然后径直的朝越凌溪走来。
  “这位姑娘,莫怕,我家祖上世代神医,让我给姑娘把脉一下。”说着,他有模有样的把手放在了越凌溪的手腕上,摸了一会儿,笑道:“姑娘莫怕,这是喜脉,你这是有喜了啊。”
  越凌溪:“……”
  小护士发现了越凌溪脸上强烈的寒意,赶紧上来拉着年轻人走:“莫先生,他他不是姑娘,莫先生你该回房间吃吃吃药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