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第1776章 :番外之闻人浩轩(10)


小说:弃妃倾城:一手遮天  作者:唐小丹
“不必了”慕容毓卿摇了摇头“我对这些事情也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吧。(品@书)”
“我打算近期联系一次义父以前的旧部,选储备势力,以备不时之需,你觉得如何?”我见慕容毓卿彻底当起了甩手掌柜,又开口问道。
“嗯”她依旧淡淡的,没有多余的情绪“你觉得可行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好!”我点了点头,又问“卿儿,其实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就算我们现在手中的证据不多,闻人擎苍也逃脱不了嫌疑。你究竟……想耗到什么时候?”
“再给我一些时间吧。”她淡淡道。
“好……只要你觉得,义父还能等。”
自从甜宝林有了孩子后,慕容毓卿便不大爱提闻人擎苍了。只是带着孩子自闭于坤宁宫内,对外头的事情不管不顾。
我曾多次提醒过她,她却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我知道,她对闻人擎苍已经渐渐死心。只是因为这颗心死得太过彻底,所以丧失了斗志和希望。
……
转眼,又过了两年。
这两年里,我在不断督促她奉劝她的同时,还得不让她起疑心,日子极其煎熬。
我在边疆和京城来回奔波,借口为慕容毓卿传递书信和寻证据,开始大肆去找武功秘笈。
也以慕容毓卿要复仇为借口,不断联系慕容烈风旧部,壮大黑煞,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这两年里我得到了什么收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竟在岁月的变迁里,对慕容毓卿动了心。
我从一开始,希望她能出坤宁宫复仇,到慢慢觉得现在的日子也不错,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这些变化虽然没有让母后发现,但却让她越发显得不耐烦了起来。
母后开始催促我要赶紧动用慕容毓卿这颗棋子,以免夜长梦多。更频繁找我前去谈话,问我是否遇到了什么难处。
我在母后的追问和慕容毓卿的淡然之间苦不堪言,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去坤宁宫了。直到母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苦苦相逼,我才终于决定再去一次坤宁宫,探一探慕容毓卿的打算。
此时,正是四季桂盛开的季节。我于深夜来到坤宁宫的后花园,站在簇簇桂花树中,闻着醉人的幽香。心里正想着,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潜入慕容毓卿的内阁,好好跟她谈谈。
可谁知,我决定还未曾做好,便见慕容毓卿提着一个篮子来到桂花丛中,采摘四季桂花瓣。
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发觉我的存在。也不知为何,她竟也如我一般,傻傻地看着我不动。
“怎么?被我的容貌惊呆了?”我见她如此,抬眼开口。
半年不见,慕容毓卿的气质越发出众,身上的韵味儿,也越发浓了。
她缓缓走上前,朝着我寡淡开口“你有半年没来了。”
我勾唇,冲慕容毓卿笑了笑,便问“想我了?”
“不……”她轻启朱唇,毫不犹豫地拒绝与我调侃。
我对此并不在意,反正她这般冷漠得样子,我早已习惯。多一次少一次对我而言,没什么影响。
我缓缓上前,抬手抚了抚慕容毓卿的发,暧昧说道“我想你了……”
她笑了笑,不语。
“今日怎么束起了长发?”我见她如此,只好换了话题。虽然有些无趣,但至少能稍稍缓解尴尬。
慕容毓卿看了我一眼,依旧寡淡开口“已是他人妻,已作他人母。又不是尚未出阁的姑娘,总不能一辈子都随着性子来吧。”
我听言,心中有一瞬间的不痛快。特别是当她说到自己已是别人的妻子时,更有一种心如刀割之痛。
然而,我不能逼她。
于是只有戏谑一笑,问“看来,你又有了新的想法。说罢,你想做什么?”
以我对慕容毓卿的了解,她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感慨的女子。一旦发出感慨,必定有她想做的事情。
果然,我话音方落,便瞧见慕容毓卿盯着我一字一句道“出坤宁宫。”
出坤宁宫。
短短的四个字,说得如此坚定。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虽有种苦尽甘来,可却又想把她一辈子都留在身边的冲动。
“当真?”我回过神来,瞟了慕容毓卿一眼“好不容易过上了几年平静的日子,突然又要出去,难道不会后悔么?”
“出坤宁宫,去争,去斗,去夺。去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然后帮慕容家昭雪!”慕容毓卿看着我的眼神十分嘲讽“这不是……你一直想要让我去做的事儿么?”
我看着她不屑的眼神,心中突然一疼“那是四年前……”
四年前,我真恨不得她能立即出宫重夺圣宠。可现在,随着相处的时日越长,我便越发不坚定了。
倒不是不想报仇,只是害怕有朝一日我利用她的事情东窗事发,会再也无法回头。
“四年前?四年前跟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慕容毓卿苦涩笑了笑,朝我问道。
我杵在慕容毓卿面前,沉默了许久,终是开口“那时候儿,我还未爱上你。现在,不一样儿了。”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告诉慕容毓卿,我爱她。跟以往的每一次调侃,戏谑都不一样。
慕容毓卿看着我认真的脸,微微一愣。随即便站起身来,走到我的跟前儿。
她用细白纤长的手指在我左心房处划了圈圈,神态娇媚诱人“你的这份爱,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呢?”
几分真,几分假。
这个问题在她没有问我之前,我曾自己问过自己。那时候儿,我找不到答案。现在,依旧如此。
我爱上她是真,利用她是真。我对她所说的话有假,接近她时所说出的目的有假。所以……真真假假,实难说定。
于是,我沉默了半响,只能含糊问道“若你执意要出坤宁宫,那我便默默站在你身后做你的靠山,这算不算真?”
慕容毓卿神色微微一闪,随即便垂下眼,不再看我。可口中,却慎重地说了句“谢谢你,慕容逸辰。”
我知道,当我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她出坤宁宫的时候已再无法回头。所以,只有苦涩应道“不管你作何选择,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女人。”
慕容毓卿猛然抬头看我,眼中有几丝震惊,亦有几丝动容。可两人四目相对了好一阵,她终是没有给我任何回应。
哪怕我不在乎她是别人的皇后,不在乎她为闻人擎苍生过孩子。她也……没有选择给我希望。
罢了,这又有什么打紧的?
至少我现在从她眼中看到的不是一潭死水,这就够了。
我能知道她被爱情所伤,也知道她有自己的顾虑,所以,她不敢对别人轻易动心,我很能理解。我相信,只要给多一些时间。我会渐渐让她找回勇气……也会,把她眼中的动容变成真挚的情感。
两人沉默不语的站着,气氛实在尴尬。为了让她不再如此为难,我只有主动伸手摸摸她的发,做出退让“吓到你了?”
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知道我的用意。于是,调皮朝我眨了眨眼“并无!只是惊讶于你这不要脸的自作多情,经过几年的锤炼,越发炉火纯青了。”
……
慕容毓卿一边与我谈笑,一边伸手采摘桂花花瓣。我起身帮她,随口问了问她此时的想法。
她说敬妃已经给她传递过消息,她打算趁着五公主满月的时候出去。我担心她虽可抢夺五公主母女的风头,却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于是多劝了两句。
可谁知,她竟告诉我,她想动用黑煞。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跟我提起黑煞。也是第一次,想要动用这股势力。
而我,对她的了解已不是一朝一夕“你想上演一场贼喊捉贼?”
“没错!”慕容毓卿并没有瞒我,而是大大方方承认“我既决定要出去,便要搅得他的后宫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说罢,又安慰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为慕容一族查明真相,为慕容家和罗家报仇!”
末了,又坚定的加上一句“我不会……再为了男女之情犯傻了。”
我听着她的话,心里有几分窃喜。
真好,她和我说她不会再犯傻了。
她不会再为了闻人擎苍,而迷失自我了。
……
对于慕容毓卿的表态,我心里虽然高兴,可却有些感概。毕竟她出了坤宁宫后,总要想办法重获恩宠。因为只有这样,才不算枉出坤宁宫一趟。
而我,为了避嫌,怕是不能常来了。
……
在两人商量好一切,打算动用黑煞的势力上演一场贼喊捉贼之后。慕容毓卿问我,该如何报答我。
天知道,我多想让她以身相许。可为了不把她吓跑,我只能昧着良心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求你的回报!只要你开心便好。”
慕容毓卿听了我的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坤宁宫宫门的方向,朝我发誓“你放心吧,哪怕是为了不辜负你的一片心意。不管日后查出谁是幕后凶手。我定手刃仇人,为慕容家和罗家报仇!”
这一誓言,让我又惊又喜。
惊的是,怕她有一朝一日会知道慕容家之所以有如此下场,全是母后与我的功劳。喜的是,这么多年来想要激起的仇恨,终算是得偿所愿。只要能瞒的好,借她的手杀掉闻人擎苍根本不成问题!
有时候,我很瞧不起自己。
明明心里就恨不得她能立即夺掉闻人擎苍的性命,纵使她双手沾满鲜血也在所不惜。
可,如今却为了得到她的心,再次朝她撒谎“你只要找到仇人便好,杀人的事儿,不需要你动手。”
“嗯?”慕容毓卿不接。
我淡淡一笑,刮了刮她的鼻梁“果然还是蠢丫头!那些人脏,自不配让你这等仙子亲自动手。”
说罢,我又十分宠溺道“我的女人,只要安心在一旁看着就好。杀人这种事情儿,自然有我代劳!”
慕容毓卿听言,微微一愣,呆在原地。
我看着她失神的模样儿,在心中暗暗发誓。
卿儿,你放心!只要你杀掉闻人擎苍……只杀掉他一人就好。其余的人,皆不用你动手。
不管嫉恨你的人,还是你所嫉恨的人,我都会一一为你解决掉!
“慕容逸辰,你又是何苦。”慕容毓卿想了很久,终于再度开口。
而我,面对着她的提问,只轻轻飘飘应了句“我乐意。”
“你是我义兄”慕容毓卿直视着我的眼睛,朝我一字一句道“在我心里,你和兄长一样儿重要。
我心中一沉,不愿听到她的拒绝。于是,只好劝她离开“更深露重,回去歇着吧。”
说罢,又道了句“黑煞那边儿的事儿,便由我来安排。”
慕容毓卿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便要转身离去。
我看着她手中提着的篮子,心中突然一动“等等!”
“嗯?”
“桂花儿给我”我把慕容毓卿手中的篮子拿走“我去小厨房给忆儿做。”
慕容毓卿一愣,随即笑道“你这师父这般尽心,难怪她总是想着你。”
“只要你愿意……”我耸了耸肩,说了句对慕容毓卿而言,毫无头脑的话。
卿儿,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不在乎你是闻人擎苍的皇后,可以把云鹤和念忆当作我的孩子。
“什么?”慕容毓卿没有听清,朝我问了句。
“我说……只要你愿意,我以后每一次来都帮你做桂花饼!”说罢,我便着急赶着慕容毓卿回去“歇着去吧,站在这里实在是碍我的眼。”
虽然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想她走。虽然,我很想她能留下来和我一起为孩子做桂花饼。可我知道,她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去接纳其他的男人。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这段关系。
我不想逼她,更不想听她绝情地拒绝我。所以……我只有忍痛让她离开。
虽然……从一开始接近她的时候,我便是带着目的的。而且,我也从未想过会爱上这个丫头。
可是……动心便是动心,事与愿违,由不得我!
既然我在别的事情上骗了她,利用了她。那么,就在孩子身上弥补回来吧。为孩子多做几次桂花饼,真心实意疼爱他们。只要卿儿没瞎,总能看得真真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