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你谁也带不走


小说:神断宋瑞龙  作者:踏月留芳
“哦?那本宫可要仔细的听听!”
“林水仙和你都非常的漂亮,你们二人同时爱上了欧阳振雄,可是欧阳振雄最后选择的人却是杨秋菱,并且杨秋菱还怀了欧阳振雄的孩子。 林水仙心中虽然愤怒,可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已经发生的事情,从此以后,林水仙和你算是结怨了。”
杨秋菱点头道:“这一点你说的分毫不差,接着说!”
宋瑞龙道:“当时的林水仙已经是血魔宫的宫主,只是她的武功太弱,势力也太小,根本就不足以和神鹰教抗衡,在万般无奈之下,林水仙就把这股怨气发到了天下间所有漂亮女人的身上,只要是比林水仙漂亮的女人,她都会逼他们毁掉容貌,当然林水仙当时用的是杨秋菱的身份,她只是想让天下的男人都恨杨秋菱,目的也是为了激起武林豪杰对杨秋菱的恨,她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武林人士联盟起来,共同对抗神鹰教,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林水仙的血魔宫弟子在江湖中也是利用你们神鹰教的名义杀死了不少武林人士。”
杨秋菱点头道:“这些事,本宫也是在以后的调查中得知的。护国公对二十年前的事都能够推断的丝毫不差,可见护国公断案入神的名号,绝对不是吹出来的。”
宋瑞龙心中喜悦,道:“能够得到宫主的赞赏,在下倍感荣幸!”
杨秋菱道:“你继续说吧!”
“林水仙最后逼迫夏晓薇毁了自己的容貌,之后,事情出现了逆转,夏晓薇嫁给了当时的武林盟主朱重轩,朱重轩利用自己武林盟主的身份号召武林,攻打神鹰教的总坛神鹰堡,结果,欧阳振雄被少林寺的智善大师用禅杖打中胸口而死,欧阳振雄的妻子杨秋菱把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带到了智善大师的面前,最后,跳下了万丈悬崖,只是可惜,你并没有死。”
杨秋菱道:“我当然不会死,因为那个悬崖是我练功的地方,悬崖下边有几根草几块岩石,我都了解的比我的身体都清楚。并且我知道,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是不会放过我的,可是我又不能死,我要是死了,我们神鹰教的冤屈只怕就永远的石沉大海了。”
宋瑞龙道:“后来,等到那些武林人士离开以后,你就从悬崖下边出来了,然后一边修炼武功,一边派自己的亲信去调查事情的真相,终于让你查到了林水仙,你的情敌。接下来,你找到了林水仙,把她约到了一处山崖上进行比武,最后,你杀死了林水仙,然后易容成林水仙成了血魔宫的宫主,在下说的不错吧?”
杨秋菱点头道:“护国公果然聪明,没错,你说的很对,那么接下来的故事,不知道护国公是不是也知道呢?”
宋瑞龙道:“如果在下前边的推断都正确的话,那么在下接下来的推断也不会错多少?”
“哦?那我倒想听听!”
宋瑞龙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成了血魔宫的宫主以后,就迅速的做大血魔宫,让血魔宫成了江湖中人人惧怕的地方,之后,你又去少林找到了你的儿子欧阳重生,也就是智善大师的弟子妙聪和尚,你把报仇的理念传给了他幼小的心灵,让他充满了仇恨。果然,欧阳重生不负母望,二十年后,成了少林寺里面武功出众的和尚,他在江湖中四处走动,最后说服了他的弟弟欧阳重聚,这二人密谋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让武林各大门派势力削弱的毒计。”
“哦?护国公说的毒计是什么?”
“黄泉神水!”
杨秋菱有点吃惊道:“看来你对这个案子已经很清楚了?”
“当然!”宋瑞龙肯定的说道:“一开始,在下就在想,黄泉神水是血魔宫的特有毒药,而且血魔宫守备森严,什么人能够将黄泉神水给盗出去呢?如果那个人在血魔宫里面没有内应的话,他很难成功。那个内应只怕和凶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在下就决定到血魔宫来一查究竟!”
杨秋菱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你接着说吧!”
“欧阳重生从血魔宫拿走黄泉神水以后,就和欧阳重聚一起,逼夏晓薇写下了四封信,当时的夏晓薇和朱重轩的弟弟朱重辕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因此,夏晓薇才会甘心情愿被朱重辕利用。就这样,那四封信落到四大掌门的手中,四大掌门带着银票在醉仙楼会面时,谈起了当年追夏晓薇的事情,他们都异常的兴奋,这时候,欧阳重生命令店小二把涂有黄泉神水的杯子送到了四大掌门的手中,四大掌门喝完酒之后,立刻感觉浑身不舒服,他们中毒已深,非常难受,最后四人决定互相残杀,这样可以下的去手。”
“不错,我听我的儿子欧阳重生说过这段精彩的过程。只是可惜,护国公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宋瑞龙道:“欧阳重生杀死了四大掌门以后,他就在筹划要一统江湖的阴谋,不料圣上派了在下前来查案。欧阳重生感觉事情不妙,就和你商量对策,你为了让血魔宫摆脱嫌疑,故意把黄泉神水丢失的罪责全部算在了妙手摘星的头上,并派了你最得意的弟子南宫霞前去捉拿妙手摘星。南宫霞故意让在下知道她在捉拿妙手摘星,目的就是要告诉我们,你们血魔宫和四大掌门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杨秋菱点头道:“宋大人说的对极了,你好像当时就在场一样。这后面的故事都是宋大人亲自经历的,本宫想,护国公就不用一一说了,因为那些事已经有人告诉本宫了。”
宋瑞龙道:“我还想知道那个救走欧阳重生的人是不是你?”
“当然是本宫!”
“那欧阳重生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会见到他的!”
宋瑞龙道:“在下要带欧阳重生到衙门治罪。”
“护国公想多了,你谁也带不走!”
宋瑞龙正色道:“在下要带走什么人,只怕还没有人能够阻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