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愤怒的宗主


小说:神断宋瑞龙  作者:踏月留芳
潘思恒立刻站起身,吃惊的说道:“什么?周怀山也被人杀死了吗?”
那名衙役道:“据报案的百姓讲,里面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似乎没有一个活口!”
潘思恒看着宋瑞龙和柳天雄道:“柳公子,宋公子,你们看……”
宋瑞龙道:“去案发现场看看!”
魔云山就在颍川县境内,魔云洞就在魔云山上,魔云洞里面有大大小小一百多间豪华的房子。
魔宗的宗主就在魔云洞的议事大厅里面等待这九大高手的消息!
突然有一名戴着鬼头面具的黑衣人走到宗主的面前,道:“宗主,凤飞回来了!”
“就回来她一人吗?”
“属下只看到凤飞一人。”
“让她进来。”
凤飞走到宗主的面前,低着头给宗主见过礼以后,道:“属下见过宗主!”
“事情都办妥当了吗?”宗主没有回头,背对着凤飞,冷冷说道。
凤飞道:“属下无能,任务失败了!”
“什么!”宗主一掌打向了凤飞身后的一张石桌,把那张石桌打的粉碎,道:“你说什么?九大高手同时出手,最后竟然没有把那个人给杀死?”
凤飞如今失去了武功,胆子更小了,宗主的那一掌吓得她差点腿软。
凤飞道:“我们九个人无能,那个人只用了八招半就杀死了八个人,那半招把属下的软鞭打断了,还废了属下的武功。”
“你怎么不去死?”宗主气得差点吐血!
凤飞道:“属下是想去死的,可是宋龙让我给宗主带句话,他说宗主如果不是缩头乌龟的话,请宗主今天中午的午时时分在神龙山的神龙崖上决一死战。”
宗主一拳又打碎了一张石桌,道:“宋龙,不管你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今天中午过后,我叫你变成一具尸体!”
在仁义侯的侯府里面,潘思恒勘查完现场以后,对宋瑞龙说道:“宋公子,这些人都是被刀或剑等利器所杀。总共有一百一十二人,包括周怀山,没有一个活口。”
潘思恒的话刚说完,有一名衙役汇报,道:“大人,在周怀山的房间里面,我们发现了一个密室,密室里面有一个人,他还没有死!”
宋瑞龙吃惊的说:“带我们去看看!”
在周怀山的密室里面,宋瑞龙发现,有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躺在了地上,他的额头上还有一根银针。
潘思恒把那根银针拔下,递到宋瑞龙的手中,道:“宋公子,您看,这银针和杀死段天刚,唐天强还有随和的银针是一样的。银针上有毒。”
宋瑞龙道:“莫非杀死唐天强等人的凶手就是周怀山?”
宋瑞龙摸了摸那人的鼻息,道:“他的呼吸均匀,还有救。”
宋瑞龙给那个人输送了真气以后,道:“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要想让他说话,还要等一段时间。”
潘思恒在那个人的身上搜出来一个官凭,打开一看,吃惊的说道:“宋公子,您看,此人竟然是江州刺史肖祥!”
宋瑞龙道:“我早猜到是他了。走,我们去周怀山的死亡现场看看。”
周怀山坐在一张椅子上,背靠在椅子上,两只眼睛瞪着屋顶,双手抱着剑柄,剑在他的肚子上刺着。在周怀山死去的地上还有一个很小的红木盒子。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机簧按钮,还有针槽,是一个发射毒针的暗器。
潘思恒拿着那个按钮,对宋宋瑞龙说道:“宋公子,您看,这个暗器就是周怀山的,我想,周怀山肯定是用这个暗器杀死了段天刚,唐天强,随和,他昨天晚上在杀死肖祥后,用剑自杀了。”
柳天雄摇摇头道:“不通,不痛,说不通。如果周怀山是杀死肖祥的凶手,那他为什么要自杀?还有仁义侯院子里面的家丁是谁杀死的?”
潘思恒猜测道:“也许是在周怀山把肖祥用暗器刺晕以后,外面来了大批的恶人把周怀山的家丁给杀死了,最后又逼周怀山自杀了!”
柳天雄道:“如果周怀山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又怎么会自杀呢?”
潘思恒道:“那就是说是有人把周怀山杀死的,然后制造了一个周怀山是自杀的假象。”
宋瑞龙道:“走我们到周怀山的卧室看看。”
宋瑞龙发现周怀山的卧室里面,床上的被褥都被扔到了地上,而且被子和褥子都被人用刀剑一类的东西划破了。
柳天雄很奇怪的说道:“这屋子里面并没有血迹,也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打斗,可是这里为什么会如此的凌乱?”
宋瑞龙道:“你们看,这张床都被人掀倒了,刚才你也说了,这里没有发生激烈的打斗,那么,这张床为何会被掀倒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潘思恒眼前一亮,道:“这些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宋瑞龙点头道“:你说的很对,那些人究竟在找什么东西呢?”
潘思恒思考着道:“我想他们要找的东西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可是他们为什么不问问周怀山呢?这些人既然可以杀死侯府所有的人,那他们就能够逼周怀山说出那件东西。”
宋瑞龙道:“如果周怀山也不知道那件东西在什么地方呢?”
潘思恒惊讶的瞪着眼睛道:“这有点不大可能吧!那件东西不是在周怀山的身上吗?他怎么会不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
宋瑞龙道:“周怀山是那件东西的主人不错,可是,如果他把那样东西丢了呢?”
潘思恒缓缓点点头,道:“有道理!”
“哦,对了,宋公子,杀死周怀山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宋瑞龙道:“我们看到在侯府的花园里面,有两种鞋印,一种鞋印很深,而另一种鞋印很浅,这说明了什么呢?”
潘思恒道:“昨天夜里大概在三更天的时候,下了一场特大暴雨,整个颍川县到处都是积水,可是在四更天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了,所以那些人的鞋印才会留在花园里面,而且踩得还很深。可是第二批脚印却很浅,那是因为泥土里面的水已经流走,泥土干了,所以那些人的脚印才会很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