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权谋第1911章


小说:权谋:升迁有道  作者:苍白的黑夜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正文:权谋第1910章雷刚刚想再说点什么,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说声:“我接个电话。”
  萧博翰点下头。
  雷刚就接通了电话:“喂,我雷刚,什么.....妈的,集合人手,朝那面赶。”
  雷刚快速的挂上了电话,对满怀疑惑的萧博翰说:“大哥,西晋门的ktv有人砸场子,我过去看看。”
  萧博翰“嗯”了一声,说:“不要闹的动静太大。”
  同时,萧博翰也感觉很奇怪,这西晋门ktv也算是一处靠近恒道总部的场子,那里的保安也不少,今天的柳林市谁这么胆大?敢来挑恒道的场子。
  萧博翰这样想想也就没有当成太大的一回事情,道上混的,天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时候萧博翰都不大过问,相信就是一些刚出道的毛孩,还不知道天高地厚呢,雷刚一去,肯定剿灭他们。
  但这一次萧博翰错了,过了个把小时,雷刚又一次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萧博翰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狼狈,雷刚一只手已经被包扎起来了,他的脸上也有一处伤痕,萧博翰大吃一惊。
  “雷刚,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还受伤了?”
  “嗨,今天算是遇到硬点子了,妈的,不过打的还算过瘾。”
  能让雷刚说是硬点子,那就肯定不是无能之辈,萧博翰忙问:“是哪家在捣乱。”
  雷刚用没有包扎的那只手接过萧博翰给他递过来的水,大口的喝了下去,用衣袖一抹嘴说:“应该是鸿泉公司潘飞瑞的手下,人很多,我也有点大意了,带去的人少了一点,但没吃亏,最后放翻了他们六七个人。”
  萧博翰沉吟着,他就想起了前几天在苏老大的别墅看到潘飞瑞时,他对自己充满敌意的眼神,萧博翰自言自语的说:“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是什么原因呢?”
  刚说到这里,全叔和鬼手,还有蒙铃都一起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大家一看雷刚受伤了,乱糟糟的问了起来。
  萧博翰等大家平定一下之后,才说:“全叔,你也来了,你帮着分析分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他们为什么对我们发起挑衅。”
  雷刚却接话说了:“不用分析,他们自己说了,说我们的酒水没从他们那里取,价格也卖的比市场价低了一点,是扰乱行情,我赶过去的时候,我们吧台的酒水全部让他们砸了,妈的,好多洋酒也砸了,太可惜了。”
  鬼手和全叔九一下愤怒起来,鬼手寒着脸说:“萧总,我现在带上人过去看看。”
  全叔也说:“这小潘子太霸道了,我去会会他。”
  萧博翰赶忙制止住他们说:“先不急,先不急,让ktv把帐算算,看我们损失了多少,欠账总是要还的。”
  全叔还是愤愤不平的准备自己亲自带人过去,但萧博翰说好说歹的把他劝住了,萧博翰才不会打无把握之仗,对方既然敢于挑事,自然也会想到恒道的报复,想到了人家还敢这样做,充分说明了对方都已经准备好了,自己也要好好盘算一下。
  萧博翰说:“人活在世上要靠两样东西,胆识和智慧,缺一不可,我们用不着冲动。”
  在劝阻了大家之后,萧博翰也慢慢冷静了下来,他给其他几个场子都去了电话,让他们加强防备,同时也给历可豪去了一个电话,详细的问了ktv酒水的事情。
  历可豪告诉他:“这个场子在春节本来生意好,有几天鸿泉公司的酒水跟不上供货,所以他们从外面渠道购进了一点,应个急,也没有想过和鸿泉公司断绝供货关系的。”
  萧博翰摇下头,也感觉这鸿泉公司太过霸道了,他们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这个潘飞瑞在史正杰实力缩减,他成为柳林市黑道第二帮派之后,有点无所顾忌,妄自尊大了。
  自己是绝对不能就此事听之任之,这不完全是一些被砸酒水的损失问题,这还有一个恒道集团在柳林市的威望和影响问题,要是不加以报复,只怕以后谁都敢来挑衅恒道集团的权威。
  萧博翰在当晚就做出了决定,一定要对潘飞瑞还以颜色,让他引以为鉴,以后不会轻掳恒道集团的虎须。
  但用什么方式,什么契机来实施这次报复?萧博翰一时还没有拿定主意,在沉思了一会之后,萧博翰又一次的拿起了电话,他拨通了保安公司林彬的手机:“我,萧博翰,嗯,林彬你最近对鸿泉公司多加留意。”
  林彬在电话那头很谨慎的问:“萧总想要知道他们哪一方面的信息。”
  “鸿泉公司所有的近况,是的,所有的。”
  “好的,萧总,我明白了,每天都会有最近的信息传到你的邮箱。”
  “谢谢你,挂了。”
  萧博翰冷冷的挂断了电话,望着漆黑的窗外,发了一会呆,他也不知道林彬能不能给自己送来需要的信息,其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信息,萧博翰自己也是不大清楚的,但他很明白一条,那就是谋定而后动,这样才有更大的胜算。
  这样的思虑并没有过几天,萧博翰就在林彬传来的信息里找到了一个契机,萧博翰笑了,他不得不为林彬等人迅速,快捷,准确的工作效率自豪起来,萧博翰信心满满的想,自己有这样一群人帮助自己,天下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自己呢?
  夜色下的柳林市万籁俱寂,今天难得的下着一点小雨,在郊外一条光线黯淡的路上,地面有点泥泞湿滑,路上跑着一辆小车,恒道集团保安公司吊儿郎当的褚永正在开着车,车灯没有打开,他轻握方向盘,任凭车子缓缓地向前滑行,然后停了下来。
  砂砾路面上的最后几个小碎石块儿蹦到了那些车胎压纹的外面,四周一片寂静。褚永稍稍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之后,他拽出了一副破旧却仍然好用的夜视双筒望远镜。镜头中的那幢仓库在他的视野中渐渐清晰起来,他细心又耐心的仔细观察这个仓库,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破绽。
  褚永在座位上自得而又随意地移来移去,身旁的车座上放着一只筒状行李袋,车子里面已经旧得褪了色,但很干净。这辆车是他刚刚偷来的,而且来路不明。从望远镜视镜中,他看见了仓库旁边的两株小树,他冲它们冷笑了一下。
  褚永在省城的这些年里,除了从萧大伯那里学得了很多高超的搏击之技,他还是一个盗窃高手,不管是什么样的房屋和安保措施,在他面前都形同虚设。
  褚永在已经度过的这些年里,只有一种人生经历,那就是打打杀杀和执行一些特殊的工作,而且通常都是在夜里干,就像此刻,他接受了保安公司总经理秦寒水的指示,要给这个鸿泉公司存放货物的仓库来点小动作。
  尽管这些显然是违法行径,可他却喜欢这样的工作,每完成一次任务,他都会有很大的成就感,每次“干活儿”的那种冲动绝对是不一样的,他觉得这就有点儿像棒球球员在那刚刚被击中的球飞出场外落到街上某个地方以后,非常从容不迫而且若无其事地小跑过垒时的感觉。
  观众们全都站了起来,成千上万双眼睛齐盯住一个人,仿佛世上所有的空气都被吸进了一个空间,然后又突然因那个人用木制球棒甩出的优美弧线而释放出来。
  褚永用他那犀利的目光慢慢地扫视了一下这个地区,除了纷纷坠落的雨滴,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他沿着那条泥泞的路,将车子往前开了一些,然后又倒进一条不太长的肮脏小路,路的尽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褚永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一头铁黑色的头发,他目光镇定而且有神,他那瘦削的骨架上附着的肌肉总是那么结实,看上去就像他曾在军中当突击队员时的样子。
  褚永下了车,他蹲在一棵树后面,仔细观察自己的目标。
  这个仓库的窗户开的都很高,要想上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借助仓库旁边的树木,这对褚永来说,并非难事。地上几乎没有什么碎石瓦砾,他的网球鞋走起来也悄无声息,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在这儿很容易弄出什么声响来,他两眼直视前方,久经磨炼的双脚小心翼翼地择路而行,这也就弥补了地面稍许坑洼不平带来的不便。
  又一个阴冷的夜晚,嘴里呼出的气能变成小小的雾气,他尽量的让呼吸平稳,以免被远处那些欠觉或者失眠的人们注意到的地步,白天,褚永曾认真的来这里测定了地形和这次行动要花的时间,在他的脑海中,每一个细节都被考虑并且反复了数次,直到一个“行动一等待一更多行动”的精确无误的计划牢牢地在内心确立为止。
  他在仓库的边上蹲伏下来,再一次缓缓地环顾四周,没有必要赶忙,也不用担心有狗,这一点倒不错,因为再年轻敏捷的人也是压根儿跑不过一条狗的;但相反它们的叫声却完全能吵醒仓库守夜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