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9章


小说:爆宠99次:逆天萌狐妃  作者:君临殿
  她的手,温温软软,覆在他的手背上,仿佛有一道电流强势的钻入烛卿的肌肤里,麻了他的手臂,颤了他的心脏。
  不能乱摸吗?
  烛卿凤眸诡异暗涌,这具身体……本就是他的女人,却不准他乱摸,却准轩辕浩那魔头乱摸,是何道理?
  烛卿忽然扯开她的衣裳的系带,手指捻住衣裳一角,掀开。
  “或许吸你的血之前,我们可以做些更快活的事情。”他邪恶的在她耳边说道。
  蓝绫绝美的脸有些发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蓝绫看到烛卿脱了靴子,**坐在她的身上,凤眸放肆的盯着她敞开的衣裳,里面仅着一件蓝色的肚兜。
  蓝绫又羞又气,但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也无法反抗。
  “烛卿,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侮辱我。”
  蓝绫看着烛卿,眸色幽冷,她是轩辕浩的妻子,不可能背叛轩辕浩,若是真的被迫和烛卿发生这种事,她就……
  “侮辱?”烛卿凤眸对上她冰冷的眸,原来,在她的心中,他对她如此……是侮辱。
  那轩辕浩如此对她……就是爱她?
  这就是所谓的……同人不同命?
  “既然你都说侮辱了,那就侮辱到底吧!”烛卿冷幽的说道。
  蓝绫看到烛卿手指抓住她腰间的罗裙,心中大惊:“烛卿……你不能这么做。”
  “不能吗?”
  烛卿用力一撕,罗裙成了碎布,这女人本就是他的妻子,他有什么不能对她做的?
  “烛卿,别让我恨你。<>”
  蓝绫渐渐曲起手指,捏紧。
  烛卿觉得蓝绫这话很是可笑,他也妖笑起来,凤眸幽冷:“你早就恨不得我死,好成全你和轩辕浩,本尊又何妨,你更恨本尊一些?”
  说罢!烛卿就俯下身,薄唇落在了她精致的下巴,缓缓向下移动,从她白皙的脖子,移到了玲珑有致的锁骨上。
  蓝绫心口一颤,忽然抬起手,一掌打在烛卿的身上,把烛卿从她身上打下了**,力道不足以伤了烛卿,却成功的阻止了烛卿继续在她身上胡作非为。
  烛卿也没想到蓝绫会忽然给他一掌,他从地上起身,看到**上的蓝绫连喷了几口鲜血,他的凤眸忽然有些慌了。
  “绫儿。”他急忙**,却看到蓝绫撑着身子坐起来,嘴里还在流血。
  “你别过来,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是死,也会和你同归于尽。”
  蓝绫脑袋有些发沉,一边说,嘴角一边流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烛卿顿住,没有继续上前,幽冷的看着蓝绫:“只可惜,你死了,本尊也不会死。”
  蓝绫嘴角扯出一抹虚弱的笑:“是吗?”
  音落,蓝绫渐渐的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绫儿。”烛卿接住蓝绫,看到她苍白的脸色,烛卿眼底闪过懊恼。
  ****************
  另一处。<>
  小灵儿和小奴隶走了整整大半夜,才看到小蛊人口中的那片药田,
  据说,这里是仙界和人界的交汇点,平时也没有人知晓,所以,这里的药田,可谓都是从天界掉下来的仙草,其中就有一味是可以消灭小凌风体内蛊卵的草药。
  小蛊人远远的指着药田,根本就不敢靠近,苍白若纸的脸,他说道:“草药就在那里,你们去吧!我不能过去。”
  说完,小蛊人看着小奴隶手中的半个手臂,他眼睛闪了闪,继续说道:“现在,你可以把断臂还给我了吧?”
  小奴隶冷冷一笑:“药田那么大,我和小主人怎么知道你说的草药是那一株?你把草药找出来,我才会把断臂换给你。”
  小蛊人脸色煞白的摇头:“我是蛊人,我不能接近那株草药,否则,我身上的蛊虫会很难受,我承受不住那种难受,求你,别为难我。”
  “好,我不为难你,但你必须告诉我,那株草药的特征。”小灵儿忽然说道。
  小蛊人感激的看着小灵儿,说道:“那株草药的花心是黑色的,却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那种香味,是蛊人不能承受的香味。”
  小灵儿闻言,对小奴隶说道:“你和哥哥在这里,我去找他口中的草药。”
  小灵儿说完,就飞快的朝药田跑去,在她幼小的心里,哥哥的命最为重要,现在没有什么比找到小蛊人口的草药来救哥哥的命,更重了。
  小蛊人看着小灵儿飞出去的身影,有那么一瞬,他忽然后悔,不该把小凌风带到巫风谷。
  若是不带小凌风回来,他的手臂就不会断,小灵儿也不会……受这么大的苦,他们是走了整整一天加大半夜,才走到这里,小灵儿比他小好多,他感觉自己快累死了,她却不觉得累。<>
  再看一眼小灵儿的双脚,小蛊人的眸能夜视,他清楚的看到小灵儿的鞋子,被血染成暗红。
  小灵儿跑到药田,睁大眼睛找着小蛊人口中的草药,虽然她现在很累,虽然她眼睛快要闭上,但她知道,她绝对不能停下来,更不能闭上眼睛。因为这一停,一闭,哥哥的命也许就会没了。
  想到小凌风。
  小灵儿紧紧的捏着手指,喃喃的说道:“哥哥,小灵儿一定会找到消灭蛊卵的草药,小灵儿偷偷看过娘亲炼丹,小灵儿可以救你,一定可以救你。”
  小灵儿几乎把整个药田都找了一遍,可是没有发现小蛊人口中的草药,她急了,站在药田里,哭着对小奴隶大声说道:“我找不到小蛊人口中的草药,我找不到。”
  小奴隶听到小灵儿的声音都哑了,一阵心疼,它抓起小蛊人,飞快的朝药田跑去,把手中颤抖的小蛊人丢在药田里:“今天,你找不到你口中的那株草药,我就把你身上所有的蛊虫全部吃掉。”
  小蛊人在药田中簌簌发抖,仿佛随时会死掉,他漂亮的脸苍白到透明,对小奴隶摇头,想要逃离药田,断臂却被小奴隶狠狠的咬了一口,蛊虫入嘴,小奴隶狠狠的咀嚼。
  小蛊人疼的死去活来,却没有一滴眼泪。
  “不肯找是吗?不肯找,我就这样吃了你身上的蛊虫。”小奴隶的声音仿佛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