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


小说:血妖姬  作者:妖卿卿
  琴瑟色没想过,方蓝再次出现,带来的竟会是那种恶劣的让她不安的消息~!
  虽然不知道方蓝在方府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但是这种直接弄死一个侍女,还是用凌迟~!若不是她本性就如此恶毒残暴,那么,就必然是和她那天晚上所经历的一切有关~!
  那个主上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
  琴瑟色情绪有些糟糕,不止是方蓝突然的恶毒,更多的是,只看绿伊那已经超越兔死狐悲的惊恐,还有这次夜晚的轮值,其他侍女琴瑟色不知道,但是她,就凭她第一次看到方蓝,她就敢直接当着方瓶儿的面针对她,更别说现在她改变这般大,而她成了侍女,即使说着是暂时的,但身为新宠的方蓝若真想对她做什么···
  喵个蛋的,这晚上去轮的值分明是找死啊~!
  “·你也别想太多,方蓝小姐虽然··这样,但是无论怎么说,你们毕竟也是同血脉的,她对侍女那样,对你应当不会。”而见琴瑟色神色也非常不好,绿伊反倒安慰起她来;
  而对此,琴瑟色只一脸呵呵;虽然不知道方蓝和方青以前是怎么回事,但是就她知道的方蓝,在她还没捡到主上之前就怼她怼成那样,什么血脉姐妹,不管是年年带自己的血脉弟妹来这儿被糟蹋的方瓶儿,还是已经初露恶毒头角的方蓝,姐妹?那是什么?
  “不说这个了,走吧,先去吃早饭,不然饭厅就关了。”琴瑟色不想和绿伊多扯方蓝她们的事情,而绿伊虽然觉得琴瑟色反应有些奇怪,但也没有不识趣的多问,在她这般说后也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琴瑟色往外走去。
  饭厅里依旧是老样子,不过这次琴瑟色怎么吃都没有再吸引来其他人的目光,这让琴瑟色即使心情不怎么好也吃了好几晚。
  在吃饱后,绿伊和琴瑟色就回去了;而因为轮值时间是晚上,所以回去时绿伊把琴瑟色送回她房间后就让她补觉去了,不然晚上要是在宴会厅困的打瞌睡,那就是纯粹找死了~!
  琴瑟色虽然并不想睡觉,但是想到晚上就要面对来者不善的方蓝和虽然嫌弃,但并没有放弃她的主上;
  要养足精神~!
  琴瑟色窝去床上了,虽然一直很清醒并没有睡着,不过闭目养神也是很不错的。
  直到下午,绿伊睡起来过来敲门让她起床,然后她自己又回去洗漱,琴瑟色只擦了把脸,然后就到门口去等着绿伊了。
  “晚饭还有点早,不过现在就要去饭厅那边,待会儿吃完就要立即赶去宴会厅,不能耽搁;你··不要吃太多了,不然到时若想方便那可谁都救不了你~!”
  绿伊过来,带着琴瑟色就往饭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然而在说到琴瑟色的饭量的时候,即使已经看着她吃了好几次,绿伊也忍不住咧嘴,然后异常严肃的提醒道;
  “明白。”对此,琴瑟色也是认真对待;绿伊交待一番后没有再言语,带着琴瑟色与其他九名轮值,神色凝重非常的宴会厅侍女碰面后,琴瑟色再次感受到了不善复杂的目光;
  不过这次她只是默然,昨夜那名侍女的死亡虽然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和方蓝是血亲的这一点,侍女们只是对她态度不善冷漠已经算好的了。
  在气氛紧张中沉默的吃掉了晚饭,一行人只起身离开了饭厅,朝宴会厅走去;
  琴瑟色虽然挺想问一下绿伊夜晚轮值具体是需要做什么,需要注意什么之类的问题,但是侍女们那已经紧绷的排斥感,让她犹豫一下就把话咽了回去;
  虽然很想解释一下她和方蓝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她们根本没必要这么排斥她,但是想了想,说出来估计她们也不会相信,反而可能还会弄巧成拙激怒她们,辣么还是算了吧··
  一路沉默的跟着宴会厅侍女们走到宴会厅,白天轮值的侍女们已经收拾妥当,而她们依旧先进去仔细一番后才确定,然后又分散开,除了门口站着四人侯立,剩下的六人,包括绿伊,都留在了宴会厅里;
  不过和其他侍女都是独自一人站在一个地方不同,绿伊身旁多了琴瑟色一起,乍一眼看进来两名侍女站在一起那真是特么的显眼~!
  对此琴瑟色曾犹疑询问绿伊她是不是应该独自去站着,不过绿伊却拒绝了;
  虽然绿伊用主上当初交待让她跟着自己做借口,但是琴瑟色知道,除了这个原因,绿伊还担心她会没有人在旁指点出错导致杀身之祸~!
  对此琴瑟色是有点感动的,毕竟绿伊是没有义务要保护她的,即使主上也不过是让绿伊像是带新人一样带她,并没有交待她要保证她的安全。
  绿伊说明后就让琴瑟色保持安静,也不要随意动弹,只把自己当做不存在就行;当然,这是指主上和那些小姐们没有吩咐的时候;至于有人吩咐做什么,那就决不能耽误,要用最快的速度过去做好,不能出错,做好后除非人家让离开才能离开,不然就需一直候在一旁。
  对于这个,琴瑟色几乎瞬间就猜到了自己等会儿会面对的局面,不由愈觉郁闷。
  而她们在宴会厅安静候了没多会儿,就有人来了;
  第一个来的并非主上,而是带着一名低眉垂眼侍女的白衣女子;
  不过白衣女子进来,侍女们并没有任何反应,并没有请安之类的事情,那女子也不以为意,倒是让琴瑟色有些诧异;
  不过下一刻,白衣女子进来就注意到了她,绿伊是熟面孔,而琴瑟色,那白衣女子只多看了她两眼就反应过来她是谁,神色中不由带上奇异,虽然未曾与琴瑟色说话,但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让琴瑟色想忽视都做不到。
  那白衣女是谁啊?!特么的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琴瑟色神色微凝的与白衣女子对视,倒是让白衣女子一怔,然后露出古怪笑容后收回目光,走到一处几案后坐下,她带着的侍女也跟着坐在了她身后,一直垂着的头抬起,让琴瑟色不由惊异;
  白衣女子的侍女的半边脸上,竟然趴着一个手指长,和肤色没什么区别的扁形肉虫,那不低头时都不怎么明显的虫子~!
  那是什么啊?!
  是白衣女子弄的吗?
  这是要干嘛??
  琴瑟色不由又看向白衣女子,看着她漂亮的脸蛋,只觉寒意渗人。
  而在白衣女子坐下后没一会儿就又有人来了;不过这次来的是三人,带着各自的侍女一起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
  她们也发现了琴瑟色,不过她们只是诧异的看了看她后就收回目光,并没有白衣女子那般大的反应;
  这让琴瑟色松了口气,看来白衣女子那反应应该是有别的原因的问题,而非因为她。
  琴瑟色稍稍放下心来,随着来到的女人们越来越多,琴瑟色愈发确定之前那白衣女子的个特例,同时也疑惑起她那般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们来的越来越多,空位迅速被填满,没多久就只剩下了中心区域那几张空着了,而女人们虽然没有肆意的聊天,但支使起侍女们来可是非常的不客气;
  留在宴会厅里的六名侍女被折腾的脚不沾地,只有琴瑟色一直跟个柱子似的杵在原地没有动弹过;
  而琴瑟色最初是惊讶的,因为女人们即使看了她好多次,也没有出言支使她;不过只看了一会儿侍女们忙碌而精细的成果后,她就反应过来了;
  这些女人是不想面对她可能的毛手毛脚啊~!
  当然,这也许和主上曾吩咐过的那些话也有点儿关联,毕竟若是没有意外,方青以后也会是她们中的一员。
  “主上。”而在琴瑟色琢磨这些的时候,宴会厅外突然整齐而恭敬的声音让她不由一怔,然后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门外,看到那个被称为主上的男人正被几个女人簇拥着走了进来,而簇拥着他的女人中,方蓝尤为显眼~!
  琴瑟色见状立即低下了头,开玩笑,看上去就是一副受宠的模样,即使不可能躲过,但她也不想第一时间就被看到针对~!
  ··虽然这么做其实也是掩耳盗铃···
  不过,琴瑟色那一低头,和几个女人一起簇拥在主上身旁的方蓝还是看到了,在发现那是谁后,又看了看琴瑟色垂下头的模样,方蓝不由勾起唇角;
  不过她并没有立即说什么,只跟着主上一起走到几案前,坐到了主上的几案旁边的那个几案后;
  “开始吧。”所有人坐定后,主上扫视了一下整个宴会厅,然后开口说道;
  然后下一刻,突然就有人群涌入,那相当大的动静让琴瑟色诧异而好奇的抬头看去;
  却见那竟是一群穿着舞衣的侍女姿形优美的鱼贯而入,在她们身旁的拿着各种乐器的侍女,让琴瑟色看的精光大冒;
  那把琴看上去材质很不错啊,不知音色怎么样?
  欸,那只琵琶竟然镶嵌了水晶,水晶易碎,难道不担心弹奏时出现问题?
  咦,那笛子怎么少了一孔,那音不是不齐了么?!
  还有··
  琴瑟色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那些乐器上流转,神色变幻之余,眸中也不由露出了灼灼光华,那属于方青未曾长开的幼嫩面孔上,竟是透出了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慑人魅力~!
  那本就一直盯着她的方蓝,见她神色变化的时候本想发难,但是当琴瑟色眼神开始变化的时候,她的神色也变了;
  那是方青?!
  那是那个什么都不会,门都没出过,早就被低贱的奶娘养成废人的方青?她怎么会有那种眼神~!那种,绝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的眼神~!!
  方蓝脸色变了,而一旁原本并没有注意到的主上突觉方蓝安静诧异转头,不想却看到方蓝狰狞扭曲的小脸,眸光微顿之余,只顺着方蓝目光看去,落到了眼神气质完全不同的琴瑟色身上,徒然眯起了眼;
  “她是谁?”主上突然开口,方蓝一怔,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主上说的是什么,只立即回应;
  “她是方青,是——”
  “哦~~她啊,”主上打断了方蓝解说的话,眯着眼盯着一无所察的琴瑟色,看着她目光随着进来的跳舞侍女们移动,直到停下,奏乐开始,舞蹈也开始,她的目光却是凝固在了一旁奏乐的侍女们身上;
  “她会何种乐器?”主上突然开口问道,身旁其他女人都惊异看了过来,而被问到的方蓝却是有些呆滞,然后愣了愣才刷刷摇头说道;
  “啊?她,她在家时,并不曾学过任何乐器··”不过方蓝的话和琴瑟色那灼然的目光,明显就不是一回事,这让主上不由皱起眉来,声音也冷了几分;
  “我不在意你们之间那些小动作,但我容不下任何谎言,尤其是当着我的面还说的谎!”
  “我,我并未说谎~!方青她在家时自小就在院子里和她奶娘以及同胞哥哥生活,从未出过院子一步,更没有任何先生去教导过她,就是她识字都是她哥哥自己教的,我非常确定她哥哥根本不懂音律,更别说她了··”
  方蓝斩钉截铁的说道,然而说到方青对音律无知,再看琴瑟色现在的模样,她却实在没有底气坚定这一点。
  “有意思··去叫她过来。”主上相信方蓝不会编谎话,而琴瑟色的神色明显说明了自己是通音律的,那么事情就有点意思了,在那种环境下涨大的方青是怎么懂音律的?他对她突然生出了对她鲜血之外的兴趣。
  “啊,我去叫,我马上去~!”而主上的话让方蓝明显一呆,下意识就说道,然而才出口看到主上没有温度的微笑后,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后方蓝忙不迭的起身飞快说道,然后就朝琴瑟色走去。
  而注意力一直在奏乐侍女们手里嘴上的琴瑟色,在突然感觉到周围除了乐声外杂音的瞬间消失时,也是惊醒,而后下意识的警惕转头打量,却是正好看到脸色非常难看的方蓝正走了过来,目标直指自己,顿时脸皮一紧;
  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琴瑟色紧紧的盯着方蓝,本能的摆出了防御姿态,然而下一刻,原本脸色还非常难看的方蓝却是愣了愣,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她,然后停下脚步,同时抬手朝她招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