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破坏规矩


小说:血妖姬  作者:妖卿卿
  
  一曲悲愤曲,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感受到了那种心痛泣血,绝望悲愤而死的感觉~!
  那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眼泪仿佛利刃,诞于自己,却生生割开一寸寸肌肤,划伤骨肉,剥离每一丝心血~!
  那是,怎样一种椎心泣血?
  那是,怎样一种痛彻心扉?!
  他怎么能?他怎么敢?!
  刹那间,所有侍女哭的血红的双眸霍然看向主上,带着让他刹那间心跳都几乎停止,仿佛很多年前,他焚尽一切时,那曾与他是挚友的那人的眼神;
  怎么能,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
  “你们——”而被那些他无比熟悉的女人们用这种让他熟悉又陌生的眼神注视着,主上也不由惊慌起来,然而他被瞪视没多久忍不住出声,却是立即激怒了所有的女人~!
  他曾对她们做的一切,他曾对那所谓挚友做的一切,在这一刻全然爆发了出来~!
  女人们不顾一切的疯狂扑向主上,几乎瞬间他被被她们淹没,各种有意义的宣泄咆哮,无意义的囫囵吼叫,伴随着惨叫和暴怒,一股血腥味突然弥漫开来;
  一曲完毕后只抱着七弦琴冷冷站在几案上看着的琴瑟色,随着血腥味侵袭到鼻端,让她神色不由微凝,然后下一刻,就看到一道身影被狠狠丢出了人群,砸到了地上~!
  那是?
  血腥味让琴瑟色警醒,也让女人们愈发疯狂起来,那被丢出来在地的身影没有任何人关心,琴瑟色抱着七弦琴跳下几案靠近过去,不由神色一凝;
  那竟是一具干尸~!
  一具穿着华丽衣裙,脖颈被咬开一个大洞,所有血液都被吸干,面目无非的干尸~!
  那主上竟然吸血~?竟然有这种能力
  琴瑟色惊怒而起,几乎同时砰砰两声,又有两人死亡~!
  当着她的面吸血,当她是死的不成?!
  琴瑟色怒火喷薄,先是她完全不能接受必然会怒的乐师泣血而死,然后就是她自己,属于血妖姬的吞噬能力~!
  虽然并不一样,但是,已经有了乐师之死在前,那吸食人血的主上,又如何能不让她多想?!
  早已冲破一次所谓游戏规则,琴瑟色的意识里已经早把这些是假的,这些只是游戏不需要计较的这种话丢到了脑后;
  剩下的,只有我,只有本尊琴瑟色,而非这具叫做方青的女童身体~!
  砰——
  一具具干尸抛飞,如同挑衅,早已没有了脑子的女人们眼里只剩下那个主上,即使因为挡路,被琴瑟色用七弦琴狠狠抽开,也会在琴瑟色走过之后,再次扑上来,目标直指主上~!
  仿佛在比赛一般,干尸和女人时不时被拍飞推到,只有女人三分之二高的琴瑟色抱着七弦琴一步步走了进去,最后在看到那主上的时候停了下来,就那么看着他;
  即使被他吸食鲜血而死的女人有好些个,他自己其实也没好到哪儿去;
  那早已没有一块好肉的身上,始终有女人狰狞着在吸食着他的鲜血~!
  若非琴瑟色确实看到女人们即使恨意满满的把他的肉咬了下来,也绝不会吃下去,而是解恨的吐了出来狠狠践踏,她都以为他们都成食人魔了~!
  而不管是吃肉还是喝血,她是绝不容他活下来~!
  不过,这些女人也一直在吸食他的鲜血,看上去似乎并不是仅仅为了泄愤;那么,她们果然也有问题~!
  明白这一点,琴瑟色神色愈冷,虽然还不知道他们吸血这个毛病是塔灵如何设置的,但是既然都如此,那她也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琴瑟色朝主上冷笑,然后转身就走,她知道那个面目全非的主上一直死死地盯着她,但那又如何,自身难保之下他即使用那种阴冷恨毒的目光看她,又能怎么样?
  琴瑟色穿出人数已经少了很多的人群,然后随手丢了刚才因为大力砸人,已经裂开的七弦琴,然后走到先前那些奏乐侍女们呆的地方,从那些被丢弃的乐器中,艰难的扶起了一排倒地散乱的编钟,却没有去管敲钟的小木槌,而是捡起了一旁的长鼓槌,在手里颠了颠。收藏本站
  当——
  澄净钟声响起,下一瞬,前一声钟声未绝,后一声却又击响~!
  编钟悠扬绵长的声音随着琴瑟色鼓槌落下的重重力度和极快的频率,却是奏出了一曲曲风奇快,但悠远绵长的奇异钟曲~!
  而编钟钟声那强大的穿透力,让声音不再限于宴会厅中,只一**不停的传递了出去,越来越模糊,但那种奇特的音律和特有的悠长音色,让宴会厅外,在这巨石宫殿里的所有人都逐渐听到,惊异听清,然后疯了~!
  宴会厅中抬着鼓槌疯狂敲击编钟的琴瑟色脸色惨白,这具身体明显承受不来这种程度的奏乐,不过琴瑟色已经看到了她想看到的;
  砰——
  而这样的高强度击钟,琴瑟色即使心有力,但终究还是体不足;鼓槌和她一起倒下,然而钟声后韵绵绵,根本没有因为鼓槌的停下而停下,反而奇异的自震起来,让琴瑟色都觉惊讶。
  噗——
  然而下一刻,不远处的早已被钟声影响,开始自相残杀的女人们,也已然到了崩溃边缘,当第一个女人喷吐出大量鲜血伴随着内脏碎块,倒地气绝的时候,琴瑟色就确定了这次的成功;
  这次,没有用仙力,也依旧奏出来的悲乱曲~!
  不过,不用仙力的代价似乎并不小··
  琴瑟色看着已经变成行将就木的手臂和雪白稀疏,头饰早已自行脱落坠地的头发,只觉无奈;
  “··你,到底是谁?”然而让琴瑟色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在经过一曲悲乱曲洗礼,所有女人都已混乱了思维不是自相残杀就是自我了断了,唯独那主上,他竟然依旧没有死,而是在所有女人都死亡后,竟然开口了~!
  “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啊。”而对此,琴瑟色只冷笑一声,然后小心而缓慢的走到主上面前,看着他唯一那只还完好的眼珠子里露出的震惊,冷漠说着,然后举起手里拖了一地拖过来的鼓槌,狠狠砸了下去~!
  嗤——
  如同砸碎了一个西瓜,琴瑟色手一松,把被染的红白的鼓槌丢了,而后缓缓走到一旁桌面上还有一些还算完好的食物的几案面前坐下,慢腾腾的吃了起来。
  直到她吃饱了,身体虽然因为没有用仙力弹奏悲乱曲被扣除了寿元,从而到了风烛残年之际,但那股虚弱感因为饱食,倒也感觉好了一些。
  “叮——主线变更,因玩家擅作主张,灭杀主线人物血魔以及关联人物众多,原定主线废弃,现开启自由模式,玩家可自由游戏,不再有任务限制;注:领悟六通关键人物事件已被玩家自行搅乱,玩家本次领悟几率降低,玩家可自行摸索。”
  “···”不过,在琴瑟色吃饱喝足舒缓精神的时候,塔灵的提示音却是突然响起,不过那内容让她黑了脸;
  不再受游戏限制自由游戏,但是领悟六通的关键人物事件没了,那她留在游戏里的意义何在??
  所以,还是因为她怒起打破规矩么~!
  琴瑟色眼神不善的下意识看了看周围,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不过,她进炼心塔的目的目测已经达不到了,留在这里似乎没有意义了,但是就这么离开,她却非常的不甘心~!
  她打破规矩是为了什么?若非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她不能容忍的事,她怎会如此?!
  她可不相信这是巧合~!
  她是仙乐师,并没有任何隐瞒,而明知仙乐师的忌讳是什么还这么弄,分明是不怀好意的挑衅~!!
  “啊——”
  然而,在琴瑟色因为塔灵通知而心情糟糕的时候,突然的尖叫声和跌跌撞撞的逃跑脚步声,让她立即回神,惊异的看向宴会厅外,那已经冲出去老远,很快消失在转角的陌生背影;
  悲乱曲下的幸存者,还是悲乱曲并没有达到她预计的范围?
  琴瑟色神色严肃起来,然后随手把剩下的食物拿干净巾子包好收进袖内,就起身走出了宴会厅;
  不过情况比她预料的要坏,因为在走出来后她就发现自己又认不出路了;明明已经破坏了规矩,不想这具身体的路痴毛病竟然还在~!
  真特么的~!!
  原本还在因为纠结要怎么继续的琴瑟色直接被气笑了,真以为她是那种受不了任何挫折随便都会放弃的吗?!
  不~!之前的两件事是原则问题,不能忍;但是这件事不一样,连游戏规则都打破了还坚持的附加毛病,以为她会因此顺理成章的退出?不,她还偏要看看,塔灵非要给这具身体设定一个路痴的毛病是想阻止什么~!!
  “呀~!!在这儿~!!那··在这儿~!!”然而,在琴瑟色终于决定不退出继续游戏的时候,一声尖利的有些耳熟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让她不由扭头;
  然后就看见了一名面熟的侍女正站在不远处,见她转头看过去,脸色瞬间就变了,然后咻一下就把脑袋缩回了转角;
  不过那侍女的举动琴瑟色并不生气,反而觉得无语非常;因为前方转角处,那缩回头的侍女的裙角还伸在这边,非常清晰的给琴瑟色了一个路标;
  真不知是应该说她蠢还是说她蠢···
  琴瑟色把那抹裙角当路标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瑟瑟发抖,感觉快要被吓得厥过去的侍女的肩膀;
  “啊~~——!!”然后下一刻,那侍女疯狂尖叫起来,让琴瑟色忍不住皱眉捂住耳朵,同时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她之前,似乎忽略了在她发飙之前,已经开始的游戏模式,面前那疯狂大叫,却腿软的根本站不住,早已跌坐在地上,头上顶着白色名字;
  ‘绿竹/抚琴侍女’
  琴瑟色在看清绿竹的名字后就有些怔楞,不止因为她那般巧合的是抚琴侍女,更重要的是,她那让琴瑟色觉得,似乎无害的白色名字,以及绿竹那明显没啥脑子的蠢萌。
  “你要昏过去我就把你杀了。”不过,虽然琴瑟色对绿竹暂时没了恶意,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忍受这个送上门的带路小妞罢工;于是,在她看着绿竹还真快要把自己吓的昏厥的时候,只蹲到她身旁冷冷说了一句;
  然后她就看见绿竹立即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绵软的身体在地上挣扎的更厉害更狼狈,却更加绵软的差点连坐都坐不住了~!
  “··起来,给我带路,要是耽误了,你知道后果~!”看着绿竹那不成器的样子,琴瑟色是又好气又好笑,只朝她磨了磨牙说道;
  下一刻,琴瑟色就看到明明被吓得软绵绵的绿竹竟然求生欲非常强烈的站起来了,虽然腿抖的厉害,脸色也白的吓人,但是态度是很端正的。
  “你··您,要,要去哪儿啊??”而站好后,见琴瑟色只看着自己而没有下一步表示,绿竹憋了半天还是磕磕绊绊的问出声来;
  “离开这里,你带路就是,从最短的路走。”琴瑟色说道,绿竹却是一震,神色惊异的看了过来;
  “您,您是说,要带我离开这儿?!”绿竹激动起来,让琴瑟色微怔,不过转瞬就明白了情况;
  看来在巨石宫殿的女人,不管是那些被那血魔当食物豢养的处子,那些明显是被他糟蹋了的非处子们,还有天天游弋在死亡边缘的侍女,对这里都是一个态度~!
  “带路。”不过,虽然明白理解她们,但这不代表琴瑟色可以容忍本身就蠢的绿竹因为太过激动又出什么毛病,毕竟要是她真撅过去之类的,她自己又没法儿走,那就忒坑了。
  大概是琴瑟色的不爽太过明显,绿竹虽然蠢了点儿,但事关生死,她也不会蠢到家,在一番激动后,琴瑟色不悦的催促,绿竹也没有再犯蠢,而是严肃无比的点点头,缓缓平复身体的发软,扶着墙往前走去。
  琴瑟色见状也不再言语,只跟在绿竹的身后,慢慢往前走去;
  绿竹走的很慢,腿软是一个原因,不过更大的原因,却是她一直在避开其他人;
  这让琴瑟色在发现后是大为惊讶,不是很蠢么,逃跑这种事上倒是挺聪明的啊~!
  不过,她就喜欢这种姑娘,当然,要是没有脑子,不会随便就脚软导致行动慢吞的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