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 自诩正道是德言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乾坤传 这样爱你的我你舍得离开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贵族绝版公主 狂狐月天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万兽瞳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悠蓝的泡沫 
  张衍放得碧绮仙子夫妇二人下山后不久,就有天庭内侍得嫪天母授命到得离忘山前,小心打听是否太上有意收碧绮仙子夫妇二人收徒。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实则若事情真是如此,无论是天帝还是嫪天母反而可以接受,即便那男子曾为凡人,可要是与碧绮仙子同做了太上门下,那么哪里都能交代的过去了。
  纨光则是奉命回言告知,只是那一对小儿女与离忘山有缘,故是太上将之收留下来,至于碧绮仙子二人,则并无什么牵扯,早令其下山了。
  嫪天母问得消息之后,也不敢多说什么,暗中再度派遣人手,四处找寻自家女儿下落。
  碧绮仙子夫妇二人离了离忘山后,惊喜发现,身后再无人跟随。
  这却是因为二帝子得了教训后,怕招惹到离忘山,将所有人手都是招了回来,再不敢理会此事,再加上天庭有意遮瞒此事,二人趁着这个机会,却是得以安稳脱身而去。
  二人始终记得张衍所言,自身还有劫难未脱,故是遮掩了身份,化作一对逃难夫妇,暂时在一处余国边界之上隐居了下来。
  大周济凉道。
  尘沙漫漫,入目一片黄土飞扬。
  左御中赢匡一身大袖宽袍,行走在官道之上,他身边跟随这一个十来岁,机灵活泼的少年,其背后背着一只高大竹篓,上方蹲着似猫似狸的小兽,乌溜溜的眼睛时不时眨动一下。
  赢匡这时看了看前方。道:“平生,六十里外有一座土围村寨,你我便到那里歇脚。”
  少年道:“是,师父。”
  两人脚程极快,随隔着数十里地,可不过半个时辰便就到了。只是步入村寨,却见此地残破,田地干涸,村民衣不蔽体,人人都是面如土色,神情麻木。
  少年转过头,见一处倒塌半边的屋舍前,有一个瘦骨嶙峋小孩含指头看着他们,尽管随自家老师一路过来,所经之处,多是这般景象。他还是不由面现不忍之色。
  赢匡沉声道:“平生,如今天下之恶,根源便在于神人,你要记得,将来修法有成,当要杀尽神人,澄清世宇!”
  若说先前他所言还较为偏激,可现在却是一点也没有冤枉此辈。
  诸多被分封下来的帝子。为维持妖卒,必向神人伸手,因为天庭分封,不仅有治下封地,还包括此间族人,所以从法理上说,封地上所有神人皆是其等族民,必须为帝献上足数供奉。而神人之积,是从凡间诸国中来,而诸国之财,则生自小民。
  一层层转嫁下来,最终受苦的仍是底层百姓。
  尤其是如今大周界内,无有哪个州府还是太平的,倒是妖魔越来越多了,百姓流离失所,大户结寨对抗官府,导致税赋锐减,朝廷迫于神人催逼,不得不加紧盘剥,现在国势日蹙,已呈江河日下之势。
  平生认真点头,道:“师父,徒儿记住了。”想了一想,又道:“师父,弟子什么时候可以诛杀神人?”
  赢匡往一处方向看去,半晌之后,才沉声道:“时机未至,再等上一等。”
  紫阙山,德道祖庭所在。
  三位太上超脱世宇,不染尘俗,故平常并不理事,诸务都是交由门下弟子打理。
  而众弟子中,则是以治乐、治常、治生这三名真仙为首。
  今日正好轮到治乐道人讲道,中庭之内,坐满了门下弟子修士,其中还有一些依附于德道的散仙,此些人俱是从诸天洲部赶来此处听道的。
  治乐道人待时辰一到,便上台开讲妙法。
  这一讲便是数日,众人随他开说,渐渐入神,不久之后,只觉物我皆忘,浑浑然似与天合,但听一声磬乐响起,方才醒转,只听童子言:“今日说道至此,诸位仙长请回。”
  众人站起身来,对着台上齐施一礼,这才各散而去。不过有一些远道而来之人,却是留在山上,准备下次听道。
  治乐道人回到洞府之后,一名站在门庭前的小童用清脆声音道:“师祖,天庭二帝子来了。”
  治乐道人抚须道:“来了多久了?”
  小童道:“有三日了,一直在山脚敬候。”
  治乐道人拂尘一摆,道:“唤他上来叙话。”
  小童应命而去。
  昊崛到得殿上时,见治乐、治常、治生三人都是端坐蒲团,高居于玉台之上,两旁则是站着百来名道人。来至此地,他不敢摆丝毫帝子的架子,把浑身倨傲都是收敛起来,上前一个拱手,道:“帝子昊崛,见过三位仙长。”
  治乐道人语声和煦道:“帝子怎得来此?”
  昊崛吸了一口气,露出一副义愤填膺之色,道:“回禀三位仙长,孤自被父皇分封出去后,治理封地,调顺天人,本也一切顺利,可是不久之前,离忘山太上门下忽至孤家封地之上,肆意屠戮门下走卒,致孤家门下一空,故是来诸位仙长处求一个公道。”
  他越说越是气愤,到了后面,语调也是不由自主高了起来。
  左位之上治生道人淡淡言道:“你想求什么公道?”
  昊崛心下一悸,原来准备的话语却不敢再说出口,目光躲闪了一下,才小心翼翼道:“孤不要求他事,只是若离忘山始终与孤家为难,将来却怕是难登帝位,”顿了一顿,缓缓抬头,“怕是诸位仙长也不愿看到如此吧?”
  治乐道人呵呵笑了起来。
  昊崛却是没来由有些心虚。
  治乐道人笑道:“殿下为此不必担忧,太上何等人物,岂会与你为难?此事乃我一弟子行事不周,招惹了离忘山之故,恰好你适逢其会,故是才致如此,你实则是代其受过了。”
  昊崛一怔,虽未弄明白是如何一回事,可也知晓自己是受了牵累,顿时胆气壮了几分,道:“那几位仙长说该如何是好?”
  治乐道人言:“殿下自去便可,此事既是由我德道所起,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昊崛不敢再多说什么,道:“那就拜托几位仙长了。”一拱手,就在小童指引之下转身出殿了。
  治乐道人这时道:“长昼、长明二人可是回来了?”
  有童子回道:“数天前已是回来了。”
  治乐道人言:“唤他们上殿。”
  过去不久,那两名指引碧绮仙子去往离忘山的道人来至殿上,对着治乐道人躬身揖拜道:“见过师尊,见过两位师叔。”
  那治生道人忽然开口喝问道:“长昼、长明,是谁让你二人自作主张,引得碧绮仙子去往离忘山的?”
  长昼一怔,不由自主望向治乐道人处,道:“师父,不是你让我等便宜行事,设法令那离忘山不再游离世外,而是暴露于天下人眼中么?”
  治乐道人叹了一声,摇头道:“可我何曾让你引得帝女前往离忘山?”
  “这……”
  长昼张了张嘴,治乐道人遣他下山时,虽然未曾明说,可分明就那个意思,否则又何须把碧绮仙子之事说予他知晓?
  可现在这情形……
  他自不觉看了看左右,见两旁师兄弟都是漠然看着自己,身躯不觉颤了一下,低头道:“是,是弟子二人做差了。”
  治乐道人叹得一声,道:“此事既然无有他人蛊惑,全是你二人自家所为,那为师也不能徇私了。”
  治生道人冷声道:“你二人还有可话可说?”
  长昼与长明对视一眼,揖拜道:“是弟子等人过错,全凭尊长责罚。”
  治生道人道一声好,手中玉尺一挥,封了这二人法力,道:“来人,送去罡峰之下押解起来。”
  长昼、长明一听罡峰二字,两人都是面色苍白,颤抖起来,自有几名侍从上前,将其等架了下去。
  两旁所站在道人都是漠然视之,眼中毫无同情之色。
  在他们看来,长昼二人既然被推出去做事,那么后果都得由自己承担。若是办的妥当,那自是什么事也没有,可现在出了茬子,却要山门为你料理手尾,哪有这等好事?自是要拿你问罪了。
  治乐道人一挥拂尘,道:“你等都下去吧。”
  众弟子一拜,沿着殿宇两侧退出殿外。
  治乐道人待众人走后,把头转向右手处,道:“离忘山之事,祖师早有定算,写得一封书信在此,治常师弟,为示郑重,就由你送至离忘山那位太上手中吧。”
  治常道人站起打一个稽首,道:“谨遵法旨。”
  他当下辞别二人,离了紫阙山,气机一转,几个遁挪之间,已然到了界河之前,到此之后,不再往前,而是打一个道揖,随后将书信托出,大声言道:“德道治常,恭见太上,此行奉敝派祖师之命,前来送得一封书信。”
  言语一毕,就见出来一个年轻道人,冲他打个稽首,道:“贫道纨光,还请道友上山一坐。”
  治常道人回得一礼,客气婉拒道:“不了,贫道还有要务在身,不能多留,书信在此,烦请道友面呈贵派祖师。”
  再是一揖,也不问结果,就转身离去了。
  纨光一瞧书信,便见上方骤然光芒刺目,竟是令他神魂一荡,不由皱了皱眉,感觉对方似来意不善。他一转身,不多时,回得山巅大殿之上,起双手往上一呈,道:“书信在此,请祖师览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