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一巴掌


小说:养狐成妃:邪魅冷王甜甜宠  作者:醉梦凡尘
推荐阅读:总裁图谋不轨 
  最后,是那纤细的眼眸。
  女子的眼睫毛,纤长浓密,仿佛一对黑色碟翅似的,在女子眼帘处投下两簇暗影,使得女子的小脸看上去,越发的柔美了。
  最后,手指轻轻滑落,再到女子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上面……
  只觉得,指尖下的红唇,如此的柔软细嫩。
  这一张小嘴,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唇线优美,娇艳欲滴,唇色诱人,此时此刻,更是紧紧的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见此,黄埔傲鹰眸不由一暗。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趁这个女子喝醉,便为所欲为。
  只是,这一张小嘴,实在太过诱人,此刻,正不断勾引着他,想让他一亲芳泽……
  想到这里,黄埔傲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慢慢俯下身子,然后朝着女子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慢慢落去……
  一点一点,看着女子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离自己越发的靠近,黄埔傲忽然间,只觉得心跳加速,血液沸腾。
  对于自己激烈跳动的心扉,黄埔傲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他早不是不经人事的黄毛小子了。对于男女之事,更是熟悉的很了。
  然而现在,他却像是一个不经人事的黄毛小子似的,心跳加速,血液沸腾。
  对于这样陌生的感觉,黄埔傲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兴奋。
  落在身下女子的目光,难掩的深情款款。
  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在他面前,是这个女子……
  以前,他一直追逐名利,只觉得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一物罢了,可有可无。
  毕竟,出生帝皇家,以他的身份名利,只要他勾勾手指头,多的是女子对他投怀送抱。
  只是对于那些女人,他却是不屑一顾。
  毕竟,那些女人之所以投怀送抱,都是因为看中他的身份,还有能够带给她们的尊荣富贵罢了。
  对于那种庸脂俗粉,他更是不屑一顾。
  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却是例外!
  以前,他是很讨厌这个女人。
  只觉得这个女人,每日里面浓妆艳抹,嚣张跋扈,无才无德,让人见之厌恶。
  以前,他将这个女子视作老鼠一般厌恶嫌弃。
  只是如今,看到底下女子,那清丽脱俗的绝色容貌,他却是心跳加速,心生怜惜。
  他不知道,这个女子生的如此绝色,以前为何要浓妆艳抹,掩盖自己绝色的容貌。
  以前这个女子那伤风败德的行为,跟现在这个女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要不是确定,这个女子当真是叶左左,他都有些怀疑,这个女子,是不是被人掉包的!?
  不过,那不可能!
  毕竟,这个女人,虽然父亲曾经是朝中大臣,得到父皇重用。
  自从她父亲死了之后,她便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像她这样无依无靠之人,谁会冒充她呢!?
  虽然,这个女子的改变,跟之前判若两人,不过,对于这一切,他都不在乎了。
  他在乎的,只是这个女子的心!
  他想重新得到这个女子的心,他想跟这个女子在一起。
  如今,他最想的,不过是想品尝品尝这个女子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罢了……
  想到这里,黄埔傲不由微微弯腰。
  再见到,眼前这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庞。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是那么的近,近到,女子那温热的呼吸,更是喷洒在他脸上。
  暖暖的,柔柔的,仿佛一股子酥麻的电流,贯通他全身,四肢百骸,连带着心,都要酥掉了……
  心悸不已,黄埔傲那冷峻的脸庞,更是一点一点落下。
  眼看着,就要吻上那一张不断引诱着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之际,黄埔傲嘴角不由轻轻一勾……
  心里,更是满满的期待。
  到底,这一张红唇,是不是如同预期中的甜美!?
  就在黄埔傲心里期待之际,然而下一刻,‘啪’的一声,黄埔傲只觉得耳朵一鸣。
  紧接着,一股子火辣辣的疼痛感,倏地从他右脸颊传来了。
  脸颊火辣辣的痛着,黄埔傲整个人,更是被打的懵逼了。
  那冷峻的脸庞被打歪了,鹰眸一瞠,脸上,尽是一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低头敛眸,静静看着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再次安然入睡的女子。
  只见女子抿了抿红唇,眉头微蹙,嘴里,更是念念有词着。
  “该死的混蛋,看我不打死你!”
  听到女子嘤咛,黄埔傲嘴角不由一抽。
  对于女子嘴里这一个混蛋,他自然之道不是他。
  只是现在,他确实是冤枉。
  香吻还没有尝到呢!便替那个男人挨了一巴掌。
  脸颊疼痛的很,不过,再见女子熟睡的小模样,黄埔傲心里除了无奈之外,嘴角却是一勾。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耳光呢!
  虽是如此,他心里一点都不生气。
  再见女子那酣睡的小模样,仿佛一只慵懒的小猫咪似的,道不尽的可爱。
  不过,黄埔傲知道,这个女子现在模样乖巧,实则,却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你若是不惹到她还好,一旦惹到她了,非捉的你一身伤痕。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带爪子的小猫咪,却越是让人心动!
  毕竟以前,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不是装模作样,做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便是表面一套,暗地里面一套,好不虚假!
  对于那些虚情假意,矫揉做作的女子,他只觉得厌恶嫌弃。
  只觉得,时间所有女子,都不如这个女子一分,一毫……
  虽然现在,这个女子熟睡着,他按理说,要做点什么。
  只是刚才被这个女子打的那一巴掌,他脸颊还火辣辣的痛着。
  也是这一巴掌,打醒了他。
  来日方长!
  反正,那个男人负了这个女子。
  以这个女子的刚烈,跟那个男人必定回不去以前了。
  所以他跟这个女子,还有时间。
  来日方长,只要他真心对待,这个女子必定知道他对她的真心。
  想到这里,黄埔傲嘴角先是轻轻一勾。
  随之,才起身,为女子轻轻盖上被子之后,才转身离开……
  ……
  “你说什么!?你说,王爷他亲自为那个女子擦脸!?而且,还吻了那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