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万物平衡论


小说: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推荐阅读: 吞噬苍穹 
  我下意识回了一句,“你在等他们遭报应?”
  老王一笑,说:“人在做,天在看,他们既然乱收费,自然会有报应这么一说,就如当初的刘凯,他曾是我们八仙中的一霸,后来被你阴差阳错地弄残废了,你,便是他的报应。”
  我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就说:“所以,这些年,你一直默默地当着八仙,并未阻止他们。”
  老王笑了笑,说:“九伢子啊,你应该懂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的道理,那遛马村的村民既然享受了那种气运,在气运到达尽头时,他们是需要付出血一般的教训,要是我估算的没错,遛马村越有钱的人,这次死亡越大,反倒是那些穷人,或许并不会受到影响。”
  好吧,或许老王说的有道理。
  只是,一想到遛马村那些村民仙逝了,我心里有些难受,或许就如温雪说的那般,她不告诉我,是怕影响到我心境。
  还真别说,从老王嘴里知道这事后,我心境的确受到了一点影响。
  老王见我没说话,抬手拍了拍我肩膀,沉声道:“九伢子,你要记住一句话,每当你得到一样东西时,自然会失去一样东西,就如你娶了媳妇,其她女人便与你无缘了。”
  我嗯了一声,或许老王说的有道理,只是,一想到遛马村的惨状,我心里苦涩的很。
  老王应该是看出我心情不对,连忙岔开话题,说:“九伢子,你可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
  我苦笑一声,说:“不知。”
  他说:“当初我被丢进吃糖后,顺着池塘底部,被水冲到上边的河道了,后来,我偶然发现这个地方,便一直居住在此,只是苦于上面有阵法压制着,出不去。”
  说完,他扭头朝小青草看了过去,淡声道:“倒是你那朋友,她好似不受这阵法的影响,来去自如,倘若我们想要从这十六运雅河阵内走出去,恐怕得让她帮忙。”
  我懂老王的意思,他估摸着不好意思跟小青草说话,这才暗示我,让我去跟小青草说说这事。
  想想也对,老王在知道王一秀失踪后,看似跟我聊着一些毫无相关的问题,但眼神总会朝四边望去,估摸着是担心他女儿的安危。
  看穿这点,我也没点破,就对老王说,“你等我会,我去跟她说说。”
  老王点点头,也没说话,估摸着还在跟小青草置气。
  当下,我立马朝小青草走了过去。
  来到小青草边上,我先是尴尬的笑了笑,后是对她说:“小青草,你对这地方很熟悉吧?”
  她眨巴着大眼睛,说:“我认识你。”
  我听出她的意思了,估摸着是说,她很熟悉这地方。
  我忙问:“我想出去,有没有办法。”
  她也没说话,一把拽住我手臂,就朝左边走了过去。
  我连忙拉住她,说:“我想带老王一起出去。”
  她没说话,而是朝老王看了过去,摇了摇头,说:“我认识你。”
  我郁闷了,只是多年前的一件小事,他们俩至于这么置气么,就说:“小青草啊,老王是我半个师傅,我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他出去。”
  她好似不为所动。
  我也是急了,又说:“你想啊,要是我不来救老王,是不是就不会认识你,不认识你,你是不是就没我这个朋友了?”
  她下意识点点头,说:“我认识你。”
  一见这情况,我估摸着她是心动,又对她说了一些话,都是一些连哄带骗的话。
  还真别说,这小青草挺好骗的,被我几句话,愣是说动了。
  当下,我也没犹豫,立马跑到老王边上,把小青草的意思说了出来。
  按照我的想法是,老王在知道这一消息后,肯定会开心的很,毕竟,在这地下世界困了差不多三年,哪里晓得,老王并没有露出什么开心的表情,反倒是一脸不舍地盯着这山洞打量起来了。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老王,你不想出去?”
  他扭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九伢子啊,我在这地方住了三年,说对这地方没感情,那是骗人,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这地方了,我心里倒有几分不舍。”
  说罢,他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一只手朝墙壁摸着过去,淡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懂他意思,估摸着要离开了,有些伤感,也没打扰他,便静静地在他边上看着。
  足足过了五分钟的样子,老王将石洞内的墙壁悉数摸了一个遍,又将桌子上的酒瓶踹在怀里,说:“走吧,看久了,反倒心里更不舍了。”
  我嗯了一声,连忙跟着他从石洞内走了出来。
  我们俩刚走出来,那小青草立马朝后退了几步,好似挺厌恶老王的,同样,老王好似也挺厌恶小青草的,下意识离小青草远了一些。
  这让我郁闷的很,他们俩这是干吗勒,都要出去了,还至于这样么?
  我本想着给他们俩当个和事佬,不过,看到他们俩的表情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他们俩相互看时,都是一脸的阴狠。
  特别是老王,看向小青草的表情,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在里面。
  这让我郁闷的很,要知道平日里,老王待人一向和善,鲜少与人红脸,偏偏对小青草却不是这般。
  即便是他腿受伤,以老王的性格,只要小青草答应带他出去,应该会一笑泯恩仇才对。
  但,现在老王并没有这样。
  这让我有些看不懂老王,我心里只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因为在地下世界待的时间久了,性格有些变化,二是他们俩还有事没说出来。
  说实话,我比较偏向后者,毕竟,老王的年龄摆在这,让他性格变化,很难。
  当下,我盯着老王看了看,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就打算试试他。
  一想到试他,我脑子立马生出另一个想法,那便是莫梁跟我说的,老王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而结巴也曾跟我说过,我父母是十八罗汉的人。
  结合他们俩人的想法,我轻声咳嗽了一声,说:“行了,你们俩别犟了,赶紧出去才是真理。”
  说罢,我示意小青草在前边在前边带路,我和老王则在后边跟着。
  小青草也没犹豫,领着我们朝左边走了过去。
  约摸走了一分钟的样子,我扭头看了看边上的老王,轻声道:“对了,老王,有个事,我很是纳闷。”
  “什么事?”老王淡声回了一句。
  我一笑,就说:“听我爸说,你们三人在十八罗汉时,你曾得罪过一个人,不知道一秀的失踪,会不会跟那人有关。”
  我这样说,也算是半真半假了,至于老王能不能识破,我是真心没点底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老王回答这个问题,一能弄清我父母的身份,二能弄清老王的身份,只要他们三人的身份弄清了,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