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9章 太初之气


小说:武神血脉  作者:刚大木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对不起,掉线了 酷校草遇上拽丫头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步步惊情:将门弃妇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凭栏问飞絮 
  贺兰家,云雾山。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这里乃是东洲上三家之一,大帝世家贺兰家的一处秘境。
  浓郁的天地灵力在这里几乎化作了浓雾,哪怕只是置身于这里,都足以让世间凡人轻轻松松活上两百岁月,一生无病无灾。
  如此秘境,哪怕是贺兰家手中所拥有的也不过只有两处!
  此时,云雾山之中,不时有万丈金芒冲天,却很快被一股绝世风姿所压制下去。
  每一次金芒出现,都可以看到整个云雾山微微颤抖了一下,那无尽的苍穹之上,仿佛有某种可怕的意志,想要直接撕裂降临。
  “还不是时候。”
  冷酷的叹息,一双眸子遥遥注视着天穹之上,仿佛在那有着世间无数人疯狂追求的大道和长生。
  贺兰天朗!
  能够身处在如此秘境之中修炼的,整个贺兰家都一只手数的过来。
  而现在,为了让他可以横压一世,彻底奠定这一世的无敌之姿,整个贺兰家可谓是费尽心机。
  包括整个云雾山,都直接不惜动用。
  要知道,这里可是贺兰家积累了三十万年之久的秘境,三十万年来始终以上古的阵法维持,甚至贺兰家的一位大帝亲自出手,从三界九域中找到了三条灵脉,亲自动手挖出移到了这一处云雾山脉上。
  这里,几乎自成一界,只可惜还是会受到天道束缚。
  “还是差了一点,不过时机也快了。”
  贺兰天朗,数十万年前,贺兰家当之无愧的无敌妖孽!一出道就战无不胜,死在他手中的天骄数之不尽!
  却最终遇到了一人。
  “横天!当年虽然你能压我一世,但是如今你只怕早已经化作枯骨!”
  他的双眸中闪烁着可怕的锋芒,一道眼神,就足以撕裂上位皇,让其飞灰湮灭!
  “这一世,我必将站在比你更高的地方,俯瞰苍生!甚至,问鼎长生!”
  他的野心,绝对不小!
  当年贺兰家也算是对他希望巨大,只不过他在判断出并非横天大帝对手之后,当机立断封印自己,就是为了避开横天大帝所在的一世。
  而现在,终于轮到他横压一世,开创属于他的时代了。
  外界无数人,都在猜测他如今的修为实力,毕竟他曾经是唯一能够与横天大帝争夺天下的可怕天骄。
  如今再一次出世,谁都想知道他的深浅。
  尤其是那些大帝世家,帝门道统!任谁得知一位如此可怕的封代天才出世,都寝食难安。
  包括贺兰家内部,同样无数人都在好奇。
  这位曾经差一点横压一世,让贺兰家站在世间巅峰的无敌先祖,如今到底是什么境界。
  随着他双眸锋芒越来越浓烈,几乎化作了屡屡金色,而天穹之上那可怕的意志却更为剧烈。
  最终,贺兰天朗闭上双眸,同时身上气息也是悄然无息的收敛起来,看上去和一个凡人没任何区别。
  两道气息远远的靠近云雾山,还未到达,就已经散发出无上威严。
  两尊无上圣皇!
  若是有人见到,必然惊呼出声。
  无上圣皇啊!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超级无敌的象征,甚至足以在大帝世家和帝门道统这等势力中成为老祖一级的人物。
  但是此刻,这两尊无上圣皇,却小心翼翼的在云雾山外,就露出了身形,散去遁光。
  仔细一看,乃是两位银发白眉的老者,一股沧桑从两人身上透露而出,那绝对是活了至少数万年才有的气质。
  就这么两位古老的无上圣皇,其中一人此刻微微躬身,朝着云雾山中出声,“少主。”
  论辈分,两人在贺兰家也算是老祖一级,虽然无法和那些寿元几乎耗尽,千万年沉睡在石棺中的古老存在相比,但是在贺兰家表面上,这两位可是地位极高。
  但是他们丝毫不敢在没有得到答复之前,就踏入云雾山。
  因为他们清楚,云雾山内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进来吧。”
  云雾山之中,原本的浓雾分出了一条通道,两位贺兰家老祖一看之下都是眼眸中划过一丝骇然。
  这里可不是外界,乃是贺兰家的两大秘境之一,他们更清楚在这里,因为特殊原因,修为境界甚至对法则的掌控都会被削弱到一个微乎其微的地步。
  而想要如此轻描淡写的就做到这一切,就算是他们二人,都有些勉强。
  更别说这般轻松,言语之间,就影响了整个云雾山的法则。
  两位贺兰家老祖直接踏入云雾山,很快就见到了一位年轻人正等待着他们。
  看上去那年轻人仿佛二十出头,丰神俊朗,拥有一股邪魅的气质。
  但是两位老祖却小心翼翼,真要抡起辈分,眼前这个年轻人足够让他们二老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何事。”
  年轻人正是贺兰天朗,从他苏醒出世之后,就从未离开过这里。
  不管是曾经进入千帝境,还是驾驭着八王神冕与李叶交手的,都只是他的分身之一。
  而此刻,正是他的本尊神体。
  “少主,蔺家送来一物,我等都无法判断此物是何来历。”
  他们可不敢没事来打扰眼前这位先祖,甚至可以说,整个贺兰家,都没人敢来打扰。
  不过此刻,他们中一人,直接把一物取出。
  贺兰天朗目光微微一扫,随之露出了一抹奇异。
  “居然有一抹太初之气?”
  寻常之物,如何入得了贺兰天朗之眼。但是此物却让他产生了一丝好奇,要知道,太初之气!这可是唯有在洪荒太古那个时代,才拥有的原初之力!
  别说是现今,就算是上古时代都几乎找不到了。
  而眼前,却在一个看上去并不完整的残卷上,感受到了一些。
  两位贺兰家老祖可并未察觉,显然他们就算是无上圣皇,但是比起贺兰天朗却是天差地远。
  “有趣,居然有太初之气,虽然微乎其微,但是此物原本的主人,看来非比寻常。”
  贺兰天朗嘴角微微扬起,东西已经到了他手中。
  只可惜,他却发现除了感受到的那一抹太初之气外,却根本无法得到更多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