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跟我走


小说:豪门枭宠:腹黑老公轻轻爱  作者:许烟雨
帘子撩开的那一瞬,凌梓薰整个人僵住了。
而站在外面的席世勋转身时,看到的便是凌梓薰一脸惊愕的表情,他问:“怎么了?”
凌梓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对上席世勋的眼睛时眼圈红了,她放下帘子,转身疾步来到龙诚墨面前,蹲在他脚下,昂头问:“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龙诚墨凉薄的笑,两指捏着凌梓薰的下巴提起,“我说……未央被我藏起来了。”
这句话,让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席世勋也听得真切,走过去将地上的人搀扶起来,“阿薰,冷静!”
凌梓薰转头看着他,席世勋对她轻轻的摇头,不要激动。
凌梓薰深吸一口气,她有些冲动,未央怎么可能被调换,他一定是骗她。
龙诚墨看着席世勋搂着凌梓薰,手暗暗用力,“凌梓薰,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是假的吗?”
一句轻描淡写的反问,却让凌梓薰浑身一僵,没错,她听出了他不是在说谎。
凌梓薰抓着席世勋胸口的衣服,低着头,“世勋,他说的是真的。”
席世勋微蹙了下眉,对于凌梓薰如此肯定的说,他心里有一丝小小的不悦,就这么了解那个男人吗?
龙诚墨勾唇,诡异的邪笑,“阿薰,看来最了解我的人是你!”他故意说给席世勋听。
席世勋冷冷的扫了眼龙诚墨,“你把我儿子藏在哪了?”
“藏哪?”龙诚墨对着席世勋说,却一直看着凌梓薰,“放我了就告诉你。”
凌梓薰抬起头,“墨,告诉我,未央在哪?”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他得意的说。
“……”凌梓薰咬着唇,浑身在颤。
“对了,如果我一直不出现,那孩子恐怕撑不了多久就会饿死。”龙诚墨一字一句的说道。
席世勋盯着龙诚墨看,额际上的青筋爆起,却没大吼,或是暴揍他,仅仅的看着他,那种眼神就好像宇宙中的黑洞,会将他吞噬了般。
凌梓薰的情绪有些不稳,可也在极力的保持平静,她转过身,面对着龙诚墨。
“墨,告诉我,孩子在哪?”
“……”龙诚墨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什么也没说,坐在了床上。
“阿薰,孩子哭了,我们去看看。”
凌梓薰被席世勋搂着肩膀离开了营帐。
两人离开后,龙诚墨闭上眼,垂头脸上的情绪全部垮下来,他痛苦的抱着头,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他期望的,更不想看到凌梓薰被伤害,而且伤害她的人居然是自己。
静好哭了,凌梓薰抱着静好在哄着,而席世勋走到未央身边,居高的看着,这个孩子五官轮廓的确跟静好有几分相似,可刚出生的小婴儿其实长得都差不多,皱巴巴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怪不得未央被换掉,凌梓薰居然都不知道。
趁着凌梓薰照顾静好的空隙,席世勋走到营帐外给阿梅打去了电话,阿梅让席世勋带着孩子的胎发和指甲送到赤蝎的研究所,她为两人做亲子鉴定。
席世勋让萧腾负责这件,将自己和孩子的头发指甲分别装在不同的袋子里,立刻赶回临江的赤蝎研究所。
鉴定结果一天就会出,席世勋必须要等到那份检测报告才能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被调包。
刚挂断电话,斯蒂芬从远处走进,看了眼他身后的营帐,席世勋明白他有话要说,“什么事?”声音压得很低。
斯蒂芬贴着席世勋的耳边说道:“席少,有个女人利用我们的通讯频道喊话,说是让我们立刻放了龙诚墨,不然杀了她手中的孩子。”
“!”席世勋脸色陡然一沉,看来这个女人口中的孩子应该就是未央了。
“说在哪里交换人质没?”
“在后山。”
“定在几点?”
“半小时后。”
“知道了。”席世勋微微颌首。
“可是席少,国际刑警的人一个小时后到,我们把人叫出去,怎么跟他们交代?”斯蒂芬不禁追问。
席世勋冷着脸,下颚线条紧绷、冷酷,“谁说我要带人去了。”
斯蒂芬微愣,“……”席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营帐内的凌梓薰抱着孩子的手一紧,她的听觉神经格外敏感,两个人之间谈话声虽然很小,可还是没有逃过她的耳朵。
她看了眼手表,半小时,后山?
席世勋撩开营帐的帘子,走进来,凌梓薰转身,脸上没什么表情。
“阿薰……”
“嗯?”凌梓薰看着他,席世勋终是没说,“没事,你好好休息。”
“哦。”凌梓薰点点头。
席世勋转身出了营帐,“别担心,有我呢。”
凌梓薰看着男人的背影,“我知道。”
离开后,席世勋进入了联络情报的营帐,他试图与对方取得联系。
凌梓薰站在窗口,看向周围,冷静的脸隐没在光线里,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属色。
她将静好哄睡,快速的整理着装,偷偷的溜进了龙诚墨的营帐。
此时营帐内只有林辰溪一个人负责看守,其他两个人刚被叫出去了。
林辰溪见凌梓薰去而又返,问:“阿薰,还有事?”
凌梓薰很淡定的走过来,“我有点话问他,你出去下。”
“好。”林辰溪没多想,转身后,只觉得脖颈处被敲了下,人就晕过去了。
若是换作平时,林辰溪绝对不会被算计,可现在面对凌梓薰时,他完全没想到会被这女人打晕。
龙诚墨看着地上晕厥的人,又看看凌梓薰,只是笑笑。
凌梓薰镇定的蹲下,将林辰溪身上的装备全部写下,又脱了他的外套自己穿上。
席世勋是绝对不会交人的,龙诚墨所在的这个组织,他抓了好几年,这次抓到了最大的头目,怎么可能轻易放。
龙诚墨看到凌梓薰的那一瞬,眼睛一闪,他勾起唇,讥诮的笑。
“你……”还没说完,便被凌梓薰住捂住唇。
她一脸阴鸷的表情,狠狠的瞪着龙诚墨,压低着声音,说道:“闭嘴,跟我走!”
龙诚墨一脸惊讶,那眼神明显是在问,要放他?
凌梓薰点点头,“对,放了你!”
龙诚墨痞痞的挑了下眉。
可下一秒,一声清脆的声响,手腕处传来冰冷的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