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拔刺9


小说:攻约梁山  作者:山水话蓝天
推荐阅读: 犀利农家俏娘亲 勇者名叫恶龙 左手情伤,右手阳光 挚爱甜心皇后 再见,亦是不见 摄政王的腹黑公主妃 
  赵岳脸皮不够厚,不适合当官,也当不了坏蛋。
  尽管他这一世历练了不少,脸皮多少厚了些。
  上次去泰山打擂,出行吃霸王餐住霸王店,什么都不给钱还动不动打人杀人反抢,那是有目的地报复、闹事、示威和挑衅,是向全欠了他家的恩情却从未还半点儿的全天下无良者讨点利息债,本质上与脸皮厚薄没关系。
  这回不能暴露身份,不是示威讨债,真靠脸皮厚霸王吃霸王住......赵岳就有点儿那啥,但这种情绪转瞬就转为另一种......
  店内一个可能是待客店小二的汉子懒洋洋地靠在柜台上打盹,店中不见其他伙计,冷冷清清显然一直没什么生意。
  赵岳的到来显然带给了客栈惊喜。
  店中汉子听到数骑马蹄声奔过来,脑袋立即抬了起来。
  等看清赵岳等的装束行囊和风尘仆仆......他懒洋洋的神色立即不见了,从柜台后站了起来。施威闯进来大喝了一声,他也仅仅是被施威在刀山血海中自然形成的渗人威势惊了一下,随即就能满脸谄媚热情地迎上来笑着和施威打招呼,并没有被施威自带的索命恶煞般威势震慑得进退失措言语畏缩结巴等失态,并且一边打招呼一边还能再次扫向七匹马......进一步仔细打量赵岳等,看到都是带武器的大汉,他的眼睛仍然一下子亮了......
  赵岳给战马松了松肚带,取出块布给马慢慢擦着汗,间或瞥了店中一眼,把店小二的情形瞧了个清楚......之前没钱吃饭的那点不好意思顿时化为了冷硬.......
  他隔得店小二尚远,也立即清晰感受到这汉子心里对他一行的恶意凶残。
  说不清为什么,他就是能透过店小二这种常见的几无破绽的谄媚热情迎客态度表相察觉到危险。店小二深藏脑子里一一闪过的诸般阴险贪婪心思就是能如在他耳边一一详细述说清晰明了一样让他明确感应到凶险。
  师门的基本功法就是能有这种奇妙能力,以至于无神论的坚定者赵岳有时候也不禁会产生些神神鬼鬼疑虑。
  施威他们四个天生坏蛋可不在乎吃霸王餐丢人。
  他们没有赵岳那种感应危险的能力,但也立即警觉这店怕是不正常,怕是要命的黑店。
  原因很简单:寻常好人怕坏蛋。
  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身上的凶恶气有多强烈有多可怕。可这个寻常店伙计居然一点没害怕,能熟视无睹般从容反应。
  这种正常的不正常,本身就说明问题。
  至少这店小二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好人。这店背后九成九有什么黑幕。
  施威是四煞中心眼最多最狡诈的,能当四兄弟的老大,可不仅仅是因为年纪比其他三人稍长几个月。
  他瞅着店小二嘿嘿笑起来:”小二,说说,你这店有什么好吃的能招待得大爷满意?“
  店小二谄媚一笑,随即却苦了脸道:”哎呀,贵客,如今这世道你也知道,咱们大宋遭难了,好东西都没了。您若是想在小店吃到猛兽飞禽山珍海味鸡鸭鱼肉,小店可就为难了,没有哇,根本没地弄去。炒菜都没油用,鸡蛋都没地买去。“
  ”那你这有什么可下口的?嗯?“
  ”贵客,你若是不挑剔,小店有玉米饼子,再炒几个时鲜可口的青菜,也能吃饱。也就这个了。别的真没有。“
  说着,他指指远处的田野,”贵客也看到了,本地也就剩下来不及收拾的玉米还杵在地里,其它已经收了的庄稼都被海盗勒索走了。麦子,只有种了冬小麦的,再无一粒,想吃面得等明年了。俺们大冬天也得把玉米收完,不然得饿死。“
  店小二说得贴实情,显得很可怜,很......本分。
  施威嗯嗯几声,心中却冷笑不迭。
  今年,太多社会凶徒渣子趁机发了国难财,由过去的专门靠拉帮结伙危害社会过逍遥日子的一无所有刁钻恶毒恶汉懒汉癞汉摇身一变成了官军捕快衙役等有官方身份的人兼地主、商铺客栈各种老板或掌柜伙计......成了城乡有产有正经职业的体面人,大恶披各种官皮,无能小混混掌控街面与乡间各种产业混充生意人,本就是当地一伙或一类的,这下彻底上下一体,真正成了官匪一家兵匪一家,只要孝敬好地方官,他们就能把控地方越发方便为非作歹为所欲为,可得了意了,但有利必有弊,大宋王朝江山动荡,各地情况不明不稳,出外太凶险,旅人害怕在外稀里糊涂出事,眼下几乎绝迹,商业也近乎停顿,这些坏蛋霸占了客栈却没生意上门,守着金饭碗却没饭装。突然来了客人,这家店无疑就当送上门的肥羊了........
  施威就是大坏蛋,哪怕什么黑店歹徒。
  一听店小二是既盘算着宰客个狠的又舍不得下点本钱先让客人吃好点短暂舒服满意一会儿,他不再费话,这时,赵岳他们也进来了。他就和杨烈径直去了厨房,根本不鸟那小二脸色一变连声叫唤着上来阻止。
  厨房里却是有人,两个,应该是厨师,正在那悄声忙活。
  猛然见施威他们进来就是一愣,随即双双瞪眼喝道:”这是后厨,外人不能进。快出去......“
  不等这两家伙威胁叫唤完,毒火龙杨烈就动手了,两大嘴巴子就把二人抽翻在地。
  施威撒眼间一瞅,就笑了。
  鱼,那盆里装着三条淡水大鱼,每条都怕不有三四斤重,都开膛去污收拾好了,就泡在调料里上味。
  闻着味再一掀几口锅,施威更乐了。
  正教训人老实点的杨烈一瞅,也乐了。
  一大锅香喷喷的米饭;一锅是烙的玉米饼子,有花样的,有地瓜玉米的,有豆面玉米的,看着就可口。
  一锅是蒸好的鸡,看地上一边的毛垃圾显然是山鸡,打猎来的或强抢强买猎户来的,四只,秋山鸡,只只肥嫩。其中两只做的焦黄烧鸡。另两只......瞅见旁边洗好的一大盆山蘑菇,以及准备好了的葱蒜花椒等,显然是打算做炖蘑菇鸡。
  还说没好吃的?
  这都是什么?
  嘿嘿......
  再瞅瞅一盆盆洗好的青菜......
  这两厨房的汉子确实是正经厨子,而且貌似厨艺也不错。而这家店显然中午会有什么要紧人物来......
  这时候,老四王大寿也进来了,烧水,伺候赵岳喝茶。
  茶,这店也有,虽然不怎么好,但也还不错,却是老三邓天保收拾得外面的店小二老实了,逼问搜出来的。
  邓天保随即也进来了,瞧见了好吃的,也嘿嘿大乐。
  四个坏家伙:
  施威挽起袖子,负责炒青菜和煎鱼,麻利地挥舞菜刀,刀工了得,看得那两倒霉厨子也瞪大了眼。
  杨烈则动手开始炖蘑菇鸡。
  王大寿一边把壶装水烧上,一边踢了两厨子几脚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烧火。没点眼力劲,怎么当厨子的?“
  邓天保则搜出一缸玉米和大豆,两样混一起倒了满满一大铁锅,然后加上水蒸,这是用来喂马的、坚硬的玉米豆子蒸得软和些,马吃了好消化,能快速恢复力气,还不伤牙齿。
  两厨子不是好人,但遇到更凶横有力,杀人不眨眼的更坏的四煞也就只能当把胆小温顺老实人,赶紧配合着烧火.......
  外面,
  那狡诈的店小二则被杨沂中押着正苦着脸用温水伺候七匹马饮水,并先喂上些地瓜玉米面让饿了的战马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赵岳在和傻小子奎三各自在外面用温水慢慢洗洗脸洗洗手,洗去风尘和疲乏,清醒一下头脑。
  洗完后,赵岳背着手默默看着不远处的这个村子,若有所思。
  傻小子则站在赵岳身侧,两牛眼瞪着那村子眼闪凶芒。他早傻,但对危险有野兽般的敏锐,何况同行者已经行动表明此店此处不是好人,那这个村子怕也不是正经地方......
  在这个村边客栈本没想过能吃得好,结果却是有惊喜......七条大汉一通猛造,吃了个肚圆而心满足。
  马也喂好了。
  赵岳却没急着逃走,休息了半个多小时,见村子那边也没来什么凶徒算账,这才上马而去。
  黑店就是黑店,此处果然不洁。
  赵岳一行策马慢慢行进间,突然路旁山坡上射来冷箭。
  放箭的人显然不少,但没什么准头,弓弩显然也不是强劲有力的制式弓弩,应该是自制的民用版。箭密集而来,无疑是想以偷袭和箭多来个猝不及防取胜。
  但赵岳这帮人是什么身手,又早有防备,连躲带挡,射来的箭全落了空。
  弓弩无效,随着一声凶戾大吼,一伙人从山坡上现身,怕不有七八十人之多,都村夫打扮,各种凶横恶相,拿着棍棒粪叉猎叉......乱七八糟各种东西充当凶器,为首几十个凶汉倒是有刀斧和长枪,发声喊,呼地冲下山坡凶狠堵截上来。其中就有此前厨房的那两汉子,此时二人各持一对菜刀,露出歹徒凶相,随着同伙狂奔下来,显得愤恨而很是骁勇凶悍。
  赵岳瞅着这伙人气势汹汹杀来,眼神闪了闪。
  杨沂中留意着赵岳的神情举止,见赵岳似乎没冲杀的意思,他也没动,只拔刀侧马在旁边,有侍卫的意思。
  施威、杨烈、邓天保、王大寿则不但无惧,反而象遇到过年一样亢奋大吼一声,不约而同地策马猛冲了上去.......赵岳另一侧,傻小子此时反应却不傻不慢,早冲上去了,只是没骑马,他跳下马提刀奔了过去,速度一点不比战马慢。
  杨沂中看着五人如五条恶虎闯入羊群般的威势,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之前,围攻西夏,他是随西军翻横山杀入西夏国展开系列大战的,不是和赵岳在一起,没见识过四煞和奎三的战斗,此时他才清晰认识到这五个或傻乎乎只知跟着赵岳转或凶横对他有些傲慢......总之都一点不可爱的家伙是怎么凶猛善战。
  刀光在人群中暴闪,拳脚在人群中发威......
  鲜血飞舞,残臂断肢飞起跌落,一个又一个村夫似的汉子被打飞,一片接一片惨叫惊叫中,这伙歹徒群几转眼间就裂开了五条大口子,被杀了个对穿,血淋淋五条空当,密集歹徒中空出数个空白......
  如此惨烈恐怖厮杀,这是边关战场才有的血腥渗人一幕,显然不是这伙盘踞此地‘和平安宁’环境中的凶恶村汉歹徒们能抗得住打击的,不少的直接吓破了胆,凶悍嚣张扑来却还没接近截杀的目标就吓得抹身就跑,这是聪明的。本就不敌五条恶虎,队伍一乱一溃散,信心和气势一泄,人多势众的优势荡然无存,越发不济事了,被杀得更惨更狼狈......
  这伙人为首的正是发国难财的当地地痞新村霸,带一伙无良村民盘踞此地,表面良民,暗为恶匪,有县上混成捕快都头的同伙照应,肆无忌惮,村头客栈就是个专门祸害过路人的窝点,只是一直没几个客人路过倒霉被他们夺财害命。
  今日,赵岳一行突然路过这,看店的混混以为”大买卖“上门了,终于该发财了,谁知来的人更凶,却被直接弄了起来,不但得乖乖干活伺候,而且不能得空给村里通风报信......后,两厨子得空跳后窗跑了......村霸老大不惊反大喜,设伏......
  杨沂中随手剁了几个冲这边来的泼皮恶棍,这场遭遇战就结束了。根本没用赵岳出手见血。
  但这事不是随着村霸和几个为首的恶徒死了就这么了了。
  赵岳正想看看灾后的各地还有多少财力。这次的偶然事件就是个机会。
  追着溃散的歹徒一直冲入村里,
  危害最大的首恶毒刺拔掉了,不稀得死盯着除掉这些趁乱世趁机作恶的百姓,追赶中随手杀了就杀了,没杀到的就任其逃走。快马直接来到村霸家,很好找的,村中哪个房子最气派,那个自然就是本村黑老大霸占的宅子。村中汇聚居住一起的人口不少,看情形就知道这怕是没一个好人,无论男女老少,但此际没人再敢仗着人多势众围攻上来求财......
  四煞下马闯入村霸家,里面的汉子歹徒已经跑光了,只遇到两个没能力翻墙逃走的打扮俗气妖妖的妇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稍年轻些,都不是好东西,面对索命魔鬼般闯进门来的四煞,她们吓得只顾缩地上哆嗦着叫大王饶命。
  四煞虽凶残却也不屑杀这等货色女人,只刀逼喝问钱财藏哪了,快说,说慢了,大爷不高兴,一刀两段......
  赵岳看着搜出来的钱财:一些散碎银子,总共怕是不到五两,无金子更无珠宝,铜钱倒有数百贯。
  他对乡间的财力情况有了初步的估计.......
  随即快马而去......
  这一路显然不会太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