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往来复战定一役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乾坤传 这样爱你的我你舍得离开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贵族绝版公主 狂狐月天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万兽瞳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悠蓝的泡沫 
  芦华上尊一见朱安歧的模样,顿知其已被背后那一位神意所主导了,他缓缓点头,道:“原来是为了此事,可尊驾当需是知晓,当年我与几位同道虽联手做得此事,可却因为功行不足,最后却是未能得成,若不是如此,我等早去此地了,也不会等到尊驾今日来问了。更新快无广告。”
  朱安歧却是浑不在意,道:“无妨,几位虽未功成,可最后当是留下了一座残界,尊驾只消告诉我如何去到此间便可、
  芦华上尊一讶,看其一眼,显然没想到其连这件事也是知晓,他一转念,也是大约猜出此间用意了,试着问道:“看眼前局面,尊驾身处不利,莫非想以此为退路么?”
  朱安歧没有讳言,道:“而今人道咄咄逼人,不理解我一片苦心,眼见我所造天地终将不存,唯得跳出大千,另辟安居之地,尊驾那残界正好为我所用!”
  现在他与万阙星流合为一道,再加自身已是被张衍盯上,也无力再去别处开辟界天,算得上是退无可退,要是万阙一败,那就彻底败了。
  先前他曾想办法把上古神怪送去反天地内,意图能转挪过去,可赤周魔主却是毫不犹豫的回拒了,这导致他只能另想办法。
  而芦华上尊这里有一处残界,再加上其人与他本有因果纠葛,可以起到类似上古神怪的作用,如此只要操作得利,就可以把从布须天窃取来的伟力转挪过去,到时哪怕张衍再找过来,也就如同最初攻打万阙星流一般,只能是从头开始了。
  芦华上尊没有立刻回应,而是沉思起来。
  朱安歧也不催促,负手站在那里耐心等着。
  许久之后,芦华上尊目光落下,道:“此处我可以告知尊驾,也可以出手配合,了结这一段过往因果,只是那开辟通向浑天之道极为隐秘,后来留下残界一事更是少为人知,当初与我联手几人都不可能泄露出去,尊驾能否言明,到底是从何处打听来的?”
  朱安歧毫不客气道:“此与尊驾无关。”
  芦华上尊倒是不恼,点点头,道:“既然不愿说,我也不来勉强,左右我仅余一缕精气,此场因果了结,日后落于尘世之神方才有转生成道之望。”
  朱安歧语含深意道:“尊驾太过小看自己了,虽你自言已亡,可谁知那真正情形,又是如何呢?”
  “哦?你是言……”芦华上尊收住了口,再深思片刻,认真点头,“倒也有些道理!”
  朱安歧的意思,是指他正身可能早就渡去那方地界,只是留下的这一缕精气并不知道这些。
  这一缕精气所化之身虽可代表芦华上尊,可也仅是这位大能一部分,而并非是其全部,所以识忆大致也仅是停留在其被斩落出来的那一刻,过后如何,就无从知晓了。
  芦华上尊明白,朱安歧告诉自己这些,也并非出于好心,只是想让他知晓,要是他正身仍存,那么此回了结这最后一分因果,就可真正得脱自在。
  他立起身来,道:“尊驾之请,我应下了,”一伸手,凭空推开了一座门户,肃然道:“残界便在此地,我会在里间等候道友,只是我与道友与做一个言约,你若迟迟不至,那么到我神气散尽那一日,此事便算终了!”
  朱安歧神色毫无波动道:“自是如此,若我不至,那当已是为敌所灭,那么过往一切因果俱皆斩断,再也不会来牵扯到尊驾。”
  芦华上尊一点头,衣袍摆动之间,就那门户之中走去,须臾,身影一闪,便自不见。
  此人一走,朱安歧身上那股外来神意如潮水般退去,其本识又是回过神来,不过方才所发生一切他俱都无从知晓,只知自己已是达成了此行目的,已是可以离开此处了。
  昆始洲陆现在可是人道地界,他随时随地可能会被人道大能发现,所以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对着眉心一点,那金符就飞了出来,他躬身一拜,道:“祈请上尊带晚辈离去。”
  话音才落,那金符忽绽光华,瞬时将他裹入进去,与此同时,外间那株大木也是瞬时枯萎,化作灰尘随风飘散一空,再也寻不到之前半分很近。
  万阙星流之内,罗烛天中,自上古神怪退去之后,诸事平复,众皆安稳。
  魏子宏先前为了防备这些凶怪,所以攻势暂止,把所有人手都是召回,不过前段时日他也未曾闲着,早吧所有布置都是做好,只等把上古神怪应付过去后,就可发力攻打余下界域。
  不过此一战带来的影响不小,虚空之中竟生出莫名乱流,强行穿渡之人反会被吞没进去,继而不见影踪,他猜测这恐怕对面那位大能早是料到这一点,故是借此来迟滞他们。
  他特意请了敖勺等人上前设法平复,但是作用不大,乱流在整整肆虐了半载之后,方才平息下来。
  此时他收到司马权、彭向二人传来书信,说是万阙诸宗已然全数联手起来,已是做好了迎击他们攻势的准备。
  出于慎重考虑,魏子宏召的众真前来讨论此事,最后商量下来,觉得依靠眼下实力已是足可压倒对面,好正好趁此机会将万阙余孽一举剿灭,真正完此功果!
  于是在收到消息的三日后,他在后路稳固的前提下,调集起当下可以调集起的一起力量,驾动九台宫城,往万阙诸宗所在之地杀来。
  万阙星流,傲迟天。
  此方界天远远比不得罗烛天、噩情天两界,平时也很是荒僻,可是现在这里却是汇聚了万阙星流之内几乎所有剩下的宗门势力。
  万阙诸宗先前并不愿意合在一处,可是几次吃亏下来,意识到不如此只会被魔神信众逐个击破,所以只能将所有力量集结在了这里,准备做那最后一搏。
  所有神怪血裔都是知道,现在已是到了最后关头,要是这一劫过不去,那么天地开辟以来的天理秩序都会为之崩塌,而如此做得好处是,便算事先有异心之人,现在也被裹挟到了一起,彼此又互相盯住,再无法脱身离去了,只能与众人一般留下来拼死一战。
  这段时日众人通过不断祭献来提升实力,虚空之母似也收到了众愿回应,哪怕祭献不足,都会赐下比往日丰厚数倍的回报,似如那冥空神精,更是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
  上古神怪入世虽然没有能够将修道人驱逐出去,但却给了这些土著足够的准备时间。
  似世万鬃、翼无究这等人以往少之又少,那是因为修成到这等境界不易,还有一个,那便是冥冥中一直有股力量压制这等人物的出现。
  可是到了眼前,好似感应了到真正危机到来,天地枷锁已然放开,往常只差临门一脚之人现下接二连三晋入此境之中,短短时间内,诸宗之内多了数位大能,要不是有这些人存在,诸宗合盟早就在上古神怪被击败的消息传来后就不战自溃了。
  也是因此缘故,这些人是最为坚定对抗修道人的土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有一切都是靠着祭献虚空之母得来,而若这根基崩塌,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是以必须拼死一争。
  九台宫城行进一月,逐步靠近了傲迟天。
  在此期间,魏子宏不断接到司马权二人传来的消息,证明诸盟未曾挪动,也没有派出什么人手去袭击后方修道人占夺下来的界天,实际上这也没有意义,有禁阵守御,不是上古神怪这等凶物,那也不是短时间能攻打下来的,就算夺去一处二处也改变不了什么,到时这里早就分出胜负了。
  只是值得留意的事倒有一桩,各个血裔宗派将所有护法神怪都是带了出来,并且通过祭献虚空之母逐渐提高了不少实力,这些神怪同样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他对此没有丝毫放松,立刻找来了祁兆澜及不少投靠过来的神怪血裔,并关照其等到时设法阻挡住这些神怪。
  不过他也明白,决定双方胜败,最终还是要看上层的力量多寡,从这一点上来看,人道这边明显压过万阙土著一头,此回只要将当面之敌击溃剿灭,就能毕其功于一役,彻底结束万阙星流这一场征战。
  清寰宫内,张衍也是目注过来,眼前已是到了关键时刻,若无意外,那么此一战当就能出结果了。
  实际到现在为止,万阙星流还有许多无人界天未曾占领,那里或许还有许多神怪血裔躲藏其中,而混境之内,更有还未曾入得现世的上古神怪,不过这些已是无关紧要了,因为等到大势一成,此辈便再也无力翻身。
  便在这个时候,他忽有所感,往天机长河之内望去,见有一条毫无不起眼的暗线忽有波动,照此延伸出去,似有有一丝跳脱出棋局的可能。
  他只稍稍一观,便就不见,应是那一人有意搅扰,令他不能辨别出来其具体会落在何处。
  他哂笑一声,在他看来,这些埋下的暗线现在暴露的越多越好,免得日后再被有心人利用,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任何防备,等到事机临头,真正局势发展也未必会如对方所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