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1章:大结局,新书《阴阳鬼命》已发布实习小道士


小说:我捉鬼的那些年  作者:魏某人
  人群中沸腾了,这么个兑换之法,是前所未有的,几乎是平时的十倍,家里有存货的,立即就去取了,没有的说一声告罪,就匆匆地离去了,擦!呆在那里像是呆头鹅一样,还不如趁着这时间多找些灵株来兑换宝物呢?
  也有年纪大的倚老问道:“尊主,不知道要这么多的九天灵株有什么用呢?”
  孟冰不卑不亢地说道:“我自有用处!”
  说完了该说的,孟冰一挥手,一道黑幕盖上来,将宝物都收了起来。
  “我在这里等大家一个月,一个月内,只要我刚才念到的灵株,来者不拒,好了,大家都散去吧!”
  人群散去没有多久,就开始有人送上灵株,时间不长,倒是收获了不少,我和孟冰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悦,照这样个进度下去,用不了一个月,也许半个月就能够收集三个混元金斗阵的灵株用量了!
  事情比我们进展的还在顺利,十天之后,收集了灵株,高台之上的宝物也散尽了,孟冰喜道:“我道一个月还完不成呢,没有想到速度会这么快!”
  我说道:“有时候,大家的力量远比我们相像的要强大!”
  三百二十四株灵株被分别装入三辆车中,为了保险起见,我用法术将之隐藏了起来,和孟冰约定了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了。我拖着疲惫的躯体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又停住了!
  我站在中庭,心中十分矛盾,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或者有没有机会再见,我想向吕婷他们告个别,但是我知道又不能告别,一旦透露了什么让她们觉察到,到时恐怕难免一番纠缠。
  算了,就这样吧!
  我这样想的时候,又心有不舍,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去看看他们,就看看!
  我的身形沉入了地下,进入了吕婷的房间,我用法术隐去身形,以防被她发现,罗帐之中,吕婷已经沉睡,这丫头一向没有睡相,一个人能够将整张床给占了,叉着腿,张着手,脸上有着浅浅的笑意,像是睡得特别地享受,没一会儿,又伸手摸了摸鼻子,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只有在撒谎的时候她才会这么做,下意识地摸摸鼻子。
  这丫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连做梦都要撒谎呢!
  我就立在床头,在心里默然道:“婷婷,我不在的日子,希望你和往日一样快乐!……我相信咱们还能够再见的!别忘了我!”
  说着话,我的身形慢慢隐没。
  接着,我出现在了高雅的房间里,这丫头睡得十分安稳,呼吸均匀,床边几上,放着一叠宣纸,纸上写满了字,来来复复的却只有两个字“高明!”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幅画像,乍一看像是我,仔细一看,却是高明,我这才明白过来,上次我给她的高明的照片,她视如珍宝,还不时临摹呢!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高雅的重心就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对于感情却是看得淡了些,但是我心里知道,我永远都亏欠他的……
  “对不起”我喃喃念道:“虽然我对你有所亏欠,但是我一直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我轻轻地挥了挥手,被子被我牵引着,为高雅盖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冷,高雅下意识地抓紧了被子……
  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从高雅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五重天经历的种种的事情让徐芙蓉这缺乏安全感,她在睡觉的时候,习惯抱着什么东西,然后眉头紧蹙,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我在床前坐了下来,伸手触碰了一下徐芙蓉的手,她闪电般地缩了回去,眉头蹙得更紧了,却没有醒过来,我在徐芙蓉的房间呆得最久,一直到三更天。
  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呼唤“明泽,别走!”
  我停住脚步,还以为徐芙蓉已经醒来了,转身去看,才发觉自已想差了,原来徐芙蓉是在做梦,想必恰好梦到我了吧!她伸着的手又慢慢地缩了回去,仍旧抱着手里的毛毛熊。
  娇丽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了一颗泪珠。
  在那一刻,我真想叫醒她一诉衷肠,但是我知道自已不能这么做,唇间轻轻地吐出两个字“保重”人已经到了门外!
  外面已经透出微光,露水打湿了我的手臂,我来到了龙厩,往里望去,黄金的柱子上,盘满了龙,有蛟龙,有虬龙,有螭龙,龙息为它们增加了几分神秘之感。
  低低的龙吟之声之声响起,就像是小狗在讨主人喜欢一样,龙这种东西天性服强欺弱,如此时候的我力量不似他们,那就不是如小狗亲昵之声了,而是龙啸!
  我揭开封印,放出了六条龙来,将他们带到了马车前,龙顺从地伏在了马车前,就在这时候,就听到有人叫道:“张先生!”
  我回过头去,身后走过来两人,孟冰和张如,。
  张如说道:“明泽哥,这么早就起来啦!”
  我笑笑说道:“是啊,你们也早。”
  三人一起努力,很快就绑好了缰绳,坐上龙车,我手里的鞭子在虚空甩了甩,就听到啪地一声脆响。“走吧”我说道。
  龙顿时腾空而起,高飞而去,张如孟冰二女跟在后面,呈品字形往前飞去,一个多钟的时间,我们就到了取灵髓的裂缝前,因为邓怀远和魏某人,这里的裂缝被撕开的有些大。
  我们按下龙车,就开始布置混元金斗阵,不过主说句实在话,我从来没有布置过这么精密的不法阵,一百零八株灵株,各占法位不同,要牢牢地按照阴阳盘上方位来布国置,下合阴阳,上应星斗,中顺山河气脉,只要有一处不同,就不能发挥混元金斗阵的力量。布阵到大半的时候,就感觉阵法之中隐隐地泛出了金光。
  就在这时候,张如突然被弹飞了,我飞身上前,一手捞住了她,一手操住了正往下坠的青霜草,问道:“张如,你没事吧?”
  张如摇头说道:“没事!我……对不起,明泽哥,这点小事都没有能够办好……”
  我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混元金斗阵是夺天之巧,布阵会遭遇到天地之力的牵制,人力与天力终有区别,你不必要苛责自已!”
  张如点了点头,脸色微红。
  我这才发现自已一直将她抱在怀里,赶紧松开了手说道:“让我来吧!”
  张如嗯了一声说道:“小心一些!”
  我捧着青霜草,放向混元金斗阵青霜所在的位置,还没有放实,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斥力,我运气真元与之相抗,立即将这股斥力压制了下去,再见青霜草,草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枯萎起来。
  我知道不能再耽搁了,手往下一压,生生地将青霜草压到了地上,青霜草的根茎,就像是八爪鱼的我触手一下深入了地下并且牢牢地抓住了地面,枯萎的叶子也很快恢复了青色。
  到了后期,连孟冰也没有办法帮到我了,因为天地的斥力实在太大,但是尚在我的能够应付的范围,直到我将最后一株灵株种下,灵株散发出的金光形成了倒金斗之形,将九天裂缝罩在了其中,而且,这金不光在持续变强之中,没有多久,就变得有如实质一般!
  我知道,随着岁月流逝,金斗阵的力量会变得越来越强大,那时候,倒金斗也会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厚……随着力量的积累,能够拦住魏某人也未可知……
  我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悦。
  随后,我们去到神口山,将神口山的天缺堵住了。
  最后,我们来到了虚渊,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第三次很容易,与第一次相比,速度提升了一倍多,虽然如此,却也天近黄昏了,我的手里捧着最后一株灵株,指着混元金斗阵最后一个缺口说道:“孟冰师姑,这一步得你来做了!”
  孟冰接过了灵株。
  我说道:“我离开之前,会用法力将阵法压制住,时间不会太长,只有五秒钟,这五秒钟里,你一定得将灵株归位!”
  孟冰疑问道:“张先生,你要离开?去哪儿?”
  我指着前面说道:“虚渊!”
  “不”孟冰惊呼道:“这样不行,张先生,你不能去虚渊!”
  张如也听明白了,关切地道:“明泽哥,你要单独去面对魏某人?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我说道:“我知道,但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了,你们不会真以为这混元金斗阵能够拦住魏某人吧!它就像一个栅栏,坏人足够凶恶时,费不了多大的劲,就能够交它破坏掉,所以,栅栏的另一边一定得有人把守!”
  孟冰神情一痛,说道:“可是,张先生,你让我和张如将你关在栅栏的另一头,我们又怎么能够做得到”
  张如更是难过了掉下了眼泪。
  我看着孟冰说道:“办不到也要办,莫非你真的想看到魏某人重回九重天,收集所有的仙魂修复躯体?”
  孟冰沉默了,看向我的眼神十分复杂。
  我笑了笑说道:“事实上,我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伟大,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了九重天牺牲自已,但是,我得为我的所爱,亲人,朋友撑起一把保护伞,趁着我的力量还足够!……”
  张如哭道:“明泽哥,我不让你去!”
  我碰了碰张如的鼻子说道:“傻丫头,哭什么,多不吉利啊,放心吧,你明泽哥命硬的很,如果出事,早就出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呢!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不过。再见的时间可能有些长……”
  我拍着张如的背说道:“这件事情一定得保密,不能告诉吕婷,高雅她们!”
  张如哭着点头。
  我将张如扶到一边坐下,看向孟冰说道:“孟冰师姑,准备好了吗?”
  孟冰紧捏着拳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准备好了!”
  我说道:“好!”双手往下一压,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半空中压下来,混元金斗里的金光顿时一暗,我说道:“孟冰师姑,快些去!”说完话,我的目光最后扫了一眼九重天,向着虚渊的入口飘了去,在我的身后,泛起淡淡的金光,那是混元金斗阵的阵力在启动……
  
  
  爆下联系方系:
  徽信公众号:魏某人
  QQ:2106086753
  QQ群:白玉京:320573094
  微博:诡异的魏某人
  最后,说点煽情情的话啊:岁月不老,我们不散,我在新书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