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417、情长意更长


小说:绝对权力  作者:阿竺

夏霁菡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点点头。
关昊说道:“我都看了好几盘了,怎么没有你的影子呀?”
夏霁菡一怔,他居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让她很感动。故作轻松地说道:“看到宝宝行了,看不看见我无所谓啦。”
“对我来说有所谓。”
“为什么?”
“萏萏,我也很想知道你离开我的那段日子会是什么样?这个对我同样珍贵。想知道你挺着大肚子的样子,想知道你待产时的样子,想知道你和宝宝出产房的样子,想知道你第一次撩开衣服给宝宝喂奶的样子,总之,你初为人母的样子我都想知道。”他凑到她耳边说道:“表哥是你是有意为之,故意将来不我看见你。你是成心的对不对?”
夏霁菡没想到表哥会和说这些,说道:“是你先看出来的还是表哥先说的?”
“当然是我先看出来的。你老公是谁呀,我能没这点判断力?用别人指点迷津吗?”
“呵呵,判断正确。”
果然如此。想到今生有可能自己找不到她和宝宝,或者今生都难以相见,关昊的心再次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了一下。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半天才说道:“萏萏,你是一个心毒手狠的女人!”
她的心也被戳了一下,故作玩笑地说道:“这个冠名好,以后我肯定没有委屈了,谁要是敢欺负,我……”说着,故作凶狠状,冲着他张开食指,张牙舞爪的划着。
“以后你不会在受到任何委屈。”说着,握住她的一只手,亲了一下。又说道:“录像里没有你,你还可以弥补,是以后要坚持给我口述,你和宝宝一天一个故事。”
是的,表哥说的对,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预料得到和关昊能有今天?她只想着用这种方式记录下宝宝的成长瞬间,以便以后能有机会让他看到,弥补做父亲的缺憾。关昊未来的妻子肯定不会是她,她不可能让自己出现在画面里的。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此刻她不会说出自己当时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过去的痛苦她很少再想起,甚至有意识的忘记。享受眼前的幸福才是她此时的正道。
“怎不说话?思想开小差了?”
这个人,有必要这么明察秋毫吗?她笑笑说道:“先生,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因为所以的,你不应该拘泥于小枝小节的事情,要放眼全人类……”她忽然觉得自己这话不太妥,赶紧收住话头。
关昊笑了,说道:“想说什么说什么,用不着有任何忌讳。”
夏霁菡心里一热,摸着他的下巴,说道:“昊,我觉得你不应该属于我一个人,你应该属于一个更广阔的群体,有一个更广阔的舞台。”
关昊的心里也是一热,他无法跟爱人说清楚这个问题,低下头,小声说道:“我只属于你和儿子,只想扮演好你这个舞台的角色。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不会考虑登临任何舞台,跟你和宝宝腻在一起。”说到这个问题,关昊的心里很沉重,他想到了她的病。但是又不能把自己的忧虑告诉她,又补充道:“只要你不嫌弃你老公胸无大志没有出息行。”
她怎么可能嫌弃他呀?再说他也不是胸无大志的人。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有自己的梦想,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都是自己不好,说走了嘴,徒增爱人的烦恼。于是,夏霁菡伸出小手,在他的下巴轻轻的摩挲着,眼里有了泪花,她说道:“昊,你在我心永远都是天最亮的那颗星,无以复加……”
关昊抱紧了她,他知道她这话是发自肺腑的,说道:“嗯,我也觉得我具备那样的光芒,不过萏萏,我会处理好我的事,别为我操心,我们会有非常好的未来。你必须帮助我照顾好你自己,这样我会安心些。”
“扑哧”一声,夏霁菡笑了。关昊问道:“笑什么?”
她楼下他的脖子,说道:“我感觉咱俩好像是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总是在没人的时候说情话,儿子都这么大了,也不嫌肉麻?”
关昊的脸红了,说道:“有嘛?我的话肉麻了吗?”
她抿着嘴笑,看着他,不说话。
关昊低头看着她的神态,宝宝也经常是这个神态,不由的心头又是一热,一抹温情弥漫开来,情不自禁地说道:“萏萏,我的确是没救了,这一百多斤交给你跟宝宝了……”
“又是情话范畴。”
“哈哈……”关昊不由的笑出声。
夏霁菡赶紧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关昊突然止住笑,故意睁大眼睛,看了一下表哥的房间,又看了一下楼,小声说道:“平安无事。”
“小点声,表哥睡觉可轻呢,他在楼睡都能听到宝宝夜里哭了几起,第二天肯定会问:宝宝怎么哭了好几起,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去医院看看吧,小孩子难受不会说,要勤检查。你要是不认真对待他会一直这样唠叨下去,心细着哪,像个老太婆。”
“这是你说的?我一会告诉表哥去。”
“呵呵,不用你告诉,大姐经常这样说他,只是我从来没敢这样说过他。”
“萏萏,表哥为什么不成家?是不想找,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关昊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想,应该是找不到合适的。表哥说过,他要是单纯的给自己找个老婆不难,可是要是给豆豆找个妈难了。他说过不会只顾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管豆豆的。”
关昊点点头:“表哥是个好父亲。”
“是啊。凭表哥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他对老婆这个角色要求不高,对继母这个角色要求相当高。”夏霁菡由衷地说道。
“咱们用用心,在北京给他找一个,那样的话北京能拴住他了。”
“呵呵,你放心,宝宝早拴住他了。”夏霁菡自豪地说道。
“爸爸今天建议我们带着表哥和豆豆去特教心看看,明天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让表哥和豆豆先感知一下。”
夏霁菡想了想说道:“其实我想还是将来让豆豆报考残疾人艺术团。你要是有这方面的资源可以利用一下。”
“哈哈,真鬼。”关昊没说有也没说没有,而是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她笑了,这足够了,他会心的。
关昊说:“你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什么工作?”她一愣。
“宝宝的外公。”
“哦——”她恍然明白了,说道:“我跟妈妈和爸爸说了,听口气妈妈没什么问题,关键在爸爸。爸爸怕将来给咱们添麻烦。”
关昊说道:“给咱们添麻烦对了,你想想,他们你这么一个孩子,还让我给霸占了,不给咱们添麻烦给别人添麻烦不对了。再有,指不定将来谁麻烦谁哪?你不知道,今天外公和爷爷在研究宝宝的培养方案,你没在场,那一个细致入微,而且谈的相当投机。弄的关垚都跟宝宝说他们是研究怎么对付他,结果你猜宝宝怎么说?他喜欢!呵呵——”
“是吗?他们很投机?”夏霁菡反问了一句。
“当然,我从来都没见外公说过这么多的话。而且发表的都是自己内心独到的看法呢。”
“哦。”夏霁菡放心了,她之前还很担心爸爸和公公谈不拢,因为他们属于两种不同性格的人。
如果没有当年关正方逼走自己那件事,平心而论,她发现公公是一个非常坦荡磊落、刚正不阿的人,从他的几次“认错”能看出这一点。
据说当年关垚给自己的公司命名时,有意用了爸爸名字的一个字,为的是让爸爸放心。尽管这样,关爸爸对这个儿子还是不放心,费尽了心机。时不时要敲打,警告,甚至恐吓。唯恐儿子走偏了。
在关昊的身,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他希望儿子能在仕途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作为家长,他不但愿意做儿子前进道路的铺路石,还愿意为儿子扫清前进道路的绊脚石,所以才有了在关昊住院期间找夏霁菡谈话和追到督城给夏霁菡送钱的举动。
从这一点考虑,作为父亲他这样做可能一点错都没有。这也是爱子心切的表现。所以夏霁菡在心里也原谅了关正方。更重要的他不但是关正方,还是关昊的爸爸,宝宝的爷爷。而且他也很有诚意的多次表达了自己的悔意。她没有理由不原谅这样一位老人。
现在又听说爸爸和公公共同探讨教育宝宝的问题,她很是欣慰,因为从内心来讲,她也担心爸爸不原谅关正方而是心存芥蒂,只是礼貌的相处,今晚听了妈妈劝自己的那番话心里也放心了。现在又听关昊也这样说,她更加欣慰和高兴。以后继续游说爸爸退休后来北京不应该是什么难事了。
“对了萏萏,表哥跟我说,宝宝第一句话叫的不是爸爸,是谁呀?”
 /html/book/26/2638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