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红衣男子


小说:神断宋瑞龙  作者:踏月留芳
“哼!”杨秋菱冷笑道:“护国公,你太自信了,你以为天下间只有你的武功才是最高的吗?”
宋瑞龙道:“难道你的武功可以阻止在下带走欧阳重生?”
杨秋菱道:“我不能,可是我的儿子欧阳重生却可以。|”
宋瑞龙有点不屑,道:“你说的可是智善大师的徒弟妙聪和尚?”
“正是!”
宋瑞龙道:“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妙聪和尚的武功在三天之内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据在下所知,在三天前,妙聪和尚的武功还不值一提,他连在下的十招都接不住。”
“哈哈哈…”杨秋菱大笑道:“宋大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你总该听说过吧?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宋大人的那一掌呢?如果不是宋大人的一掌打断了欧阳重生的全身经脉,他也不可能在三天的时间内就把血魔剑法的第九层给练成了。”
宋瑞龙还不清楚这血魔剑法究竟有多么的厉害,道:“就算他练成了第九层,那又如何?”
杨秋菱正要说话,这时候,宋瑞龙发现在石门的外面走进来一个人,那个人的浑身穿的都是红色的衣服,手中拿着一把红的像血的剑,在剑柄处还有两个像眼睛一样的红色东西,那两个红色的东西还发着红光,煞是吓人。
剑的主人是一个高大魁梧的光头男子,他的眼睛和眉毛都是红的,眼睛里面的红光可以把前面的地方照的很亮。
尽管这个人已经变成了红色的,可是宋瑞龙还是可以分辨的出的,他就是那个皮肤嫩的像女人的妙聪和尚。
宋瑞龙很吃惊的看着妙聪和尚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妙聪和尚的两只红色的眼睛就好像是两个灯笼一般,他瞪着宋瑞龙道:“这都是被你逼的。”
宋瑞龙道:“没有人逼你,这条路是你自己走上去的。跟我回衙门!”
妙聪和尚瞪着红色的眼睛,厉声道:“你休想!你要带我回衙门,首先,你得问问我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
宋瑞龙淡然道:“在下见过的剑多了,在下看不出你的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妙聪和尚道:“这把剑就是血魔剑,血魔剑又叫饮血剑,它可以把你身上的血,在十丈远的地方吸出来,你体内的功力会自动的进入到我的体内,我和血魔剑已经合为一体,我的功力强,血魔剑的吸血能力就会强,血魔剑的吸血能力强大了,它也可以助长我的功力。宋瑞龙,你是天下武功最高的人,你的内力也一定非常的强大,我只要把你的内力吸走了,我就是天下无敌的,到时候,谁也阻止不了我一统江湖。”
宋瑞龙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中怪鱼化龙的鱼龙万化功恰好是你的血魔剑的克星。有一件事,你可能不记得了。”
妙聪和尚有点吃惊道:“什么事?”
宋瑞龙道:“当年,血魔宫的宫主也就是林水仙的母亲林超神早已练成了血魔神剑,她拿着神剑四处危害武林,可是最后却被鱼化龙杀死在了血魔宫里面,鱼化龙又将血魔剑封锁在了血魔谭里面,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也该是血魔剑重出江湖的时候了,只是可惜,当年鱼化龙没有能力将血魔剑毁掉,只能封印,而你手中的血魔剑只怕还没有完全的被你掌握,所以,你的血魔剑未必是在下的对手,因为在下除了会鱼化龙老前辈的鱼龙万化功以外,在下还学会了东善姜偷天老前辈的《九转阴阳手》,你觉得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妙聪和尚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当年的血魔宫的宫主林超神根本就没有把血魔剑第九层学会,所以,血魔剑在吸食鱼化龙的鲜血时才会失败,今天我已经练成了第九层,你觉得你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宋瑞龙道:“你可以试一试,不过,还是那句话,输了,你就要跟我回衙门。”
妙聪和尚瞪着眼睛道:“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的。”
杨秋菱看着妙聪和尚道:“重生,你终于成功了,我们的大计总算成功了一半,现在,只要你把宋瑞龙给杀死,别说这武林是我们的,就是整个江山都是我们的。”
欧阳重生点点头道:“请母亲放心,孩儿绝对不会让母亲失望的。”
欧阳重生把剑一横,宋瑞龙的脸上被一道红光闪过,这时候,他有点吃惊道:“等等!”
“怎么?你怕了?”欧阳重生很得意的说道。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翠珠在什么地方?”
欧阳重生握剑的手松了一点,道:“护国公堪称神断,你觉得翠珠应该在什么地方?”
宋瑞龙语气低沉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翠珠已经被你们害死了。”
欧阳重生叹口气道:“嗨,说实话,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竟然把很多事情都想的如此正确,可是宋大人,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杀害翠珠?”
宋瑞龙道:“当然也是因为仇恨。”
“哦?那我倒要听听!”
“因为翠珠是林水仙和毒娇娘的女儿,林水仙害死了你父亲,她的女儿自然也是你们的仇人。你怎么会让她活着呢?”
“嗨!”欧阳重生叹了一口气,道:“宋大人这次算是说错了。宋大人说我们和翠珠有恩怨仇恨,这些话不错,可是宋大人说我们会因为这些就杀死翠珠,这句话却是不对的。让一个人死很简单,可是要一个人活着比死了更难受那就不容易做到了。我起初并不在血魔宫住,每次我来血魔宫都是以和尚的身份进入的,所有的人都知道血魔宫的宫主喜欢听和尚讲解佛经,所以,我是和尚,我进血魔宫是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的。”
“哼!”宋瑞龙道:“你是血魔宫宫主的儿子,就算有人说什么也没有用。”
“宋大人说的对极了。那个翠珠其实是我母亲故意留给我的一块肥肉。翠珠的身子非常的柔,她完全继承了她父亲和母亲的优点,让我非常的舒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