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过往呼名今日落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乾坤传 这样爱你的我你舍得离开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贵族绝版公主 狂狐月天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万兽瞳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悠蓝的泡沫 
  九台宫城那庞大巨影以一种强横方式出现在天地之中,令下方陡然观望到这一幕之人都是深深为之震撼,其看似已至近前,实则距离地陆还有一段路程,可是由于太过庞大,远远便能望见,可即便还未到得近前,也是引得万阙诸盟的弟子一阵慌乱。更新快无广告。
  各处楼台因此动荡起来,引得那血虹锁链也是晃动不已。
  班宗主看到此景,不由得叹了一声,知是先前面对魔神信众时接连败北,导致许多人对此战已是失去了信心,更有不少人心无斗志,只是无论此辈是否愿意,今天凡是站在这里的神怪血裔,若想要继续存身下去,那就必须奋力搏杀出一个未来。
  丕宗主看了看后方,很是皱眉,显也未料到这些弟子这般惊慌失措,道:“班宗主,现在人心不定,不是出击之时,是否要将那护法神怪放了出去,以稍作阻挡?”
  班宗主摆了摆手,否决了这个提议,这些护法神怪要集中在一起用才好,现在放了出来,只会给对面逐个击破,此举没有任何必要,而且这些血裔弟子也不是决定这场斗战的主要力量,放在这里只是为了使所有人都没有退路,好令其不顾一切的去斗战。
  他关照道:“要前面统御神怪之人尽量迟滞魔神信众到来,我不管其等用何方法,又要付出多少代价,总之能拖多久便拖多久。”
  那老者点点头,便下去传命了。
  丕宗主道:“班宗主准备引动那凶怪了?”
  班宗主点了点头,早在先前,他们曾从虚空之母那里求教对抗魔神信众之策,当时也是得了回应的,现下便准备照此行事,他又回过头来,对着身旁一名身着华衣玉带的三旬男子言道:“廖宗主,纵然那凶怪也不见得阻挡魔神信众,我等还要自近处观摩一下此辈手段,下来就靠你了。”
  廖宗主道:“交给我便是。”
  他顶上腾起一股血云,随后对着这里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人笼罩下来,并裹着他们转了几圈,在过去几个呼吸后,便见那血云又奋力了出来,随即在一丈多远的地方变幻出了与众人几个一模一样的人影。
  这实则是一个剥离出来的血脉分身,此分身完全具备他们自身所有的神通法力,但是前提是有正身源源不断提供冥空神精将之维系住,稍有中断,便会消散,所以这几个分身在出动时,他们本人是无法做其余任何事的。
  这等分身有个缺陷,一旦与敌交手那是消耗更大,特别是在撞上大能的情形下,恐怕只需几个回合就会支撑不住,所以用在正式斗战中作用并不如何大,但用于试探查敌,无疑是最好选择。
  班宗主等人见分身筑成,就都是盘坐下来,并将冥空神精不断灌输到血脉分身之上,甚至连意识也是转挪了过去,一个恍惚之间,一切就到了那分身上。
  对他们而言,此刻就等若是换了一具身躯。
  班宗主察看了一下这具身躯,因为此法需得准备长久时间,所以之前还未曾试过,还好没有任何滞碍,在运转血脉异力时正身并无区别,他道:“诸位随我一同前去观战,切记尽量不要与魔神信众正面对上。”
  前面修道人虽是覆灭了这常天宗、融宗这两家宗门,并消灭了其等绝大部分力量,可还是有少许漏网之鱼逃了出来。这些人也是看到了众真与自家宗主斗战时的景象,后来有一部分人逃到了傲空天这里,班宗主等人为准备今日一战,也是找来了这些人,设法做了一些了解。但从旁人处听到的远不如自己亲眼所看到的,故是此次准备就近再观察一番,以为在真正交手时做准备。
  等四人到上空后,见九台宫城之外忽有密密麻麻的黑点飞出,仔细看去,却是无数类似虫豸之物与龙妖一同冲了出来,并与那些前来截击的神怪撞到了一处。
  霎时间,整个天幕如同沸腾了起来,从虚空到星辰,亿万之数的神怪与龙妖,天与地之间都是无数血光与灵虹的碰撞,双方斗战一上来就进入异常惨烈的厮杀之中。
  由于万阙星流的虚空与界域之间并不是明确分开的,有不裂隙可以连通彼此,可说是如虫巢一般处处都是漏洞,所以此战范围其实波及到了虚空之中,在看不见的地方,其实斗战更是激烈。
  九台宫城之内,魏子宏正站在殿中,身后是司马权和彭向二人,再往下则是诸多弟子长老,他能感觉每时每刻都有神怪撞击在宫城禁制之上,尽管凭借此辈之力攻不破这里,可灵池消耗也是颇多,这样不利于下来斗战,他吩咐道:“请几位上真出外,尽量清扫一些这些神怪。”
  他方才交代下去,就有弟子上殿来报,语气略显紧张道:“掌门,我等后方有无以计数的神怪正在涌来,似想截退我等后路。“
  魏子宏神色不变,他一点指,殿中法坛之上有一道光幕攀起,只是荡漾一下,便就显现出来此刻虚空之中的场景,这位弟子报上来的形容可是丝毫不夸张,现在举凡他入目所见,都是各种奇诡的神怪身影,几乎铺满了整个虚空,数目之多,似连视线都无法完全容纳。
  而看到这一幕的修道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神怪似乎只要冲了上来就能把他们给淹没了。
  魏子宏神情丁点未变,此战乃是确定将来万阙星流未来格局,他料定背后之人肯定是忍不住的,从这些神怪行径上可见一般,不过涉及到上层伟力的斗战,从来不是由数目决定的,休看这许多神怪,可是只需要派遣一名凡蜕修士出去,就能解决此事。
  只是想到这里,他却是感觉到有一丝不对。
  对方应该也知道此举无用,那么还是这么做了,莫非仅仅是为了骚扰他么?
  他念头连转,忽然了记起了一事,万阙虚空之中传闻有一种名为形似天龙的神怪,名唤“奇蛟”,传闻只有在天灾地劫,无数生灵陨灭之时方会出现。
  最初他在知晓此等凶怪时,认为这这应该也是一种祭献,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罢了。
  而眼前这个场面,恰是引动此怪的条件都是具备了,这不应该单纯是一种巧合,或许就是对方唤得这些神怪过来送死的真正目的。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立刻嘱咐一声,道:“告知诸位长老、天主,给位上真,小心防备,稍候不定会有凶横神怪出现。”
  在他传命下去后,诸人都是小心戒备,在过去几个时辰之后,随着周围死伤的龙妖神怪越来越多,虚空之中开始有一种奇诡异动传来。
  得了魏子宏提醒,所有人都是严加戒备,在又过去许久。虚空之中忽然闪现出一道霹雳雷芒,在这一刹间,可见得一条形若蛟龙的虚影凭空出现在了面前,其不见头尾,身长似无限广大,而且众人能感觉到,随着周围死去的神怪愈加增多,其气机也是在往上提升。
  “果然是奇蛟!”
  魏子宏额上神目大开,正正看着这头神怪,传闻之中,此怪全靠死去生灵反补,所以这场斗战亡故的神怪与龙妖,都会成为助长其实力的资粮。
  尽管这头突然出现的神怪在预料之外,可是他看出来,其未必能比过前面出现的上古神怪,因为不管其实力再如何增加,那也是有一定界限的,只眼前看来,几位渡觉修士足可对付了,不过越拖延下去越是难缠,所以要尽快动作。
  正在他准备安排人手出去剿杀这头神怪时,司马权却是忽然凝望着虚空深处,道:“魏掌门,或许我等需对付的神怪,不止一头。“他能感觉到,有一股极为陌生又似熟悉的气息正在浮现出来,可他若见过的物事,都是不会忘记,这显得极为矛盾。”
  魏子宏很是慎重问道:“司马掌门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司马权知晓自己既有熟悉感觉,定当以往曾有所见过,他立刻起法力追寻过往,眼前所见景象顿时一幅幅往后倒退,很快回到了芎陆之上,而他接触这头神怪正是在这个时候,当时为了筑立接引法坛,张蝉等人假托一位神怪之名立宗,便选了一个极为稀少的神怪。
  而就在此后不久,公池亲口说出了这头神怪的名字。
  仓收!
  现在看来,其来历颇不简单,绝不是土著惯常所认为的那样,而应该是一头上古神怪!
  他沉声道:“掌门可记得,祁宗主献上的图鉴上曾言,有些沉眠混境的上古神怪只需唤得其名,便会觉醒过来,继而闯入现世,先前在芎陆时,诸位道友曾托名此头神怪立宗,不想却与此怪立了因果,本以为只是一头寻常神怪,现在看来,却是判断有误。”
  魏子宏听罢,点头道:“原来说这般。”他心下思忖道:“按照司马掌门所言,此怪其实早在几载之前便能入至现世之中了,而却拖到了现在方才正好出现……”
  他顿时想到了,这许是背后那位大能所布落的暗子了,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显露了出来。
  想到这里,他反而是精神一振。
  先前他就在猜测,对面恐怕还有什么杀招暗藏,而这等手段,往往未曾拿出之时才是最令人忌惮,现在出现面前,那或许意味着,对方已然把所有筹码都拿了出来,下来怕是再没有什么后招可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