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1章


小说:爆宠99次:逆天萌狐妃  作者:君临殿
  蓝绫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又过了一天,她感觉身子比之前虚弱了很多,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烛卿……烛卿在哪里?
  蓝绫脑中想到那张妖孽的脸,想到他要对自己做的事情,本就苍白的脸色,又一阵苍白,转头看了看房中,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妖孽,那双凤眸,也看着她,浮出妖异诡谲的暗光。
  蓝绫感觉嘴里很干,嗓子都在发痒,咽了咽口水,却发现,咽下去的都是空气。
  她想喝水。
  蓝绫没有向烛卿开口,她和烛卿已经走到这一步,现在向他开口,不知自取其辱吗?
  烛卿看到蓝绫吞咽口水的动作,也看到她苍白开裂的嘴|唇,本以为她会开口要水喝,但她却转过了头,不仅不要水喝,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已经讨厌他到了这个地步?
  烛卿嘴角扯出一抹妖美的冷笑,从椅子上起身,大步走到蓝绫的**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上的女子。
  “绫儿,你渴了吗?”
  他妖孽的脸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垂眸俯视她的表情,那么高高在上。
  蓝绫喉咙真的很干,舔了舔唇|瓣,觉得嘴上稀少的血液都是宝,她看着烛卿,终于忍不住,点了一下头。
  烛卿笑了笑,转身,从桌上拿来茶壶,蓝绫以为他会喂给她,却看到……烛卿尖尖的手指拎着茶壶,壶嘴对着他自己的嘴,倒了进去。
  在一个很缺水的人面前饮水,他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蓝绫眼睛盯着他手中的茶壶,很想爬起来去抢,手指弹了弹,身体半点力气也没有,她根本无法去抢他手中的茶壶。<>
  烛卿……是故意的。
  蓝绫咽了咽没有口水的空气,喉咙快冒烟了。
  烛卿拿开茶壶,水里裹着水,忽然俯下身来,对着她的唇,亲了下去。
  蓝绫吓了一跳,急忙移开脸,却被他双手捧住小脸,茶壶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口中的水,渡给了她,而蓝绫无处可逃,却紧闭着唇|瓣,眉心紧紧的皱着,不能开口,也不敢开口。
  白色的水,顺着蓝绫的嘴角流了下来,烛卿的凤眸诡谲万变,盯着蓝绫绝情的小脸,薄唇忽然压在了她的唇上。
  忽然,烛卿薄唇一疼,他移开,薄唇被蓝绫咬出血来。
  “你想渴死?”他幽冷的说道。
  “烛卿,我渴死,也不会喝你嘴里……吐出的水。”蓝绫虚弱的说道。
  烛卿的嘴角扯出一抹妖笑,流血的薄唇,愈发妖异。
  “蓝绫,你真是可笑,本尊和轩辕浩本是一体,你接受他,却不接受本尊,你可知……你和轩辕浩**的时候……本尊也感同身受?”
  “你胡说。”
  蓝绫眸中闪过不可置信,她无法想象,若是她和浩浩做,烛卿也能感受到,那是怎样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本尊胡说?你要不要本尊把你和轩辕浩说的话,一一重复给你听?”烛卿手指抚在她的腰间:“还有,那一次在客栈,你寒毒发作,**和轩辕浩做了……”
  “烛卿,你闭嘴。<>”
  蓝绫有些慌了,烛卿是怎么知道她在客栈寒毒发作?轩辕浩在,烛卿根本不可能靠近,莫非……真的如烛卿所说?他真的能感受到她和轩辕浩……
  “本尊还有很多没有说出来,怎么能闭嘴?”烛卿看到蓝绫脸上快要奔溃的表情,他嘴角的妖笑愈发大:“绫儿,你是本尊的妻子,你不是轩辕浩的妻子,现在本尊和他一体,为何你能接受他,却不能接受本尊?绫儿,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平吗?”
  烛卿凤眸诡异的盯着蓝绫,冷嘲,讥讽,还闪过嫉妒。
  没错,他嫉妒轩辕浩。
  “我是轩辕浩的妻子,永远都是他的妻子,烛卿,你不是轩辕浩,你和云夕早已成了过去。”她是蓝绫,不是云夕。
  “过去?轩辕浩有把你当蓝绫?你和他在**上,你听着他一声声的叫你夕儿,你不是一样舒服的迎合?蓝绫,本尊发现你这女人真是虚伪,你在轩辕浩的面前,你何曾把自己当过蓝绫?却在本尊面前,说出那些自己都站不住脚的虚伪话,蓝绫,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可耻吗?”
  无论她是蓝绫,还是云夕,都是轩辕浩的蓝绫和云夕,却不属于他,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和他成亲?
  烛卿很想问一问蓝绫,这个女人,当初把他当成什么了?
  蓝绫被他吼的有些难受,大脑仿佛被什么撞击了似的,有昏又疼。
  蓝绫闭了闭眼睛,缓缓说道:“对,你说的没错,我可耻,我爱上的人终究是轩辕浩,而非你,所以,他怎样都可以,而你,不可以。”
  话虽伤人,但蓝绫说的都是实话。
  一个女人爱上谁,那人就是她的天,她的唯一,也是特殊的存在。<>
  烛卿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撕扯了一下,疼的滴血,她这是在告诉他,她有多爱轩辕浩吗?而他,不过是被她抛弃的……前夫?
  这女人的心真狠。
  烛卿压下心中的难受,幽冷的说道:“不可以?本尊会让你知道……轩辕浩可以的,本尊都可以。”
  顿了顿,又道:“蓝绫,别用死来吓唬本尊,你死了,你元神不灭,本尊也不介意把你的元神放入别的女人体内。”
  **************
  小灵儿睡了一个好觉,醒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看到凤宵,她眨了眨眼睛,仿佛还未真正的醒过来。
  “爹……”她软糯糯的声音,软到人骨子里,只是,后面一个“爹”字未出口,小灵儿朦胧的眼神,彻底醒来。
  凤宵冷月似的眸闪过异色,看着怀中的孩子,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她还是那个依赖他,追着他跑,叫着他“爹爹”的孩子。
  小灵儿很快就从凤宵的怀中跳了下去:“哥哥……哥哥怎么样了?”
  凤宵怀中失去小灵儿软软的身子,忽然有些失落,听到她关心小凌风的声音,凤宵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彻底割舍了他,反倒是他,有些割舍不了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