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以后,必定是本王的女人


小说:养狐成妃:邪魅冷王甜甜宠  作者:醉梦凡尘
推荐阅读:总裁图谋不轨 
  阿鲁开口,语气中,尽是毕恭毕敬之意。
  待阿鲁说完此话,下一刻,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双唇微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虽然阿鲁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却还是落入了男子那深邃的鹰眸之中。
  见此,男子那深邃的鹰眸先是轻轻闪烁一下,随之,薄唇微启,沉声说道。
  “有什么话,就说吧!”
  “是!”
  听到男子此话,阿鲁先是犹豫一下,随之,才微启双唇,沉声说道。
  “刚才,属下在让人打听二王爷下落的时候,还得知一件事情。据说,二王爷当时跟那些乱党打斗的时候,是因为要救一名俊美少年,才跟那名俊美少年齐齐滚下山坡的。属下还打探到,那名俊美少年,在二王爷到了边境之后,便一直跟二王爷身后,跟二王爷形影不离……”
  说到最后,阿鲁目光轻轻一抬,不由朝着正趴在床上的冷峻男子看去。
  虽然,阿鲁没有说出那名俊美少年的名字,然而,当听到阿鲁此话,正趴在床上的冷峻男子鹰眸顿时一瞠。
  下一刻,仿佛想到什么似的,薄唇微启,喃喃说道。
  “你说,二王爷是为了救那名俊美少年,才滚下山坡的!?而且,那名俊美少年,一直以来,还跟二王爷形影不离!?”
  男子开口,说到最后,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瞳眸一缩。
  下一刻,整个人当即如同装了弹簧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了。
  “是叶左左!?”
  男子开口,语气虽是疑问句,心里却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了。
  是啊,能够让那个男子如此焦急在乎,不惜以自己性命维护的人,除了那个女子之外,还能有谁!?
  一想到,那个女子,如今跟那个男子齐齐滚下斜坡,至今下落不明,男子一颗心,更是狠狠一揪,仿若撕裂般的痛!
  要是,那个女子出事的话……
  一想到这里,男子当即从床上下来,随之,套上鞋子之后,薄唇微启,当即开口吼道。
  “来人,准备更衣!”
  瞧着男子那惊慌焦急的模样,跪在地上的阿鲁,心头当即一震。
  虽然,他早知道,要是他告诉这个男子此事,这个男子必然会焦急不安。
  却不曾想到,这个男子的反应,比自己预期中的更加激动!
  不过,那也难怪!
  他一直伺候在这个男子身边,早就得知,那个女子在这个男子心目中的分量了。
  要不然,以这个男子的睿智,在明知道府中那个傅念儿明明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女子,却装作不知道。
  那全是因为,那个傅念儿那一张跟他深爱女子有着几分相似的容貌。
  要不然,那样的胭脂水粉,这个男子早就扔出王府去了!
  只是瞧着眼前男子,身受重伤。
  虽然这一次,他们是想借刀杀人,只是,为了给皇上一个交代,也为了能够堵住众人悠悠之口,这一刀,可是来真的!
  所以现在,看着眼前男子,因为过分激动,后背上面那迅速渗出来的鲜血,阿鲁见此,眉头顿时一蹙。
  “主子,你的伤口又裂开了,大夫之前说过,主子要趴在好好休养,要不然,伤口很容易裂开的,到时候,要是落下什么后遗症的话,该如何是好!?”
  阿鲁开口,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闻言,黄埔傲几乎是想都没想,薄唇微启,语气中,尽是浓浓的不悦。
  “这时候,本王这点伤算的了什么!?快,快点让人备马!本王要亲自去寻找她的踪迹!”
  黄埔傲开口,一脸焦急催促。
  闻言,阿鲁眉头先是一蹙,也没有立刻出去让人备马。
  只是双唇微启,语重深长。
  “只是主子,那个女人,毕竟是二王爷的女人啊……”
  所以,就算要焦急担忧,也轮不到自家王爷,不是吗!?
  就在阿鲁心里如此想着,黄埔傲在听到阿鲁此话,薄唇先是轻轻一抿。
  随之,薄唇微启,语气低沉,却坚定。
  “不管现在,她到底是谁的女人,以后,必定是本王的女人!”
  ……
  “呵呵,阿珏,你快看看,这是我刚才捉的鱼呢!很厉害吧!?瞧这条鱼儿那么大,少说也有五六斤呢!今天,我们便吃烤鱼吧!?”
  领着刚才从湖边捉来的鲈鱼,叶左左脸上,尽是欢天喜地的。
  毕竟,在这深山树林里面,虽然野味极多,只是,黄埔珏现在有伤在身,她不敢走的太远,于是乎,便就近在湖里捉鱼去了。
  幸好,这里往日里面鲜少有人出现,所以湖里的鱼儿便特别的多。
  她才捉了不到一会,便捉来这么大的鲈鱼。
  瞧着这鲈鱼那么肥美,等下烤起来,味道肯定不错呢!
  心里如此想着,叶左左嘴里的哈喇子只差没从嘴里流出来了。
  只是,就在叶左左提着这肥大的鱼儿,打算跟树底下休息的男子炫耀之际,却见树底下的男子,此刻正双手环胸,背靠树干熟睡过去了!
  见此,叶左左脸上不由一愣。
  毕竟,若是在以往,这个男子,总是早起晚睡,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必定会醒过来的。
  只是最近两日,她却发现,这个男子好像十分贪睡。
  一天时间里面,有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此刻,瞧着男子那熟睡的模样,还有比之前略发清瘦的脸庞,叶左左心里,更是心疼之极。
  那也难怪。
  虽然,这个男子武功高强,身强力壮的,不过是血肉之躯,又不是铁打的身子。
  之前,这个男子为了护着她,从那么高的斜坡滚下来,手臂和大腿也受了伤。
  所以,这个男子才会如此体力不支,需要不断休息补充体力吧!?
  想到这里,叶左左也不敢大声说话吵着这个男子。
  瞧着这个男子双手环胸的模样,眉头更是微微蹙起,显然是冷了。
  见此,叶左左先是放下了手中的鲈鱼,随之,当即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然后披在了男子身上。
  末了,还不忘给男子掖好衣领,免得凉风从衣领处吹进去。
  待为男子披上了外套之后,叶左左才心满意足的起身,处理那条肥美的鲈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