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5章


小说:爆宠99次:逆天萌狐妃  作者:君临殿
  ??
  “近日武国有未发生何事”轩辕浩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赤金龙头,小东西回到了蓝家,那他去蓝家找小东西好呢还是在九幽宫等小东西好呢
  “蓝小姐回武国当日去了“凌氏集团”,在灵石铺和陈家小姐发生矛盾。”鬼钰道。
  “哦”轩辕浩黑眸微微一亮,颇有兴趣:“说具体。”
  鬼钰把武国传来的消息从头到位说了一遍,和那灵石铺当天发生的事情基本一致,就连笛儿脱了衣裳,小白叫好美,好白,好大,也都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说完,鬼钰隽秀的脸上一阵面红耳赤,笛儿倾国容颜,又那种让人喷血的身材,若是放在眼前,哪个男子能不受丝毫影响
  恐怕就连帝君
  鬼钰抬头,偷偷的看了轩辕浩一眼,只见他们的帝君大人眸色深沉,面色如常,丝毫不见任何异样,鬼钰心中一片佩服之情。
  帝君就是帝君,倾国佳人果着身子在帝君面前,帝君亦能丝毫不乱,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轩辕浩眸色沉浮,嘴角冷冷一扯:“那鲛人为了蓝绫倒是豁的出去。”冷哼一声,继而又道:“若非那鲛人是个母的,本君还以为笛儿喜欢上了小东西。”
  若是有公的胆敢如此勾引他的小东西,他不介意杀了,剥皮,丢出去喂狗。
  鬼钰感觉到轩辕浩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杀意,心中一阵寒颤,帝君眼中,恐怕也只有蓝小姐是最为重要的,幸好,幸好,笛儿是个母的,不是公的。
  否则,笛儿那样的行为,定会让君心大怒,杀而后快。
  笛儿那样的倾国美人儿,若是死了,真是有点可惜。
  “帝君,笛儿她如此效忠蓝姑娘,这也是件好事儿。”
  鬼钰已经知晓蓝绫就是小狐狸的事儿,且,也知道笛儿效忠小狐狸,那“凌氏集团”背后神秘的主子,自然就是某小狐狸了。
  绫同凌,这就是“凌氏集团”的由来吧
  轩辕浩扫了鬼钰一眼,眉心微蹙:“钰,你何时如此关心那鲛人了莫不是被那鲛人相貌迷了心窍吧”
  轩辕浩这话问的很直接,也很犀利。
  鬼钰脸色一变,立刻跪了下来:“钰不敢,钰的命是帝君给的,此生只效忠帝君,绝无二心。”
  从他被帝君从阎王手中夺回一条命的那天,他就已经发誓,此生,他鬼钰的这条命就是帝君的。
  轩辕浩从龙椅上起身,绣着金龙的玄靴走到鬼钰眼下,玄黑和金,这两种颜色结合在一起,是何等的高贵和霸气
  “起来吧”轩辕浩的声音并没有动怒:“你和刹跟在本君身边已有八年之久,如今已快二十有六,正常的男子需要女人也是正常的。”顿了顿,又接着说:“若是看上笛儿,可与告诉本君,本君可将她赏你。”
  鬼钰瞪大眼睛,心中砰砰直跳,试问哪个男人不喜欢倾国美人儿他是正常的男人,看到笛儿那样的美人儿会心动也是正常的。
  鬼钰知道,帝君说出来的话就是圣旨,只要他说看上了笛儿,那笛儿永远就是他的了。
  鬼钰欣喜的差点昏了头,就在他想要开口之际,忽然,脑中冒出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
  操敢和你狐祖宗抢人不要命了是不是
  鬼钰浑身的热血都被这只小狐狸冲冷了,心底打了一个寒颤,算了吧他怕得到美人无福消受。
  笛儿如今是那只狐祖宗的人,若他抢了,那狐祖宗还不想尽法子要了他的命
  武国
  蓝绫回到蓝府,最高兴的莫过于何慧娘和蓝洛卿,至于其他人,最憋屈的非蓝绫的爹,蓝坤莫属。
  如今蓝府的家主是他女儿,他堂堂一个武国大将军,在家中地位还不如女儿,他能不憋屈么
  蓝坤憋屈也没有法子,唯独可恨的就是自己玄力不够高,若是他玄力够高,蓝绫这个女儿岂能爬到他的头上
  为了迎接蓝绫回府,何慧娘亲自下厨,用母爱之心,做了满桌子的美味佳肴。
  当然,蓝绫才回府,蓝洛卿自然舍不得走,这场家宴,他亦在其中。
  蓝洛卿手指拎起雕刻富贵牡丹的白玉酒壶,亲自替蓝绫斟满酒,他放下酒壶,拿起自己的酒杯,浅笑道:“绫儿,这杯酒,洛卿哥哥敬你,祝贺你平安归来。”
  蓝洛卿俊逸绝尘的脸凝着温柔的浅笑,那双比子夜还要好看的眸子,流泻着暖如月光的温柔,他这样看着她,仿佛倾尽了此生的温柔。
  何慧娘把蓝洛卿对蓝绫的好看在眼底,心中甚是满意,洛卿这孩子是个好男儿,一直以来也对绫儿照顾有加,若是把绫儿交给洛卿,她也就放心了。
  蓝绫见蓝洛卿站着,自己肯定不好意思坐着,她站起身,芊芊手指端起蓝洛卿斟满的酒杯,往前一敬:“多谢洛卿哥哥关心,先干为敬。”
  说罢她豪爽的饮下酒水。
  蓝洛卿笑着把酒饮下,酒杯离唇,倒过来,杯口为下,证明他已干完。
  多温馨的家宴,唯独蓝坤闷着头吃菜,独自饮酒,一句话也不说。
  憋屈,还有什么好说的
  忽然,空中飞来一只白鸟,口吐人言:“有好吃的,为毛不带小白为毛不带小白”
  某鸟和蓝绫在一起这些日子,倒是学会了蓝绫说的话。
  众人转头朝小白看去,各种稀奇的眼神,这鸟还会说话啊
  鸟爷很,直接飞到蓝绫面前的盘子里,脚刚落盘,盘太滑,小白摔了一跤,仿佛一只刚上桌的鲜鸽。
  “哎呦疼死老娘了。”某鸟娇媚的鸟语,这又不知学的是哪个中年的声音。
  众人被逗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唯独憋屈的蓝坤没笑,反而瞪了小白一眼。
  这一眼正好被小白发现,某鸟也不是吃亏的祖宗,它扭动身子从盘子里下来,斜着鸟眼看蓝坤:“你瞪什么瞪对鸟爷一点礼貌都没有。”
  众人的笑全都僵硬在脸上,有些抽搐。
  蓝坤本就憋屈,他一个堂堂的大将军被女儿挤下家主之位就已经够不爽了,现在居然连一只鸟都敢在他面前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