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神宝失缘本无主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乾坤传 这样爱你的我你舍得离开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贵族绝版公主 狂狐月天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万兽瞳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悠蓝的泡沫 
  十一帝子治下宴律国虽是称国,可实际上自成一界,不过既为天庭治下,自是也与诸宇相通,与之挨得最近的,便是申孙洲了。更新快无广告。
  几日前,七帝子昊成麾下亲信侍从芒高。却是亲自赶到了这里。
  前番有人暗中透露,言及十一帝子名下虽无神人供奉,但是宴律国一国一界之地已然被其完全掌握在了手中,所得未见得比他们少了,而其麾下又无妖卒,恰是他们可以下手的目标。
  于是前番出言索要供奉,可是昊能并无任何回言,既然不愿就范,那他们就准备以武力威迫了。
  只是这里有个不小妨碍。
  宴律国毕竟地处偏远,既有界河分断,又有天岳相隔,除非有天帝所赐符诏才能通行无阻,七帝子手中自然是没有这等东西的,再加上自身也需留下妖卒防备其他帝子,所以不可能大举来攻,只能派遣亲信就近招募妖魔征讨。
  申孙洲中,有不少当日被从宴律国驱赶出来的妖邪,还有本来就游荡在此的野妖,这些妖卒具被芒高招募到了一处,依靠着其带来的不少侍从,短短几日之内,已是召集起了十万之众。
  昊能得知到这里异动之后,立刻把解英找来相商。
  解英言道:“殿下,我宴律国虽不用妖卒,可国中子民皆可为战,殿下可下意征募,百万之众,亦是唾手可得。”
  昊能摇头,道:“宴律国国小民寡,这般做纵然可击退来敌,可定然伤筋动骨,纵然此次迫退其等,下次若再来犯,又当如何?”
  解英一思,道:“殿下是想不动兵戈便将此辈迫退?”
  昊能点点头,道:“解卿可能为之?”
  解英低头一想,道:“殿下且容臣下再思量一番。”
  他自退出来,思来想去,要想迫退有神将率领十万妖卒,又要不动刀兵,恐怕只能借用山门之力了,于是命人把林怀展找来商量。
  林怀展听了,不解道:“师叔,不如此事交由师侄处置,似那些妖魔,来路上我见得不少,也未见得有多少能耐,大可以诛杀于界河之外。”
  解英问道:“十万妖卒,师侄可能一夜诛绝?”
  林怀展道:“这却有些难了,若是十天半月,倒是可以一试。”
  解英叹道:“十天半月,早便杀入宴律国中了,况且七帝子若见师侄,也一定会请动炼气士或是神人仙官助战,师侄那时未必还有机会。”
  林怀展明白了,心思一转,登时有了一个主意,道:“师叔,蛇无头不走,既是如此,我等不妨击其要害?”
  解英道:“师侄是说除去七帝子派遣过来之人?“他摇头道:“不妥,来人虽只是七帝子亲信,可身边定然有神将护持,况且其本身乃是神人,肆意斩杀,天庭必将问罪,即便难以问罪我离忘山,也会怪责到殿下头上。”
  林怀展嘿嘿一笑,道:“却不见得要除去。”他当即传声几句过去。
  解英一听,心下一动,沉吟片刻,道:“那就姑且试上一试。”
  林怀展当夜离了宴律国,也无需辨认什么方向,奔着那冲天妖气而去,径直来至对方大营之中,在上方小心转了一圈,发现这里果然有神将护持,但是防守上,却是异常松懈,甚至连一点戒备都没有,顿时有些不解。
  实际上诸帝子虽是彼此争逐,可也只是妖卒之间厮杀来去,并没人去对那些仙官神将如何,也不敢如此,否则天庭必将惩处,现在尚无一人敢踏破此条界限,所以也就没有加以提防必要了。
  再则,这芒高只是奉七帝子之命前来此主持攻伐事宜的,又并非是帝子本身,便是亡了,也能随时派遣一个过来代替其人,自身并无多少重要,所以也不可能有太多人手护卫。
  林怀展看了下来,顿时有了几分信心,他避开大营,来至一处矮小山丘之下,将一只香炉取了出来,点上之后,烟雾飘飘,疏忽凝聚成一只小猴,看着机灵异常。
  他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小猴似已听懂,冲着他吱吱叫了几声,黑影一闪,就窜入那大营之中。
  过去大概有两个多时辰,那小猴才又回来,去时手中空空,来时却是背着一只兜囊,一看形制,便知是天庭所用。
  林怀展大喜,摸了摸小猴脑袋,就用香炉将它收了。下来没有惊动这些妖卒,而是悄然回了宴律国,并向解英回禀了此事。
  解英意外道:“没想到师侄当真做成了,要是敌众此番退去,你却是首功。”
  林怀展道:“此物有主,却是无法打开,还不知是否是那等物事。”
  解英点头道:“不打紧,等上两日,便见分晓了。”
  可他们没想到,仅仅只是到了第二日,申孙洲内的答应便已是乱作了一团。
  诸弟子能够招募来妖魔,并非是靠着什么帝子名分,而是许诺了足够多血食财货作为报酬,这些东西则由芒高携带在身,高林怀展当夜拿走的就是此物。
  按照规例,这些东西该是分开放置,如此便被窃夺遗落,也不会全数不见,缺少的部分还可以再从后方调取,可芒高贪图省事,都是合于一处,导致众妖再不愿听从号令。
  在发现此事后,他知道这般回去定会被七帝子问罪处斩,所以干脆弃营而去,随行而来的神将见如此,也觉无有留此必要了,俱是撤了回去,十万妖卒无人约束,又无血食,于是一哄而散,一场兵灾消弭于无形之中。
  张衍在离忘里看着世间变化,就在林怀展化解兵灾之时,他见得十一帝子身上帝气猛然拔高了几分,显见得化解了这次危局后。
  这里主要因由,是这一次十一帝子没有暴露出底细,所以其余帝子只会以为他运气好,而不会以为其自身有多少实力。
  他又往天庭方向看去,随着他落子于此,再加上门人弟子逐渐深入到此间因果之中。
  前方所见也是越来越是清晰,现在他已是能在天地之中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抹光亮,虽是无法完全分辨清楚,可已然让他看到了一些东西。
  与他先前所判断的一致,天庭掌握有一物,但其等却无法驾驭。此便是诸多炼神大能欲得之物,或者是某物一部分,
  而无论哪一道脉被奉为正道,即是得到了天庭承认,那么就同样有了抱拥此物之权,一旦正身关注过来,就可以将之取了去。
  全道与德道之争,就是源自于此。
  只是而今世上这几位大能,仅只是一缕意识而已,其等并不知正身什么时候会关注回来,所以在此之前只能是尽量确保此物归属之权落在自己这边。
  他能感觉到,这东西对他也同样很是重要,虽现在难以知晓其底细,但很可能是未来道途上不可缺少的一环,所以也必须要争取到手。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纵然他此刻力量能够压过这些意识,可若是直接驱赶此辈,反会惊动背后正身,所以现在只能是慢慢加以图谋了。
  好在知晓这些之后,他已然是理清了思绪,那么下来行事就不必再摸索前行,走一步看一步了,而是可以放手行事了。
  下来首先要做的,便是如同其余大能所谋,设法将一名帝子推上帝位。
  只现在来看,除了十一帝子之外,再无合适人选。
  他目光往宴律国落去,
  诸帝子相争,居然有人先是选择表面上看来最为贫弱,且地处最为偏远的十一帝子出手,这背后肯定是有一只手在故意推动。
  他私下以为,这极可能是全道所为。
  恐怕其等认为,现在十一帝子就可以站到前台来了,这样自己可以替全道分担一些压力,
  全道应该是觉得直接与他明言,不见得会有结果,所以用这等方式。
  他心下一思,这次算是被化解了,可若是其等不肯放弃,不定再动用其他手段。
  他支持十一帝子之事虽迟早是要暴露人前的,可切入的时机却有讲究,至少得由他选择,而不是被动出现,所以他也要给找此辈找一些麻烦,让其也是知晓,他行事自有章法步骤,无需他人来妄加干涉。
  杏泰洲中,二帝子昊崛因为前番得罪了离忘山,导致麾下妖卒尽失,而其又是占据了诸多封地之中最好一片地界,所以其他帝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趁他虚弱之时,不断派遣妖卒攻打,其中就有全道看好的三帝子。
  昊崛为应付一众帝子侵略,也是顾此失彼,好在他麾下有德道派遣过来的真仙相助,不久之后,就在边界之上布下了这一道天河屏障,这才化解了危局。
  他这里正在设法恢复实力之时,也不知何故,这道屏障之上裂开一个缺口,界河去往所在,恰好通向三帝子封地,后者毫不犹豫引兵而入。
  可只应付一路来敌,昊崛却是从容许多,数场大战下来,谁也未曾讨到便宜,反而各自是损失惨重,而这个时候,其他帝子见三帝子这处似有机会,不约而同发力来攻。
  昊崛见此,幸灾乐祸之下,也是死死在前面咬住其不放,这下反倒使得三帝子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也是焦头烂额,不得已求助全道。
  全道两名太上却是不难看出这里缘由何在,为抚平此事,在商议过后,其中一人再一次来到离忘山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