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偷袭


小说:豪门枭宠:腹黑老公轻轻爱  作者:许烟雨
凌梓薰瞬间明白了什么,对着龙诚墨大吼:“龙诚墨,你是故意的?”
龙诚墨笑得阴佞,“终于看清了。”
凌梓薰拿枪的手在颤,“你们算计的是席三少?”
“不然呢?”龙诚墨从容的走到唐雅身边,将地上的人扶起,唐雅咬着牙忍耐着枪伤,肩上的血潺潺流下,浸湿了衣衫,龙诚墨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料,给唐雅先止血。
凌梓薰抱着怀中的未央,突然就想起营帐中的静好,该死,她居然被这个男人算计,耳边是营地里时不时传来的爆炸声,一声声的震得她心都跟着颤。
突然,她很想跑回去看看,看看静好,看看席世勋。
“你想回去吗?”龙诚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凌梓薰看着他,目光依稀笔直、平静,甚至带着冷如冰霜的寒意。
“龙诚墨,不管你的背后是谁撑着,都别伤害我女儿和丈夫,否则……”
龙诚墨盯着她那双枭隼锐利的黑眸,一股强大的杀气从她身上冉冉焚起,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个与他同窗共事的凌梓薰,而是赤歇的佣兵王阿薰,强大,强势,勇往直前!
“杀净你们所有人!”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龙诚墨紧抿着唇,目光凝肃冷酷,即使表面掩饰的在淡定从容,可脊背上窜起冷汗却在提醒他内心的惶惑。
唐雅咬着唇,没好气的说道:“今天还指不定谁被谁杀净了!”
凌梓薰狠狠地甩了唐雅一个眼刀,“是吗?”冷笑,“你可以试试。”
唐雅被她的气势惊得心脏露跳一拍,一时连反驳都忘记了。
手枪再次坚定的对准龙诚墨,“带上手铐,跟我回去!”
唐雅拦在龙诚墨面前,展开双臂,“不行,墨少不能跟你走!”
“唐雅,刚才那一枪只是教训,接下来我的手可不会在软了!”凌梓薰气势如虹。
龙诚墨将人推到一边,“闭嘴!”瞟了唐雅一眼,唐雅捂着肩膀向后退。
龙诚墨一步步的朝着凌梓薰走去,缓而慢的步子,凌梓薰谨慎的盯着他,“把手铐带上。”
“……”他不答。
“听到没有,带上。”凌梓薰再次喊道。
“……”龙诚墨距离他一步的位置停下,慢慢的弯下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手铐,拾起的一瞬间,他猛地向凌梓薰的方向扑上去。
凌梓薰反应迅速,一个闪身抱着孩子避开,紧接着龙诚墨再次扑向她,凌梓薰手中的枪举起对准人就是一枪,龙诚墨一脚踢在了她的手腕上,枪飞起来,凌梓薰一个燕子翻身,去接空中的手枪,却被唐雅半路抢先,一脚踹向她手中的孩子,凌梓薰为了保护未央,转身用背扛住这一脚,龙诚墨眼看着凌梓薰在他面前摔在了地上,她却用自己的怀抱,紧紧的抱着未央,在地上打了几滚,孩子被她保护的没受一点伤,而她的脸上身上被划破了几道鲜红的伤口。
龙诚墨起身后,一个巴掌甩在了唐雅的脸上,“M|D!谁让你动手了?”
“唔……”唐雅被打的脸歪向一侧,唇角撕裂,抓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眼睛里却是平静,站定后说道:“对不起墨少,我刚刚心急。”
龙诚墨狠狠地睨了唐雅一眼,转而看向凌梓薰,“怎么样?还打算斗吗?枪都在我手里了,你没有优势了!”
凌梓薰不以为然,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孩子,他没事就好,抬头冷冷的看着龙诚墨冷哼。
龙诚墨走过去,将凌梓薰怀中的孩子欲抢过来,凌梓薰却死命的抱紧,直到龙诚墨说,你在这么纠缠,未央恐怕就要被你掐死了,她才放手。
哪个母亲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她选择了放手。
龙诚墨走过来,凌梓薰愤怒的盯着他,孩子交到唐雅手中,龙诚墨拿着枪,说道:
“阿薰,现在给你两条路,带着孩子跟我走。或是去救席世勋。”
“……”凌梓薰拧眉,看着龙诚墨怀中的未央,垂在身下的手紧紧地握紧,指甲深陷进皮肉,她却丝毫不觉得疼。
这边是未央,那边是席世勋和静好,她到底该如何选择,这是凌梓薰最难抉择的一次了。
龙诚墨也在等她的答案,这是他处心积虑策划的一切,局中局无非就是想控制住凌梓薰,不然也不会将未央从生下来就调包,照这个孩子废了他一些时间,在寨子里寻了好几家的孩子,才找到像未央这么白净的男孩。
龙诚墨也是在赌,赌凌梓薰会为了孩子留在他身边,这次他发誓,解决了席世勋,他会带她离开,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重新生活。
凌梓薰双拳握紧,看着唐雅怀中的未央,眼睛湿润,用力的咬着唇,唇瓣翻着青白,她缓缓闭上眼,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龙诚墨却突然觉得凌梓薰接下来要做的选择是他不能接受的,手中的枪口在颤,手指慢慢勾住了扳机的位置。
“凌梓薰,你是留下还是走?”
凌梓薰缓缓睁开眼,转身便朝着那条小路跑。
‘呯’……一声枪响,凌梓薰整个人定住了。
低头看了眼脚下,一个弹孔。
“你不要未央了?”龙诚墨近乎于咆哮的吼,震得凌梓薰耳膜疼。
她抿着唇,不回头,也不回答。
“你还真是狠心,连孩子都不要了?”龙诚墨走过去,枪口朝着凌梓薰近在咫尺。
突然,一个人影从旁边的树丛里窜出来,将龙诚墨扑倒在地,甚至连凌梓薰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
龙诚墨只觉得手腕一麻,枪被对方卸下了,再一看,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席世勋,他惊讶,“怎么是你?”
凌梓薰也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的人,眼睛里全是泪。
席世勋面色淡然,一身迷彩装衬着他俊美的脸更加英气逼人,“为什么不能是我?”自信笃定。
“你不是被……”下句话龙诚墨还没说完,突然就顿住了。
“被偷袭了?”席世勋粲然一笑,这笑容在阳光下迷人自信,带着轻嘲,“你算计我,哼!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