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留在当初


小说:豪门枭宠:腹黑老公轻轻爱  作者:许烟雨
小路上渐渐有人头攒动,凌梓薰回头见林峰带领着大批的赤蝎的佣兵赶来,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搏斗后的伤痕,看起来刚才大家都经历的苦战,就连席世勋的身上也带着搏斗后的痕迹。
“u国的总统已经下台,国际刑警内部的琼斯高官也被革职调查,所有你背后的保护伞都倒台了,连同着我父亲,你们都将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
杜诚墨,你也不例外!”
席世勋在此时喊出了他真正的名字,威严、凝肃。
凌梓薰猛地回头,“未央!”
席世勋拧眉,“阿薰?”
凌梓薰抓着席世勋的手臂,看到对准襁褓中的那只冰冷的手枪时,她心坠入了冰谷。
“世勋,那才是未央……”她带着哽咽,“世勋,那里,才是未央!”
席世勋看过去,见一个受了伤到女人手中抱着一个婴儿,看起来跟静好一般大,他的眸光深而沉。
“让他们都退下。”唐雅大喊,并将手枪的保险打开。
席世勋看了眼身后的人,对林峰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安排大家撤回去。
很快崖边清净了。
席世勋抓着龙诚墨,凌梓薰站在他的身侧,林峰和林辰溪站在不远的位置,几个人成半包围的方式围住了崖边的唐雅。
唐雅的脸色有些惨白,眼睛里却是晶亮的寒光,她的手指勾着扳机,只要有人轻举妄动,她一定开枪崩了那孩子。
“唐雅,你逃不了了,把孩子给我!”凌梓薰镇定的喊道。
站在崖边的唐雅却冷笑了下,“你在开什么玩笑,现在这种情况,我能把孩子给你吗?给你了,下一秒我就会死!”
唐雅此刻双眼猩红,脸上的表情是毅然决然的坚定,看来她是抱着拼死的决心了。
凌梓薰非常清楚,这样人是最可怕的,也最难控制。
唐雅突然对着席世勋喊:“放了墨少。”
席世勋黑眸幽深,唇线抿得紧紧的,刀凿般的脸棱角更加分明,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但并没有放开龙诚墨的打算。
唐雅有些焦急,枪口直指孩子的头用力的戳了下,襁褓中的孩子被惊醒,疼得大声啼哭,凌梓薰的隐忍着嘴唇都要破了,手气的颤抖,席世勋的脸色更加的暴戾。
孩子的啼哭声打破这周围的宁静,随着风飘到更远的地方,静好也同时大哭起来。
唐雅被哭得心烦,对着未央大喊:“别吵!烦死了!”手再次举起,凌梓薰见状,大吼,“不要碰他!”
唐雅看向凌梓薰,余光瞥见龙诚墨的眼睛里只有凌梓薰,都这个时候,他的眼中还是只有她,唐雅气恼、愤怒。
“你,过来!”
凌梓薰看着唐雅,龙诚墨视线移过去,他不知道唐雅要做什么,不过这女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见过在越南丛林里,生存训练中,她连人都吃。
凌梓薰刚要走过去,席世勋喊住了她,“阿薰!”
凌梓薰顿住脚步,回头,“世勋,没事。”摇摇头,她又继续走过去。
“谁让你走过来的?”唐雅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带着嘲弄与讥诮。
席世勋脸色陡然一沉,龙诚墨也黑了眼眸,咬着后槽牙。
“凌梓薰,你不是一直都高贵吗?自信吗?跪下!”一声厉吼,唐雅的眼中迸射着怒意。
“……”凌梓薰咬着牙,视线向下看着地面。
“阿薰!”席世勋喊道。
凌梓薰闭上眼,膝盖一弯,跪在了地上。
“哈哈哈……”唐雅大声的狂笑,她终于让这个自命清高的女人跪在自己脚下了。
“爬过来!”又是一声命令,“也许我心情好,就把孩子还给你了。”
龙诚墨危险的睨了睨眼,拳头被他握得咯吱咯吱作响。
林峰和林辰溪见到这一幕,低下头,不去看。
凌梓薰一步步的爬,直到唐雅喊停,凌梓薰抬起头,脸上没有被****后的凄惨表情,反而是更加的平静,眼神淡静入水,“可以了吗?孩子还我。”
她要站起,唐雅狠狠的丢下一句,“谁让你起来了?”
凌梓薰撑起的一条腿又收回,她张开双臂,“只要你把孩子给我,让我跪多久都可以。”
“席三少,放了我们老大。”唐雅将视线转到席世勋的身上。
席世勋纹丝没动,冷睇着唐雅,那态度明显不想理睬。
可下一秒,席世勋双眼膛大,唐雅朝着凌梓薰的方向就是一枪,凌梓薰身体颤抖了下,肩头被打了一枪,血瞬间染红了她脚下的地面。
“放了我们老大,否则下一枪就对准她的头,在下一枪就是这个小娃娃的头。你不想一天之内家里死两条人命吧?”唐雅的声音阴佞,警告味十足。
此时,席世勋依然沉默不语,那一身肃杀之气仿佛将周围的气温都降低了,时间都凝固了般。
“席三少,我佩服你有种!”说完,唐雅的枪再次对准凌梓薰,那黑洞洞的枪口慢慢上移对准了凌梓薰的头,手指微微勾了下扳机。
“别开枪!”他怒吼。
唐雅得意的笑,“放了我们老大,我就不开枪。”
席世勋松开了手,龙诚墨向后看了眼,朝着唐雅走去,站在她身旁时,唐雅低低的说,“老大,我们走。”
唐雅的手枪依然指着凌梓薰的头,“你向后退。”看向席世勋。
席世勋照着做,而跪在地上的凌梓薰却一言不眨的看着孩子,“孩子,孩子还给我。”
唐雅似没听见,只对着龙诚墨低语,“老大,你先去直升机,别管我。”
龙诚墨看着看着唐雅,总觉得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把戏没玩完,“跟我一起走。”
“还给我孩子!”凌梓薰大喊。
风骤起,将她的发吹得凌乱……
唐雅抿唇一笑,“好,还给你!”说罢,手中的孩子朝着悬崖处抛出。
龙诚墨只感觉脑子里有一根神经绷断了,顺着孩子的被扔出去的抛物线望去,然后人也跟着跑去。
凌梓薰和席世勋也第一时间朝着孩子的方向奔去……
‘呯——’一声枪响,唐雅应声倒地。
悬崖边,龙诚墨最先抱住了未央,结果人也飞出了悬崖,席世勋猛地扑上去,双手紧紧的抱住龙诚墨的腿,凌梓薰见两个人要坠下崖也奋不顾身的抓住席世勋的双腿,她肩膀中了一枪,有一只胳膊用不上力气,她就牙咬住席世勋的裤脚。
龙诚墨抱着孩子,倒掉着,席世勋多半个身子也悬在了山崖外,他看着那个大声啼哭的孩子,龙诚墨突然大喊,“接住孩子。”
席世勋明白那意思,他只抓住了龙诚墨的裤脚,而且布料正一点点的从指缝间滑出去。
“席三少,听到没有!”龙诚墨再次大喊。
手中最后一块布料脱手,龙诚墨大力的将孩子向上抛去,席世勋双臂收紧,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林峰和林辰溪也跑上来,抓住席世勋向上拖拽,凌梓薰看到孩子和席世勋,却没看到龙诚墨,她顿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咔’的一下裂开了。
急忙爬过到崖边,向下看,除了滚滚湄公河,什么都没有。
“墨,墨呢?”她问席世勋。
席世勋看着她的脸色并不好,摇摇头,“他掉下去了……”
“……”凌梓薰瞬间红了眼,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啊……”她大声的嘶吼。
那一声如野兽般的悲鸣,只有她自己懂。
耳边突然想起龙诚墨那句话,“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永远记住我……”
阿薰,教官让我们跑负重十公里。
阿薰,你答应让我亲一口,我现在就上去。
阿薰,明天跟我去校医那里。
阿薰,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吃小吃?
阿薰,好久不见,送你的。
阿薰,我背上的伤是不是很丑?
阿薰,回来。
阿薰,我给你的,是我的全部。为了这个全部,别放弃好吗?
阿薰,你运移让我这枚刻着我名字的戒指:以我之名,冠你指间,一生相伴,一世相随吗?
……
至此之后,凌梓薰修养了三个月,最后的亲子鉴定悬崖上的孩子才是未央,而那个被调包的孩子后来被找到家人,是金三角基地里的一个村妇所生,自然交由到孩子的母亲手中。
金三角地区的毒|品网络被彻底清理,象征着全球大型的毒|品生产制造基地之一的金三角,在国际打击毒|品的版图上消失。
至于为什么席三少会处心积虑的与国际刑警配合,谁也不清楚。
国际监狱里,席世勋一身西装走进探视区内,席振业穿着一身橘色的囚服,隔着一张桌子父子俩面对面。
席振业没什么表情,席世勋将一张照片放在他面前,
席振业看了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垮了,“谁告诉你的?”
席世勋冷漠的眼神望着他,“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秘密的。”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警服,一脸英气却又透着清秀气质的女人,她怀中抱着一个小男孩,站在她身后的是一对夫妻,男人也是一身的警服,女人穿着白色的裙子。
“当年我铲除青龙帮的时候,一个嘴巴软的人告诉我的。”席世勋冷冷的说道,视线落在了那对夫妻身上,男人是凌梓薰的父亲,而女人是凌梓薰的母亲,他们与席世勋的生母都是国际刑警组织的禁毒警员。
而那个一直在金三角地区暗中做保护伞的人,就是那是被席建新发掘暗中涉及黑市毒品交易的席振业。
当席世勋一点点揭开幕后的谜团,发现是自己的父亲杀死了母亲和凌梓薰的家人时,他就发誓一定要铲除了金三角。
席世勋收回照片,转身离开:“父亲,在这里慢慢忏悔吧。”
……
影苑别墅
席世勋推开房门,凌梓薰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针织长裙倚在飘窗边向外看去,眼睛里没有聚焦,就那么茫然的望着。
龙诚墨掉下悬崖后,席世勋派了人沿着湄公河流域寻找,一直没发现他的尸体,那条河水流湍急,暗流也多,尸体也许早就不知道冲到哪里了。
“你回来了。”凌梓薰转过头。
席世勋淡笑着走进去,褪下西装,从后面抱住凌梓薰,下巴抵在女人的发顶,轻轻的摩挲着。
“嗯。”声音隽永低沉,带着暗哑的魅惑。
“还是没找到?”她问。
“抱歉。”他答。
“算了,不找了。”她垂下眼睑。
“好。”他由着她。
席世勋清楚,凌梓薰这么执意寻找龙诚墨,是跨不过心里那道坎,她觉得欠他太多,却没机会偿还,也许为他安葬快情景的地方,就是她此刻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片刻的沉默,凌梓薰开口,“谢谢你理解我。”
“呵……”席世勋但笑不语,将人搂着肩膀转过来,倾身看着那双水洗一般的深瞳,“那我说我嫉妒,很嫉妒你会怎样?”
语气中明显带着傲娇,凌梓薰听出来了,抿了下唇,脸上的忧郁依然,“抱歉,他做到了。”
席世勋将人紧紧的抱住,轻拂着她的背,“我知道。”
他记得追去越南寻找凌梓薰的时候,龙诚墨最后留下一句话:你忘不了我的!绝对……
这个男人做到了,不过无所谓,他知道他的存在对于凌梓薰来说只是感恩。
“别误会,我是觉得亏欠他太多,我不希望欠任何人的。”凌梓薰听着男人胸腔里,那颗强烈跳动的心脏,每一声都好似敲在她的心里。
“我知道。”他的声音依旧温柔。
阳光下,男人俊美的脸被蒙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唇角勾起迷人的笑,幸福、甜蜜。
“谢谢。”凌梓薰没由来的冒出一句,然后抬起头迎上那双深邃的双眸,黑曜石一般的璀璨,让人无法移开,会被他牢牢的吸引。
男人捧着她的脸,唇覆了上去,辗转、嘶摩……
房间内的气氛随着吻的深入,渐渐燥热升腾,席世勋推着人按在了墙壁上,整个人靠上去将她笼罩在他的身影里,强烈的男性气息压制过来,凌梓薰全身都跟着颤栗。
这是几个月来,两个人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前考虑到凌梓薰的身体,所以席世勋一直隐忍着,可今天亲口听到她说忘不了,心还是小气的疼了下。
“阿薰……”席世勋带着性感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唤着。
“嗯……”凌梓薰被吻得眼神迷乱,脸颊绯红,昂着头看向天花板,她感觉眼前五彩斑斓的,向撞进了万花筒里。
她听到了男人解开皮带的声音,温热的大掌在她身上游走,不知是不是很久没有这种触碰,她的身体异常的敏感、渴求。
席世勋将人托起,凌梓薰高过他的头顶,她低着头,捧着男人的脸亲吻着,从额头、鼻尖、一直滑倒性|感的唇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胸口,她被放在了五斗柜上,长裙被撩起至腰际,席世勋靠过来,她的腿被迫分开。
他居高强势的问:“我是谁?”
她媚眼如丝答:“世勋。”
“不对。”他沙哑着声线,手探入柔嫩的粉嫩间,撩|拨的爱|抚,指间很快湿拧,空气中有女人的味道,他和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他的手指突然深|入,被紧|致的包裹着,他在问:“我是谁。”
“世勋……唔……”凌梓薰咬着唇,唇瓣泛着白,头高高的昂起,伸展出完美的弧度。
“再叫一边我的名字。”他用力。
“世勋!”她手抓着席世勋的肩膀,指甲狠狠的抠在男人的背上。
席世勋没有耐性的一把扯下那遮挡,没给她任何准备,一贯而入。
凌梓薰猛地膛大双眸,眼睫湿润,唇轻颤,一口咬住了席世勋的肩膀。
剧烈的冲撞与膨胀感让凌梓薰不适的眉皱成川,全身似痉挛一般的蜷缩着,可一次次的推进与退出让凌梓薰头晕目眩,身体在狭小的空间里无处躲藏,只能承受着极致的欢愉与快|感。
在一次大力的挺|进后,凌梓薰只觉得被撞上了心尖,脑子里的所有记忆轰然崩塌……
这一刻,她的身体里,心里,只有一个人,席世勋……
时间如沙漏,在指缝间不经意的流逝,一年的光景就这么过去了,两个孩子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了,虽然步伐不稳,可在见到席世勋回来的那一刻,他们还是会张开小手扑向父亲的怀抱。
凌梓薰站在别墅门口,素色的长裙随着风飞扬,长发被托起,她抬手勾至而后,脸上是淡静的笑,温柔的眸光看着席世勋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在他们的小脸上亲吻,心就跟着柔软、甜蜜。
“老婆。”席世勋叫了声,在凌梓薰的额头上亲吻了下,“进屋吧。”
“嗯。”凌梓薰微笑着点头。
席世勋抱着孩子轻快的走进别墅,凌梓薰刚要转身,余光看到半山腰上有一辆黑色的跑车。
忽然一个画面跳进脑海中,那里曾经是龙诚墨逼她见面的地方。
很久了,她很久都没有想起过他了,也许是快到他的忌日了,算算日子该去扫墓了。
转身,走进别墅。
夕阳西下,半山腰上的黑色阿斯顿马丁快速的启动,一双修长的手伸出车窗,指间缠绕着一条链子,项链的坠子在火红色的阳光下璀璨耀眼,风将卷着链子,车驶入了弯道扬长而去……
随着风,车内的人薄唇轻启:“你有新的旅途,而我却留在当了初……”
<完结>
宝贝儿们请自行脑补作者正在跳广场舞的画面!
《豪门枭宠》历时半年的成长终于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完结了,也算是给你们,给我一个交代了。
其实《豪门枭宠》原计划的设定在两百万,因为很多无奈的原因,缩减剧情,这里我表示一声叹息。
感谢一直追书的读者,感谢你们的月票、推荐票、打赏、留言,你们的陪伴烟雨铭记于心。
江湖之大,有缘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